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從台灣出發以來的第100天,不知不覺里程數也突破當初規劃總里程的一半了!記得出發前總是有很多人在質疑,對於沒有任何短程出國騎車經驗的我來說,一下子要跑這麼遠行嗎?尤其肺部還因為開過刀而不用當兵,這樣子安全嗎?當時的我也曾經有些徬徨,但現在的我敢大聲的說:『沒問題!』。

轉眼間三個月就過去了,從超過離家最長天數的第16天開始,每一天都一再刷新自己的旅行紀錄。在沒有任何特別訓練下出發,剛開始的確吃了不少苦頭,但時間久了再回頭看,其實每一天的前進就是給自己的體能最佳的訓練,更是累積實務經驗的最佳方式!要是沒勇氣跨出來恐怕還在原地看著現在與過去,既然已經前進就勇敢展望未來!

長途旅行中需要準備基本的單車備料,每個人我們都準備了一車分的KENDA內外胎、一條TAYA鍊條、兩組一車分的GIANT剎車皮,另外還有大家一起共用的一百片TOPEAK補胎片,以及備用的ALEXRIMS輪圈鋼絲組。

爆胎在中國以及俄羅斯早是家常便飯了,鍊條撐到烏拉山也換了,再來就是陪我走過大半行程的剎車皮也該換了。起了大早就在車庫裡開始幫單車重新換裝,原先預估在將近七十公斤的高乘載下還需要爬過無數山丘,對於剎車皮的磨損一定很大,但沒想到GIANT提供的SABS防鎖死剎車系統,經歷這麼長的行程下來還沒有耗損完畢,如此耐用看來要撐到羅馬也絕對沒問題了!

午餐時候又到了,我們已經很習慣在車上會屯點食物,這樣無論走到哪都有東西可以吃。如果來到城鎮我們就會去找商店或菜市場,除了補給生活所需,也可以找點東西來當午餐吃,也就不用到餐廳裡花大錢了。

逛菜市場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可以了解不同文化、不同地方當人們的生活差異。像在路上有人經常送我們的小黃瓜和番茄都處都在賣,但已經好久沒看到的葉菜類,在市場裡果然也非常稀有。另外西方人主食的乳製品和麵包當然也是應有盡有,俄羅斯人特別喜歡在餐桌上擺的糖果餅乾更是多得讓人眼花撩亂,配酒吃的乾魚當然更不會缺席了!

除了在烏拉山上被俄羅斯軍方關切之外,其實就沒再看過俄羅斯軍方了,沒想到今天在大馬路邊突然出現一輛裝甲車。先瞧瞧四周除了看不懂得立碑之外甚麼也沒有,裝甲車內部也被清空只剩下鐵殼,看起來就像是一個紀念碑或是擺設品。先確定拍這東西應該沒甚麼大問題,才敢光明正大拿出相機拍照,不然又像上次那樣突然冒出軍隊為了相片而把我們包圍可就有理也說不清了!

裝甲車旁有一條路可以通往森林深處,沿路還設有各式不同勳章的立碑,越看越是讓人好奇,直到前方被拒馬以及荷槍實彈的軍人阻攔為止。原本還以為這裡可能是個博物館或紀念公園,結果沒想到卻來到了俄羅斯的軍事禁區,還是在他們發現我們有拍照之前趕快離開才是上上策!

當初在俄羅斯的行程設計上比較鬆散,每天都大概安排在80公里左右。但入境俄羅斯以來除了在烏拉山脈那幾天差不多在80公里上下,其它都是100公里起跳,所以住宿部分也就不再照著原先規畫的地方停留,而是視時間隨機挑選村莊落腳。

今天來到一處依著山勢而住的村莊,很幸運我們碰到Shumilkin。這裡是Shumilkin爺爺奶奶的家,他只是正好暑假期間來這裡幫忙一些農場的事。透過他幫我們簡單翻譯後,他爺爺同意我們可以把單車放到院子裡來放,而我們晚上則是在房子對面的車庫前搭帳棚過夜。

原以為今晚就這樣度過了,沒想到在Shumilkin帶我們到河邊洗澡回來後開始有了變化,Shumilkin的奶奶邀請我們到庭院裡來吃晚餐。院子裡有一片還不算小的菜園和果樹,到處都綠意盎然,就像住在一個小森林裡一樣清幽。

樹林中有一處自己搭建的涼亭,Shumilkin奶奶準備了熱騰騰的馬鈴薯,以及小黃瓜配番茄的冷盤沙拉,不知道是不是怕我們吃不飽,又拿了麵包和熱茶上桌。雖然在這裡我們必須和可怕的蚊子一起吃晚餐,但已經很讓人滿足了!

和Shumilkin聊天看照片才正起勁,結果Shumilkin的老爸也跟著出現了。他老爸看起來很年輕又壯碩,第一眼看到還感覺有點像巨石強森,來了之後就先擺了果汁和"伏特加"在桌上,另外拿了一個鐵架以及一些木柴開始生火,聽說準備要用"шашлык(shashlyk)",在俄文的意思就是"烤肉"!

從哈薩克開始,鄉下地方就時常可以看到居民會囤積木材在家中,以備當冬天的酷寒來臨時可以燒來取暖。而在烤肉時他們也不喜歡用木炭,一樣用木材來燒。當聞到木材燃燒後散發出的香氣後我開始了解,原來是為了讓烤出來的食物可以帶有樹的香氣,實在很講究!可惜不太環保…

起初想都不敢想是要用給我們吃的,直到香氣撲鼻的烤肉端上桌,才相信好康的事情真的降臨了!在俄羅斯待了這陣子以來,雖然在住宿上不像哈薩克那樣好康,帳篷不用搭就有地方可以住,但俄羅斯人只要把你當朋友時,他們的熱情是絲毫不會輸給哈薩克人,尤其在喝酒的時候…

酒都擺在桌上了,怎麼可能不喝呢!反正也早有心理準備喝就對了,一路從中國各省的啤酒、哈薩克的馬奶酒,到現在俄羅斯的伏特加,喝酒已經幾乎成為家常便飯,我也開始從滴酒不沾,到現在也已經幾乎練成了不醉之身!

我還以為俄羅斯人血液中留著愛喝酒的血,喝酒這件事應該是難不倒才對,不過沒想才喝沒幾圈Shumilkin卻開始醉了!第一次碰到比我們先喝掛的俄羅斯人,突然很有成就感,哥哥可是有練過的喔!

路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