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來到Star City除了想一窺這裡的神祕之外,其實還想去參觀太空人的訓練中心以及博物館,所以早就迫不及待收拾好東西來到博物館前報到。


博物館距離我們過夜的湖畔不遠處,第一眼看到其實還有點詫異,完全和印象中圖片看過的長得不一樣,但望望四周好像也沒有其它選擇了,反正進去參觀不需要門票,就來看看博物館裡有哪些東西可以看吧!

走到博物館大廳中,館方人員看到我們的來訪好像很驚訝,看到展覽室都大門深鎖我們才覺得怪異!可見這裡平時一定很少人會來會來才會這樣子。

一位館方人員引領我們來到展覽室,看她一間間把門都打開來,再把燈給打開照亮整個室內,所有的展示才一樣一樣正式的浮上檯面。

展覽室裡有衛星、太空裝、以及一些相關模型之外,大部分陳列的都還是關於俄羅斯太空人與各國太空人合作的歷史照片,以及他們當時所使用過的物品。繞一圈不用一小時就看完了,我們看完後館方人員接著又把燈熄了再關上門,看來我們走後她們也可以下班了。

看完之後,對於這兩天的旅程可以用"星際迷航記"來形容再適合不過了!沒有把這裡給搞清楚,只是一昧地想過來看個究竟,最後心中高期待卻換來了更高的失落感…

時間也不早了,不再迷航了,該是走上Moscow正軌的時候了!從我們昨天跨不過的正門離開Star City,感覺有種戰勝一切的感覺,但不知道警衛看到我們時心裡是作何感想?

Moscow不但是俄羅斯的首都,同時也是全世界十大城市之一。有超過一千萬人都住在這裡,幾乎就是當一半的台灣人都同時擠在大台北地區的景象,想當然如此巨大的超級城市,交通絕對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過去也曾聽聞過莫斯科是出了名的塞車城市,只是沒想過遠在二、三十公里外就真的讓我們碰上了大塞車,而且這一塞就足足有將近十公里之長,如此氣勢可真是讓我們大開了眼界!

從路邊招牌出現標有"Москва"幾個俄文字開始,我們正式進入了市中心區。市區裡車水馬龍交通發達,不只路面上熱鬧,就連抬頭看天空更是佈下了天羅地網,由於Moscow是全世界擁有無軌式電車系統最密集的大城市,從這些複雜系統也就不難看出端倪了!

Moscow市區外圍比較多現代式的高樓建築,再往中心走開始有更多古典的味道,有歐式風格的大洋房,有整棟用紅色的俄式樓房,有又高又尖屋頂的史達林式建築,還有很多留有共產黨時期鐵鎚配鐮刀徽章的近代建築,對喜歡欣賞建築的我來說就像劉姥姥進了大觀園一樣,真是過癮極了!

越往市中心移動又開始有兩種變化,一則是幾乎主要幹道都就像進入台北車站一樣變成單行道,如果不想繞路就得往巷子裡找路鑽。二則馬路變單行道後還跟著變得越來越寬,走來走去幾乎都是七、八線道的大馬路,當綠燈亮起車潮有如萬馬奔騰而來,這場面可就壯觀了!

歷經將近三個禮拜的長途跋涉,一路從入境的亞洲跨境烏拉山到了位於歐洲的Moscow,站上Red Square的這一刻感覺全身好像又升級了一樣,通往歐洲的門戶也已經完全打通,在俄羅斯的行程也開始進入了倒數階段。

終於能直接與Saint Basil’s大教堂面對面,這種過去只有在電影裡或是在夢裡才有的場景,現在全都在眼前真實上演。這裡絕對要排上一天的時間來好好參觀一翻,所以還是先去辦正事比較要緊!

走在政治敏感的中國,以及與台灣沒有邦交的哈薩克,我們感覺就像沒有爹娘疼的孩子一樣四處漂流。雖然俄羅斯與台灣一樣沒有邦交,但由於兩國之間來往頻繁,所以當時在申請俄羅斯簽證時,只要到俄羅斯駐台北的辦公室就能直接辦理,反之來到Moscow當然也就有代表台灣的代表處,這也是我們出國以來碰到的第一個台灣政府單位。
代表處就位在非常靠近市中心的位置,很容易找到。來到這裡看見孰悉的一切感覺真好,尤其當中文還能通的時候沒有比這還要更是感動的了!
有些重要的補給品需要從台灣寄來,想了老半天最後請家人向外交部請求協助,所以在俄羅斯每次上網,除了跟家人報平安之外,還要忙著安排補給品以及寄送的進度。從Kazan開始就一直與我們保持密切聯繫的許秘書,大家也終於見到面了,雖然是第一次見面但感覺就像老朋友一樣親切。在確定所有補給品都送到後,放在心裡的大石頭也終於可以放下了。
Moscow是出了名的高物價城市,所以如果要想在市中心找旅館住宿,就一定得和荷包過不去。幾天前我們也就開始嘗試透過網站來找人協助,但卻遲遲沒有下文。還在苦惱住宿該怎麼處理,沒想到許大姊了解後,很大方地邀請我們到她家裡住,所有我們擔心的問題也就跟著迎刃而解了。

等許大姊下班時我們碰上了幾位外交官,難得在異鄉碰上同胞聊起來特別起勁,其中一位王副組長,還有多次協助過台灣單車環球前輩的經驗,他就告訴我們:『過去會來找我們的不外乎是被搶、被撞、被偷,或是與人口角、發生意外、護照遺失才來的,而且來的樣子幾乎都是骨瘦如柴或髒兮兮的樣子…。而你們是第一支平平安安、白白胖胖、乾乾淨淨的來到Moscow的單車團隊…』。

除了在烏拉山我有一次嚴重摔車之外,其實一路上我們都還算相當平安,除了挑到對的地方遠離是非之地,另外還有一半的時間我們都是在當地人家度過,所以吃得好之外安全也自然有保障了!

許大姊家就住在代表處附近的公寓裡,她還告訴我們這棟樓裡住了很多著名的芭蕾舞者,不小心說不定還有機會碰上大明星。房子看起來不只外觀古典,走進裏頭更有濃濃的西方風味,能在這樣的地方住宿我們實在太幸運了!

拆著用郵局便利箱寄來的包裹,裏頭裝滿家人滿滿的祝福與思念。在異國的屋簷下,聊著夢想、旅行與台灣,如此具有台味的夜晚,讓在異鄉的我們也可以有回家的感覺!

路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