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打包到凌晨才睡,不對,是今天凌晨兩點才睡。時間過得真的很快,鬧鐘一樣不留情的在七點準時把我給挖了起來。很稀奇的是過去每當要出遠門前我一定會輾轉難眠直到起床為止,但這次卻異常的平靜,實在是因為身疲力竭了!

怎麼看總覺得少了些甚麼沒準備好,起床後才把生活必須的那一箱行李給封上,在裝箱時總是擔心箱子塞不下堆積如山的行李,但全都裝好之後才又覺得好像空空的,看著箱子被一層層膠帶捆起來,但憂慮卻沒有因此而降低,也許這就是長征憂慮症吧!

早上媽媽與妹妹一如往常地依序上班去,道別也一如往常,想多說點什麼但又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那種心中的掙扎雖然難受卻也只能往肚子裡吞了。搬家公司的車來了,九點鐘的鈴聲也跟著響起,就像在競技場外等待上場的戰士一樣,我已經準備好提著刀上場了!向神明與祖先問候上香之後就跟著行李一起上了發財車,坐在帆布下凝視著裝箱的單車與不斷消逝的街景,我沒有掉淚,但心情是沉重的,還記得直到出發前兩天我還期待這天趕快到來,此時此刻的我卻開始希望時間能走得再慢一些,讓我多看幾眼即將遠離半年的家鄉。

台北交通依然忙碌,人們一樣規律地走著自己的路,為生活打拼,幾天前我也還在這些人群之中走著,但今天的我好像突然被抽離了這個世界,大家還在走著同一條道路,而我已經轉了個彎漸漸遠離了。在明德與Chiwen會合,眼前的他已經不再只是同學、老朋友,而是接下來要生死患難的兄弟。車子上了高速很快就來到桃園機場,Fleur與她男朋友已經在機場等著我們,單車也是。

第一次自己搞定一切出國事項,所以也格外的謹慎,檢查再檢查,打包再打包。一位網友還專程跑來為我們送機,帶來了為我們特製的蛋糕以及麵包,可惜拍完照也來不及吃我們就趕著去報到了。雖然華航有給我們七折優惠,但看著磅秤上的數字一直累計,心裡還是一直在流血。磅完後我們六箱的總重量竟然高達143kg,扣掉櫃台大哥免費送給我們的70kg之後,最後還是需要負擔73kg的超重費用,換算當日每公斤計價的348元再乘上七折優惠,我們竟然還要付17400元,實在很心不甘情不願地去批價,櫃台看到我們的運費也嚇到了,她算好後告訴我們應繳金額時換我們也嚇到了,我們付出的款項竟然只剩10800元,雖然充滿問號,但還是掛著微笑通過海關。

在機場用完最後一餐台灣味之後,該是上飛機的時刻了。看著座位前的視窗正在顯示我們飛往北京的路徑圖,就像我們自己製作的活動短片一樣,我們的旅程已經正式開始了。在空中享受北京的夕陽照進窗內之後,飛機準時在七點前降落。

第一眼的北京天空有點灰濛濛的,七點多太陽也還沒有完全下山,開始感覺到與台北的差異了,除此之外同文同種還真沒有出國的感覺。北京機場大得嚇人,跨進去就能感受到大國的氣勢,走到中國海關後我跟Chiwen開始猶豫了,Fleur走外國人通道是沒問題的,但我們是要走本國還是外國呢?

很想保有台灣人的尊嚴,但又怕被海關刁難,在猶豫不決之後我們決定跟著拿著台灣護照的旅行團前進,等到我過海關時,只見海關人員不斷打量我與護照,看了不下十次後他笑了,海關:『我真的無法辨識耶!』,也不能怪他,在我理完當兵頭之後也開始有些擔心會有這個狀況發生,結果還真的發生了,檢驗我的海關後來找了隔壁的同事來幫忙,瞧他老經驗似的,看了幾遍就說:『行了!』,當下聽到這句話比甚麼都還要感動。另外Chiwen很順利地過關但Fleur就比我還更不順利了,由於她法國籍在申辦簽證時就已經困難重重,海關部分一樣經過反覆的檢查,還好一切都只是虛驚一場,看她順利通過後吐出舌頭,大家終於都順利踏上大陸領土,我心中的大石頭又放下一顆了。

搭上機場捷運來到另一個刺激的場所─行李轉盤,我們到時已經被團團人潮包圍著,跟菜市場一樣喧鬧,而我們的單車竟然有人幫忙放在推車上了,看看四周才知道原來此區是超重行李區,會有如此特別待遇這也難怪了。行李到齊後開始要面對我們該如何進北京城的問題了,櫃台的李大姐聽到我們是要騎單車長征的,就很熱情的幫助我們,為我們打電話詢問旅館以及租車費用,服務櫃台邊也順便辦了生平第一支大陸門號,打回台灣比用漫遊費率還要划算,更重要是接聽電話不用錢!光這就可以省下不少了。

確認過我們預設的飯店放單車沒問題之後,在候車處尋找合適的出租車,也就是計程車。東張西望之後發現選擇真的不多一大一小,問了問大的竟然要600塊人民幣,想到許多親朋好友都說到大陸一定要殺價,但司機怎麼殺都還是堅持550塊人民幣才肯載。另外一邊小車的司機後來願意讓我們更優惠價來運送,看到客人被搶走,大車那位司機真性情的罵了幾句小車的司機,看我們邊把行李塞進小車同時,大車司機就在一旁說嘴,最後還真被他說對了,怎麼塞就是放不下,最終還是只能上了大車回到550塊人民幣的方案了。

一路上跟司機聊了很多關於北京的狀況,才知道北京物價跟台北差不多,油價也一直在漲,也希望透過不斷聊天來緩解剛剛反悔坐車的尷尬。車子快速駛在高速公路上,車窗外的北京很現代很熱鬧,越看就越讓人期待。

我們今晚下榻的地方是一家位於東城區的連鎖旅館,價錢還算平價,但缺點就是必須穿越一個很小的胡同,也就是巷子。載我們的出租車因為體型過於龐大,在胡同裡吃了不少苦頭,一個狹小的過彎摩擦到街角還差點過不去,這時又讓我們再次見識到司機的真性情。搞到晚上九點左右我們才終於來到了旅館,一位胖胖的男子很和藹地為我們服務,事後才知道他竟然是旅館經理,聽完經理介紹之後得知我們下榻的旅館叫做"速8″,是來自美國的品牌,接下來在中國的幾個城市也都會有相同的身影,所以二話不說先辦了張會員卡並訂下了兩天房,北京有個窩,優惠一樣可以全國帶著用。

為了明天辦哈薩克簽證的大日子,大伙進房後還是不得閒,趕緊來開箱組裝車子,一用又是凌晨,原本以為出國後可以比較輕鬆的,結果反而更累了,早知道飛機上就應該睡個覺休息一下。把車子還原後發現部分地方因為託運而損傷,但整體來看並不影響到功能,接下來半年的重要夥伴也平安過關了,接下來就要看你們的表現了!

路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