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醒來,Lizia奶奶早就幫我們把早餐也準備好了。臨行前她還到了家中的菜園子裡,摘了一整袋的小黃瓜以及蘋果,要我們帶著當午餐或路上吃。從初次見面的陌生人,到離別前像送別老朋友一樣的不捨,就在這一夜之間起了巧妙的化學變化。

感謝您豐富了我們的旅行,為我們的俄羅斯故事寫下新的一頁,今後我們在跟大家提起路上的奇遇時,有一部份將會屬於您所留下的美好回憶。

從Chelyabinsk一路向西行,也將近兩千公里遠的距離了,我們一直遊走在北極圈以及寒帶地區之間。不變的是太陽一樣高掛到九點才西沉,還有不變的白色樹幹所撐起的高聳森林,好像偷偷跟著我們一樣,也悄悄爬過烏拉山脈延伸來到這裡。

除了沿路風景一樣有讓人看了很舒服的參天巨樹陪伴之外,這幾天還有一個巨大的綠色身影一直出現在我們身邊四周,在綠底上用白色的字寫著"EVERGREEN",這就是來自台灣的長榮貨櫃。當人在異鄉久了之後,看見從老鄉來的東西都感覺特別親切。除了之前看到的魚罐頭賣到這,就連台灣的貨櫃也在路上跑,可見台灣與俄羅斯之間的商業往來也是相當熱絡的!

午休的時候,難得碰上一位騎重機的俄羅斯騎士。大家聊天時無意間看到他使用的手機是HTC的產品,很好奇順便問他知不知道這是哪一國的品牌,他不但知道是台灣的也知道台灣位在哪裡。難得碰上一位認識台灣,而不是把我們搞錯為泰國的俄羅斯人,大家自然就開始話家常。

在一個小村子的商店準備晚上的食物,看起來房子沒幾戶的地方,進出商店的人卻意外的熱絡,也因此碰上一位壯漢和他老婆。看他對我們這身裝備以打哪來很有興趣,不過才剛說完"Beijing"這個關鍵字,他馬上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地看著我們,接著就要我們跟他一起進商店裡挑幾罐酒來慶祝一翻!

這突如其來的邀請實在讓人感到意外,但人家好意我們怎麼婉拒呢!才買出來,真的就在商店門口開起酒來喝,邊喝大家邊聊天。拿著旗子給他們看路線圖,終點要一直騎到義大利的Roma,聽完後馬上再來一杯,壯漢接著告訴我們他的名子也叫做"Roma"!

喝酒慶祝完了,Roma告訴我們有個很棒的地方可以讓我們去搭帳篷,一行人也就浩浩蕩蕩來到一處河畔。在這裡,天空不只在我們頭頂,也同樣出現在我們腳底,不時還看到一輛水上摩托車來回狂飆,對岸也聽得到有一群人在狂歡,大家都沉靜在這片美好之中,但看似美好的地方卻有一股黑色勢力開始壟罩在我們的上空!

攤開贊助廠商TEVA的旗子,正好可以當作我們野餐的地舖。除了剛剛喝掉一罐伏特加之外,在俄羅斯男女生喝酒的喜好布一樣,所以Roma還另外買了一罐伏特加給我和Chiwen、一罐香檳給Fleur,最後再加上一條大香腸和麵包為我們晚餐加菜。

一切看起來都很美好,但黑色勢力卻開始無情地對我們發動攻擊!耳朵旁才聽到"嗡嗡"作響,身體中的血液就感受到像被抽血一樣開始倒流出體外,不只皮膚露出來的部分遭到攻擊,就連穿著長車褲和長車衣一樣不能倖免,照樣被直接穿過來發動攻勢,而這些秘密客就是可怕的俄羅斯蚊子!

俄羅斯有三大國害,其中交通問題以及喝酒問題,幾乎天天都在路途中上演,也的確造成不少社會問題。而第三個被俄羅斯人稱為國害的,就是我們現在所面對的蚊子問題。

在台灣其實蚊子也很多,身體動一動牠們就會飛走了。但這裡的蚊子可是又大又黑,不管怎麼甩牠一點都不理會,只要叮上就死也不走,除非真的就讓牠死或把牠抽離,而抽離的過程會讓你發現牠們有多麼"深入"皮膚,好像連拔起來時都聽得到"叮"的聲響一樣。

如果只有幾隻那打死就算了,但牠們一次出現就向蜂群一樣亂舞,就像一場永遠都醒不來的夢靨一樣吞噬牠的目標。拿出隨身準備的防蚊噴霧,但看來這藥劑只對亞熱帶的蚊子有效,人家寒帶地方的蚊子可不吃這一套,一樣嚇阻不了牠們的進犯!

從進入湖泊很多的烏拉山西側以來,我們就與這些蚊子交手多次,看著身上大大小小又紅又腫的"微熱"山丘,就可以知道戰事的激烈。除了眼睜睜看著身上每一寸皮膚都被攻佔之外,我們就只能像起乩一樣雙腳邊跳雙手邊揮,再者就是把雨褲和風衣夾克都拿出來,把全身包得密不透風像太空人一樣,沒招了乾脆甚麼也不要做,躲到帳篷裡"最後只好躺下來"…

路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