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裡,大家都準備睡覺時,大海傳了封簡訊給Chiwen,內容寫道:『我想問你們三個人一個問題,就是怎樣理解幸福?明天告訴我喔!』

車店的鐵門拉起,陽光快速地佔據每一個他可以到得了的角落,大海、王哥與呂哥也都準備好自己的單車今天要陪我們上路騎一段。出發第二天,我們車隊就從三個人迅速擴充為五個人,浩浩蕩蕩地繼續往南前進。

河北還有一個特色小吃叫做"驢肉火燒",沿路看到不少這種店,王哥推薦之下選了一家要我們好好品嘗。驢肉看起來像豬肉,吃起來卻像雞肉,夾在餅皮內一起吃味道還不錯,可惜肥肉多了些,又有些涼掉了,吃多了還真是膩。

大海有本冊子,每當他碰到新朋友時都會請他寫下關於幸福的想法,今天也輪到我們在這冊子上留下幾個字了。對我來說能簡單過生活就是一種幸福,因為能過得越簡單就代表越是懂得知足常樂的,懂得知足常樂的人不會有太多煩惱或是慾望,自然而然也會感覺到幸福快樂。

臨別時大海送給我們一人一張他當時上拉薩時特別準備的明信片,明信片上蓋了一個寫著藏文與西藏郵局字樣的郵戳,勉勵我們"用最初的心做永遠的事",很棒的禮物,很棒的一句話,我會永遠記下並分享給更多的人。

離開北京這個大城市之後,感覺就像來到另外一個世界一樣,奇人異士也跟著層出不窮。有像馬戲團一樣卻走在高壓電線上工作的工人,有像阿湯哥一樣只有一條纜繩維繫的大樓洗窗工人,有貨物超寬一樣上路的卡車,還有比台灣聯結車兩倍長的超長聯結車停在路旁,真是讓人嘖嘖稱奇,也為我開了不少眼界。

河北的路面經常有一層薄薄的黃沙覆蓋著,這些黃沙靜靜地還沒甚麼太大的關係,但只要重卡一經過就像捲起沙塵暴一樣朝我們撲來,害我們不只要小心吃到蛋白質,更要提防會攝取到礦物質!已經夠忙了,偏偏今天路上又碰到令人瞠目結舌的"無敵風火輪"。

第一次交手時還在納悶為什麼前方會像起大霧一樣輝矇矇的一片,越是靠近還能聽到從這團迷濛之中傳來沙沙聲響,好不容易穿過迷濛之後那幕後黑手才得以現身,原來是一台三輪車後駕著有如直升機般的螺旋掃把,正在請掃路面黃土,用不斷旋轉的方式將塵土掃到馬路的兩側,但揚起的塵土更是叫四周的車輛避之唯恐而不及!

到了望都開始找住宿,卻也不小心造成了一股小小的騷動。主動的會直接上前來與我們對話並問東問西的,被動的就會躲得遠遠的偷窺我們一舉一動,這整個的景象非常有趣,如果你拿相機去拍他們,大部分還會不好意思地躲起來或回頭,等你移開鏡頭之後再像發了呆似的繼續打量著你,這種感覺真的非常微妙,想低調也沒辦法了。

有了昨天找住宿的經驗,我們開始試著沿路問當地人,也走訪各家賓館、旅店、以及招待所。這整個過程真的非常花時間,但也因此讓我們了解到大陸的房間大部分是沒有廁所的,必須共用,而共用的衛生間通常又有經年累月由眾人努力完成的恐怖遺址,有些甚至連清都沒清,實在叫人作嘔。若要衛生點的就必須選擇標準間,但相對價位也會高出許多,所以在問價錢之後最重要的就是先去看房間以及衛生間,看完再回來殺價,這就成為我們看房的標準程序。

老闆幫我們掃描護照後把資料填寫進表格裡,這才讓我們見識到甚麼叫做房客登錄系統。只要有這個系統就可以與大陸官方連線,而大陸政府也可以用來了解外來遊客的動向。所以住宿不一定非要去官方規定的涉外賓館才行,只要找到有這套登錄系統的招待所就沒問題了。

難得有無線網路可以使用,可惜訊號不是很穩定,跟家裡用Skype抱過平安之後也沒其他事情可以做。大陸的店家幾乎很早就都打烊了,也很早就會開門做生意,作息比起台灣都相對正常許多,習慣有夜生活的我們也要開始習慣新的生活方式了。沒地方逛就自己帶啤酒加餅乾繼續宅在房間裡吧!

路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