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初次碰到Lebedev時,可以明顯感覺到對我們是有距離感的。當我們主動釋出更多善意,並有了一些交流和了解後,也可以觀察到他也開始對我們示好,就像在Gorokhovetsky認識的Lizia奶奶一樣,人們其實都是善良的,只是需要時間與相互了解!

Lebedev早上邀請我們到家中吃點簡單早餐,離開前還從他菜園子裡拔了各式青菜給我們,要我們試吃看看並帶著路上吃,雖然都是些很簡單的東西,但都充滿著熱熱的溫情。

現代的俄羅斯不但是全世界國土面積最大國,同時也是世界強權,但在過去的歷史中俄羅斯也是歷經了不少的大風大浪,也多次被異族入侵統治,包含了波蘭人、蒙古人、法國拿破崙以及二次大戰時期的德國納粹。

二次大戰初期,當時的蘇聯其實已經和德國簽訂了互不侵犯條約,並約定好各自拓展領土並在波蘭畫好兩國分界。穩住東部局事後希特勒便開始橫掃西歐,而蘇聯佔據東歐。雖然明裡講兩國像是同盟,但是隨著戰事穩定後背地裡也開始計畫要向對方宣戰,只是希特勒的這一步比史達林計畫的還要更快發生,德國向蘇聯開戰後也讓第二次世界大戰有了新的轉折,那年就是1941年。

沿路上我們時常可以看到豎立著各式紀念碑,上頭寫著"1941-1945″,這正是蘇聯轉變成同盟國至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的抗戰時期。德國迅速對蘇聯發動閃電戰,兵分三路進軍Kiev、Moscow、St. Petersburg,尤其在首都Moscow的保衛戰更是爆發多場戰役,在離開Moscow之後一路像西走,也開始經過許多擺放納粹坦克的戰場紀念碑。

除了看到許多二戰時的武器之外,Moscow西部的地形也開始有了些變化。在之前的規劃中,一直以為東歐一帶都是屬於平原地形,但實際上來到之後才發現看似平坦的地勢,其實還是很不平靜,其實就是縮小版的烏拉山脈,不用那麼辛苦攀爬,但還是得隨"坡"起舞走過每一個低處與坡頂。

新的里程路牌出現了,每一次都會更新接下來即將抵達的三個大城市,但這次第一次出現非俄羅斯境內的城市"Riga"。Riga是拉脫維亞的首都,也是接下來我們即將造訪的下一個國家,M9公路直直走只剩763公里,再一個禮拜的時間我們就會到了,更讓人興奮是我們距離歐盟已經不遠了!

另外今天路上也碰到一支數量不小的休旅車車隊,在台灣從來沒看過這種車,剁舞來說更是格外稀奇!從車牌上就可以知道這些車是來自哪一國,中國的不需要寫國家就很有識別度,在哈薩克會寫"KZ",俄羅斯會寫"RU",而這些車上掛的是第一次看到的歐盟車牌,上頭標示著"D"字,所以是來自德國的旅行車隊,也就不難看出歐洲旅行業的興盛。

旅行時間久了會開始慢慢發現有些裝備多餘或不足,從大陸開始至今每一個我們在路上認識的朋友,都會用紙筆寫下彼此的姓名以及聯繫方式,但是當時間久了、資料多了、寫得不清楚,再加上沒有完整記錄清楚,最後在整理上百組資料時就開始很頭大了!

所以在這次Moscow補給品中,特別請家人寄來了終極武器就是"SONY Tablet"!這幾天用下來會發現比筆記型電腦還要方便,直接請對方在通訊錄直接打字,就不怕寫錯又清楚,最後再拍一張大頭照人和名子就馬上產生關聯,存在電腦裡不怕遺失有網路時馬上還同步上雲端。看地圖就不用還要等筆電開機,秀照片時也更加方便快速,手指撥一撥就可以完成,是不可或缺的重要裝備。

