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8日是我們提早來北京的重要原因,今天要來處理此行最後一張還沒辦好的哈薩克簽證。據一組提早我們到達北京辦理哈薩克簽證的台灣車友轉達,北京的哈薩克大使館已經拒發給台灣人,必須轉到香港來處理,當時得知這個消息之後真有如天打雷劈一般,但最後還是決定按照既定行程到北京來碰碰運氣了。

北京的早晨比台北還要冷,還好出發前有準備的羽絨外套馬上就派上用場。簡單看過地圖準備好證件資料就出發,第一次看見白天的北京,所以眼前的事物都感覺格外新鮮有趣。沿著大馬路一直來到一個叫做雍和宮的地方,正在想著地圖要怎麼看的時候,竟然一旁就有當地人很熱心地跑來幫我們指引,讓我見識到北京人不向想像中那樣冷漠。走在單車與汽車壁壘分明的大馬路上真的很舒服,有種特殊待遇的感覺,但越是來到車多的地方就越感覺到惶恐與混亂,行人、單車、汽車、還有一堆上不上名的交通工具,全都視紅綠燈而不見,任意交錯而行,但從中卻又能混亂中帶著順序去化解每個驚險地場景,除了敬佩之外,心裡只能默默禱告能平安通過了!

進入大使管區之後有如來到聯合國一樣,甚麼國家都有,連聯合國以及歐盟都有單位駐紮,門口都會站著武警,應該等同於台灣的憲兵,只是他們更靈活了,必須像監視器一樣凝視每個經過的所有生物,有人靠近大使館門口,他們會像機器人一樣步行到你面前來詢問來意,看到相機還會馬上阻止拍攝,果然是個戒備森嚴的區域。還在苦惱大陸的7-11怎麼都沒有影印機時,終於找到了一間專門的快印店,但是價錢卻貴得嚇人,幾乎可以抵一餐費用,在台灣把這些都準備好就不用來這當冤大頭了。

到達哈國大使館,已經看到大排長龍的人潮在等待了。看到我們騎著單車來到,人龍中有不少人轉移焦點到我們身上,還跑來跟我們聊天。辦事處有位個頭壯碩,有個啤酒肚,留個小平頭的男子,看起來像是警衛,在處理秩序,要我們先去邊排隊邊填寫相關資料,看他一會在門口叼根菸,一會兒叫門口大陸人排好隊,挺神氣的感覺,突然起了個念頭幫他取了個門神哥的小外號。

從門神哥口中得知,幾天前也有台灣的朋友到這裡來辦結果都無功而返,建議我們還是到香港去辦理,當下聽到想說完了,難道真的要飛到香港?住宿是個問題?單車也是個問題?這樣下去會變得越來越複雜,沉澱思緒之後我們改採迂迴戰術,讓Fleur先去辦理並透過他去拜託簽證官,告訴他我們是一個團隊必須要一起入鏡,如果只留她一個女孩子也會不安全,想盡辦法掰理由藉此來說服。

Fleur順利辦完之後就輪到我跟Chiwen兩面談了,第一眼看到簽證官還以為是個中國人,開口時說著不是很流利的中文,經過幾次交手之後,簽證官一直要我們拿出大陸護照,而大陸發給我們的台胞證並不是他們所認同的,結果跟上一團台灣車友說的一樣,垂頭喪氣之餘還是有很多不甘心,畢竟大陸官方給我們的就是台胞證,理論上這就是官方的正式證件跟大陸護照是相同的才對。

收件時間只到下午一點,但門外的人龍幾乎沒有甚麼進展,而這些人多是排了好幾天或一大早就來排隊的人,收件截止後簽證官出來到門口,排隊人潮一擁而上向他抱怨,簽證官用他不是很流利的中文吃力的跟大家溝通,而有位會說哈薩克語的大陸人也出面幫大家爭取,經過向吵架式的對話後,簽證官開放讓大家下午三點再過來辦理,達成協議後簽證官對著包圍辦事處的大陸人邊揮手邊不耐煩的說:『去!去!去!』,就像對狗說話一樣趕著人群離開,這幕真是讓人映象深刻!而簽證官看到我們還在,則對著我們說:『下午你們也再過來一次吧!我看看有沒有別的辦法來處理…』,聽到這我們心中希望的火苗又再次被點燃了,等下午再回來試試了。

使館區除了武警林立外,綠意盎然的路樹更是密集又高聳,河畔還有百花爭艷來點綴,環境相當清幽,是鬧中取靜的好地方。午餐在附近簡單用過後,我們用馬路上的電子訊息箱找尋附近景點,又有當地人主動上前給予我們協助與建議,又再次讓我感受到北京人的熱情!電子訊息箱就像一台大的平板點腦,北京相關訊息都能透過它來查詢,”挺好的!”。

