四台單車有三台都爆胎了!早上從學校的倉庫室中牽出來後,一台接著一台都發現中鏢了。也有好一陣子沒有再破過胎了,大家都顯得有些手忙腳亂,也讓早起的學生有戲可以看!

今天一早以來發生不少問題,先是大家破胎折騰了好一段時間才出發。出發後武洋的坐墊壞了,用老半天裝不好,碰上一位當地晨騎路過的騎友幫忙,大夥人才把一個小小坐墊給搞定。接著好不容易平息的逆風今天又再起,隨然沒有大到無法前進,但還是拖累著我們前進的速度,連武洋都因此失去蹤影。

時間一晃就中午了,無盡的公路後卻遲遲不見武洋騎車的身影,只好就地而坐吃起帶在身邊的糧食當午餐。有輛載著西瓜的卡車開道我們前面路肩上停下來,車上走下兩位高大壯碩的男子,竟然跑來跟我們聊起天來!

兩位大哥是我們第一次遇見的蒙古族,從吐魯番運西瓜要去克拉瑪依賣,說著說著就去車上拿了一顆西瓜來要請我們吃。雖然他們看起來是友善的,但想起蒙古人就是剽悍,又瞧他們人手亮出一把刀來,心中馬上警覺好像不太妙!他們任何一人都足以應付我們全部,更何況現在又有兩個人,要是真要對付我們談何容易阿…,還好只是幫我們切個西瓜就收起來,心才又跟著放下了。大家都是好人,就無需多做不必要的妄想嚇唬自己了!

原來武洋的車爆胎了,遠遠落在我們之後,所以我們決定先去找間學校辦活動等他趕上來。看看我們附近出現了一個歐式拱門寫著"八師一三四團",這一代除了像這樣的團場之外也就沒有別的選擇,反正時間也多著就進去晃晃瞧瞧。

跟著長直的道路一直往裡面走,過了好一段距離後才出現一棟棟房子、街道和人煙。從字面上來看這些地方感覺就像是駐紮一個兵團的軍事基地,但是走在街上感覺就越是像個普通的城鎮,讓人摸不著頭緒,但至少知道團場也是有機會買東西住宿的地方。

以北京時間來看已經四點多了,但這裡的學校卻才剛午休結束,學生和老師們像早上剛要上學一樣從四面八方進到學校,校長也不例外!沙門子鎮中學是我們碰到的第一位女校長,校長指派一位潘老師來協助我們活動進行,瞧潘老師又是提水又是拿鋤頭,我們想幫忙他卻說:『沒事!交給我就好…』。

學校後方有個放射狀的庭院,正好給了我們很大的發揮空間來設計要怎麼規劃。這是我們第七次和學校一起來推動種樹活動,也越來越有心得了,一口氣和學生們一起種下40棵樹。既能美化校園,又能給他們機會教育來進行宣導活動,這正是我們綠色騎跡要將走過痕跡變成回饋地球的生機的最佳展現!

等武洋趕上後,我們也決定就在學校住下來了。跟昨天完全一樣的程序,派出所所長親自跑來找我們登記資料。老師們看著台胞證,越看就越是好奇,看了Fleur的法國護照,越看就越是稀奇。

校長還安排了一位曾老師晚上陪同我們一起住在學校,就近照顧我們。曾老師年紀感覺和我父親相當,身子瘦瘦的,略帶有點白髮,看起來就是個很和善的中年男子。曾老師帶我們到學校的餐廳,請廚房燒了五道菜還附帶了幾罐啤酒,但曾老師自己飯不吃、酒也不喝,就站在旁邊看,想自己來裝飯他卻說道:『你們是客人,就讓我來吧!』,實在讓人很不好意思。

曾老師的辦公室就在一樓樓梯邊,要我們有任何事都可以下來找他。學校走廊的燈到了晚上就變成聲控的,只要走到樓梯間燈馬上就跟著亮了,曾老師也會跟著出來了解我們的動向,突然覺得曾老師越來越神秘了!

只要我們下樓他就會跟著出來,只要有人消失了,他還會一直要我們說出他的去向,只要他離開辦公室,都會馬上用鑰匙把門鎖上,好像深怕我們會看到裡面的東西或是正在進行的事情一樣。

曾老師陪Chiwen和Fleur去鎮上買東西碰上了潘老師,潘老師很熱情的邀請我們到家中作客。走在路上我忍不住問起關於團場的事,聽曾老師侃侃而談才知道,原來團場就是兵團也是新疆特有的單位,當年成立是為了保衛並開發新疆地區,而那些士兵落地深根後團場也變成一個個城鎮了。在這裡的人們都具備有軍人身分,這裡的鎮長等級和一般縣長相當,使得團場成為一個黨、政、軍、企合一的特殊單位。

見到潘老師突然也覺得他變了個人似的,剛剛在學校溫文儒雅,現在卻變得熱情奔放,看看他的臉再聞聞身上的味道,原來他已經有點醉了!要我們坐下跟著他一起大口吃西瓜、大口喝著酒。

這酒叫作"白楊老陳酒",喝完一罐已經開始感受到它的威力了,可是潘老師卻還要我們繼續喝。如此盛情我們實在難擋,但這一喝真怕明天騎車出了事,所以最後和潘老師達成協議,這酒我們收下帶走就不現在喝了。

一喝就幾乎快十二點了,大夥帶著些許醉意與睡意經過了鎮上的廣場。廣場上有不少人正在隨著音樂跳舞,有不少人都是我們在學校認識的老師,連校長也在。老師們看到我們不是邀請我們一起跳舞就是一起合影,聽說跟我跳舞的就是地方的領導,害我也不敢裝死硬著頭皮上場!

由於我們一路上認識的人實在太多,希望都能和大家保持聯繫或是方便未來寫回憶時更準確,我都會主動邀請大家把姓名以及連絡方式寫下,正當校長也準備要留下她的資料時,我不小心聽到曾老師在校長耳邊竊竊私語道:『校長您身分特殊…』,校長就跟著欲寫又止了。

所有的事情一再加深我對於這個地方,以及所有的人事物感到好奇,尤其是曾老師!如果說英國的幹員叫做007,聽說在大陸叫做長江7號,而我們眼前的這位曾老師該不會就是那神秘的長江幹員呢?

路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