邁入在俄羅斯的第二十天,有住過學校也有住過人家家中,不過還是有幾乎一半的時間需要用到帳篷,對於搭帳棚也開始有些自己的學習心得。

搭帳棚最麻煩就是在收回去的時候,在溼氣重的地方就算沒有下雨,早晨的露水也會把帳篷用濕,必須擦乾或晾乾後再塞回袋子裡其實挺麻煩的。如果在選擇搭帳棚位置時,選擇枝葉茂密處或樹下紮營,大部分的露水就會被葉子和樹林給擋掉,不但省掉很多麻煩還能省下不少時間!

上路沒多遠的距離就來到一座名為"Владимир"的城市,用路上自學的方式來發音後,在俄文裡"B"發"V"的音,"p"發"r"的音,把所有字轉換後拼起來之後就變成"Vladimir"。沒想到和我們路上認識的好幾個俄羅斯人名子一模一樣,今天再看到感覺格外親切,不過更代表這個名子在俄羅斯有多麼重要了!

又到了周末時刻,整個城市裡就像空城一樣,只有幾台車在路上跑,少許人在路邊晃,感覺起來特別悠閒。我們也悠閒得找了間速食店上網,或是跟著散漫起來。

Vladimir過去有一段時間曾經是古俄羅斯的首都,也是最具俄羅斯風味的"金環古城"之一,所以走在這座城市裡特別有種古色古香的味道,除了隨處可見有洋蔥頭般的東正教大教堂,甚至還有類似Moscow紅場的紅色建築與廣場出現,越來越有前進Moscow的氣氛了!

離開Vladimir之後,路標上顯示Moscow的里程數已經不到180公里了!如果今天拚一點多騎一些,說不定明天只要一天的車程就能抵達了。

從抵達Kazan那天,我們終於把落後的裡成數給追平了,今天過了Vladimir之後,接下來在俄羅斯的行程終於又回到我們可以掌控的局面,這樣一來也就跟著安心不少,可以放慢腳步先睡個午覺再出發。

坐在樹陰下端詳著眼前的這座教堂,過去都以為只有Moscow紅場上的那個教堂屋頂是洋蔥的造型,實際來到俄羅斯才發現原來它並不孤單,所有俄羅斯的教堂屋頂都長那樣,要不是屋頂上放著十字架,其實以造型來看又有點阿拉伯世界的風味,這也是俄羅斯建築很獨特的地方!

除了Moscow已經距離不遠了,除了開始進入俄羅斯真正的文化核心,今天還觀察到一種很特別的現象就是攤販特別多!這些攤子幾乎清一色全都是家裡的婆婆媽媽們,搬出家裡的桶子、桌子或椅子,把商品擺上去後就可以開始在自家門口叫賣。

仔細瞧瞧她們賣的東西,不外乎都是自家菜園子裡種植的蔬菜水果,除了自己家吃之外還可以拿到街上賺外快,看來俄羅斯人也在用自己的方式拚經濟,不過幾乎清一色商品都大同小異,不知道這樣競爭下會不會壞了鄰居間的和睦?

經過一處工地時我們停了下來,還在思考要不要上前去問看看能否借宿,結果工地工人們一個個都放下手邊工作跑過來,好奇得跟我們聊起天來。經過他們指引帶我們認識了一位老先生Venya,一開始還以為老先生是這裡的屋主,結果只是隔壁的熱心鄰居,而屋主則是一位留著一頭白髮的年輕小姐。

她告訴我們原則上是沒有甚麼問題,但還是必須等她老公回來經過他同意後再決定了。對我們來說只要有辦法留下來,機會就會站在我們這一邊,剩下就看我們如何表現了。

以東方人來講如果一頭白髮就馬上感覺十分蒼老,不過看女主人的五官再配上那頭白髮,竟然不會有如此感覺,或許是因為西方人五官比較立體的緣故吧!跟大家聊起來才知道,這些工人都是來自烏克蘭,就像泰國、菲律賓等國會來台灣打工一樣,比起烏克蘭的薪資俄羅斯更是優渥許多,所以也就自然吸引不少東歐等國的外勞前往。

之前在烏拉山就曾經碰過烏克蘭人,但當時的第一印象其實感覺和一般的俄羅斯人並沒有太大的差異,不過今天碰上的這些如果不說,我還以為是來自中東或中亞的民族…

Venya很熱心邀請我們到他家去洗澡,另外還找了孫子Ivan來加入大夥聊天的行列並協助我們翻譯。不知道大家都從哪得到訊息,一個一個都聚集過來,人越聚越多食物也跟著越來越豐盛。

Ivan奶奶Helen拿了一盤烤魚、烤雞翅,工人們拿了啤酒、雞蛋,Venya拿了罐頭、魷魚絲之外伏特加也跟著登場了!像這樣的場合沒有它,那這裡就不是俄羅斯了。

有甚麼事先放下,酒先乾了再說…

路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