打發時間在附近亂繞,不小心走到有名的朝陽公園,門口的警衛跟我們說了幾句,聽我們口音知道我們是台灣來的還突然冒出一句:『台灣何時回歸阿?』,碰到這麼尷尬的問題,我們只能有傻笑來帶過了…

三點很快就到了,又把我們拉回到緊張的狀態,由於辦理的人變少了,所以可以在辦事處內的等待區坐著看電視,門神哥很隨興的轉了幾台,最後停在一部搞笑電影,搞得室內氣氛突然都歡樂了起來,這時突然覺得,雖然大家平常生活在不同的角落,此時卻能有緣在同一個屋簷下看喜劇片,一起歡笑,這種感覺真是微妙。等候多時後終於輪到我們再次進入殘酷舞台,我們仔細跟簽證官解釋台灣護照與台胞證的關係,以及台胞證與大陸官方的關係,他經過深思後又到房間後的小房間片刻後又在出來,終於肯讓我們辦了,但會不會通過就要等下禮拜三下午才能正式揭曉了,雖然不是個很肯定的答案,但至少他肯收件幫我們處理了,而且費用只需要140人民幣,比映像中都還要便宜許多,所以因為簽證必須等到4/25才能拿到,我們的行程也要因此而往後延誤到4/26才能出發了。

該辦的都搞定後,我的大陸門號竟然響起,猶豫了一下還是趕緊接起,電話那頭竟然是幾年前在日月潭認識的于兄。兩三年前我騎單車去晃了一圈日月潭,在路中碰到一個大砲對著我猛下快門,很自然就擺了個姿勢讓他拍,後來想想難得要專業相機的相片,於是折返拜託攝影師寄照片給我,而這位幫我拍照的先生就是家裡住在北京的于兄。于兄知道我仁已經抵達北京了,透過用盡方式取得我在大陸的門號,撥了電話說要盡地主之誼,請我們晚餐吃北京烤鴨為我們接風,如此盛情當然不好意思回絕了,把車安頓在旅館後我們便搭著地鐵前往赴約。

第一次進入北京的地鐵站,發現幾件新鮮事,上車前要先通過電子安檢門,無論乘坐多遠票價都是2塊人民幣,路線分布又很密集,真是省錢的好選擇。北京的地鐵站的設計跟高雄的捷運很像,不一樣在於空間更加寬敞,而且人潮更是多得嚇人,為了應付龐大的運輸需求,班車也相當密集,比台北捷運的候車時間還要短,很難想像這樣的規模竟然是在十年內完成的,又再次讓人見識到中國崛起的實力了!

出了地鐵站買了盆牡丹以及我特別從台灣帶來的『天染工房』伴手禮送給于兄,也作為我們活動種樹的一個起點,讓我們的發願可以從北京開始深根。晚餐于兄帶我們到大鴨梨烤鴨店用餐,帶我們認識每道菜,還教我們如何吃北京烤鴨,晚餐中大家聊紅酒;聊台灣;聊北京也聊法國,在北京的第一頓晚餐度過溫馨愉快的夜晚。

飯局中才聊到北京市個缺水的城市很少下雨,結果離開前卻下起雨來,溫度也因此下降了不少。于兄的公館離飯館不遠,位於一棟高大的公寓之中,有趣的是電梯裡竟然只有3、6、9、12以及15等五個樓層可以選擇,出了電梯還要走樓梯到達其他樓層,有如迷宮般神秘,進到房中格局十分寬敞,有百坪之大,處處都能見到于兄女兒的各式照片,可見于兄有多愛自己的女兒了!

真正在北京生活的第一天,感受到氣候的溫度也感受到人的溫度,接下來還有好幾天要停留在北京,要細細來品味這個老古都。

[vc_gmaps link=”#E-8_JTNDaWZyYW1lJTIwc3JjJTNEJTIyaHR0cHMlM0ElMkYlMkZ3d3cuZ29vZ2xlLmNvbSUyRm1hcHMlMkZkJTJGZW1iZWQlM0ZtaWQlM0QxSnFSV3lFMjNvSDlxdHZhX1FYLU1FSnYyS25rJTIyJTIwd2lkdGglM0QlMjI2NDAlMjIlMjBoZWlnaHQlM0QlMjI0ODAlMjIlM0UlM0MlMkZpZnJhbWUlM0U=” title=”路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