中午時在一個小商店旁的樹下吃午餐研究路線,來了一台俄羅斯老爺車,駕駛座下來了一位光著上半身的壯漢,他的名子叫"Oleg"。Oleg看到我們便很感興趣的跑來跟我們聊天,平板電腦打開地圖跟他比畫比畫,再加上幾張照片秀給他看,他馬上就了解我們的來歷。

他閱聽我們講越是表現出驚訝的表情,聽完馬上比出要請我們喝酒的姿勢,這下真的傻眼,雖然知道這是俄羅斯人表現熱情的方式,但是才中午就要喝酒,下午還有大半行程得走,要是喝太多有點閃失就危險了。最後在我們半推半就之下達成協議,他喝伏特加而我們喝汽水代酒,就陪他乾上幾杯吧!
看他一杯接一杯,臉不紅氣不喘,一整罐伏特加就全部喝下肚了…。喝完後再買了一罐兩公升的汽水要我們帶著路上喝,比了自己說了"полиция(politsiya)"這個字,我們才知道他是一位警察!
Oleg接著告訴我們拍照可以,但是不要放上網路,最後還比了一個"殺頭"的手勢告訴我們會丟了工作,接著說完後便開著車子飛奔而去…。關於俄羅斯國害的兩大問題"酒"和"交通",今天又再一次在我們眼前直接上演,除了驚訝也慶幸我們就快要結束俄羅斯的行程,因為連警察都不例外…(以上這段應當事人要求就不公開張貼照片,想知道的就到相簿裡自己找吧!)

找住宿的時候,我們已經習慣在進城前獲釋離開中心後才開始,因為相較起都市人,鄉下人還是比較熱情的,這道理到哪裡都一樣通用。不過今天Chiwen想要寄張俄羅斯的明信片回家,所以在下班前我們來到城市裡找到郵局。

之前聽朋友說過,就連使命必達的FedEx、DHL、UPS這些專業貨運公司,在俄羅斯也都經常吃鱉無法使命必達,相信這和我們才剛碰到的兩大俄羅斯國害拖不了關係,所以一張將近三周前從俄羅斯寄的明信片都還沒收到就不叫人意外了!

所以為了慎重點還是親自到郵局搞清楚狀況再說,於是在路上找路人郵局要怎麼走?俄文長甚麼樣子?在圓環碰到兩個看起來還年輕的路人,果然比較年輕的也比較懂英文,其中一位先生聽完後比了他們貨車上的字,告訴我們這個字就代表郵局,沒想到我們竟然問到了兩位郵差先生Alex和Kashtanov!

Alex告訴我們這件小事交給他們就好,保證一周就能送到台灣!雖然不知道真的假的,但至少碰到對的人就成功一半了。聊著聊著提到我們行程來至北京,希望能在這裡找個合適的地方住宿,聽聽看兩人有沒有甚麼好的建議,只見Kashtanov要我們等一下便跑到後車廂拿了一個鐵牌過來說要送我!

這鐵牌雖然沒生鏽,但看起來也有些年紀了,比頭還大幾乎就像個盾牌一樣,更妙的是上面的圖案竟然是前蘇聯的徽章。記得出發前電影美國隊長才剛下檔沒多久,我們卻要上演"蘇聯隊長"了!雖然很高興得到這麼特別的紀念品,但要怎麼放進包包裡運回家這就得傷腦筋了…

我們在速食店上網打發時間,差不多等到六點半左右Alex和Kashtanov下班了,帶我們來到一個合適的地方過夜。這棟建築裏頭除了個人房間之外,其它像廚房、衛浴全都共用,看起來像是宿舍,又像是社會主義國家才會有的人民公社,而Alex今晚不住這正好空下來當我們的窩。

房間不是很大卻很熱鬧,除了我們之外Alex和Kashtanov又帶了一個朋友,還有麵包、火腿、起士、洋芋片,當然絕對不會忘記"酒"!甚麼話都先不用說,這杯喝下去甚麼都好說!

就像開了場小型派對一樣,他們好奇我們的裝備和經歷,酒也跟著一罐罐開。甚麼都聊,聽不懂的就用畫,連AK47的子彈都拿出來了!還好他們喝酒還算克制,酒乾了、夜深了、人散了、該睡了…

路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