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2年8月6日星期一,是我們4月17日從台灣出發以來的第111天。我們申請的俄羅斯簽證期限至8月8日,距離口岸已經不到300公里,從今天算起我們還有三天的時間絕對綽綽有餘,狀況又回到可以掌控之下,心理壓力也就減輕不少。

這幾天觀察發現,從入境俄羅斯以來就沒有一天不被汽車圍繞,漸漸地越往西走車子也跟著越來越少,公路上出現難得的平靜,甚至是寧靜。

中午找了一處小村莊休息吃午餐,想找看看有沒有商店,卻只碰到幾隻對著我們叫不停的狗。不理會牠們的抗議,我們找了一塊陰涼處坐下來享用午餐,看牠們從叫個不停也慢慢調整頻率在我們四周徘徊對峙。

這幾天的濕氣都很重,東西幾乎都乾不了,是件很麻煩的事。今天中午有太陽高掛,正好可以把握這最棒的天然資源,利用機會把所有東西都拿出來,像擺地攤叫賣一樣放在地上曬太陽,短短不到一小時就乾了,學會善用身邊有限資源也是旅行中學習到的重要一課!

從Fleur丟出了第一塊食物之後,全都變得安靜並靠攏過來,吃了幾次之後便直接坐在Fleur身旁乖乖張望著她,頭還會跟著Fleur手上食物的移動而跟著移動,這場景之逗趣也變成我們茶餘飯後的消遣。

回想起在中國兩個月的時間,狗竟然在我腦海中的印象幾乎屈指可數,或許都被吃掉了吧!哈薩克的狗幾乎就和哈薩克人一樣友善,就算不認識也不會很兇對你。俄羅斯碰到的狗就多了,而且也兇猛不少,但幾塊食物就轉變局勢,陌生人也能變成好朋友,就像俄羅斯人只要一罐伏特加甚麼都好說一樣。似乎不同地方生活的動物也一樣會感染到當地的風土民情,這樣的巧合真的很有趣!

只剩500公里就要突破一萬公里大關了,這數字幾乎是我過去兩三年騎乘里程數的總和,想想有點不可思議,但經過一點一滴的累積之後,原先看似高不可攀的目標,好像又那麼自然而然就達成了,但是每一步都在燃燒自己的外胎可就沒這麼好運了!

騎了這麼遠的距離,KENDA外胎的胎紋一樣清晰,感覺再走個幾千公里都不是問題,但是在中國時被大鐵釘穿破的洞口,卻開始讓堅強防禦逐漸面臨瓦解而破裂。光這個洞至少就造成六七次的暴胎,和它一起患難的內胎兄弟也一樣滿身是傷,一條內胎我們都會補個七八次後才讓它安息,反正能用就繼續用,貼上TOPEAK超方便的補胎片後一樣繼續上路!

在路上碰到的鳥類之中,除了哈薩克魔音傳腦的烏鴉之外,就是這幾天才逐漸出現的”白鸛”,也就是歐洲人流傳的送子鳥。這種鳥體型跟台灣很常看到的白鷺鷥差不多,對鳥類沒研究的我來說其實感覺還挺像的。

會注意到牠們其實並不困難,因為這幾天的電線杆造型開始變得很不一樣,上頭不再只有電纜而是多了一坨草在頂端。原本還納悶到底是不是鳥窩,因為印象中鳥窩不是都在樹上怎麼會出現在電線杆上,觀察像這樣的東西一再出現,而且還真的有鳥類棲息,所以時常遠遠就能看到,在細細電杆上出現一個大窩還站上幾隻白鸛的有趣景象!

在俄羅斯的日子終於進入了倒數階段,對於進入新的國家除了要面對不同的文化、語言、簽證,還有一項很重要的就是貨幣問題。有了兩次跨國處理現金的經驗發現,不同國家的匯率以及物價水平,甚至在小城市或大城市換錢,都會造成匯率不一或不小的差價損失,所以與其讓銀行賺走這些錢還不如就把錢都花光!

來到俄羅斯最後一個大城,一口氣在超市裡花掉532.47塊盧布,把所有剩下的現金全部換成必需物資,反正必需品到哪裡都需要,而且俄羅斯的物價比起歐盟區絕對便宜許多,不但可以省掉購物的麻煩同時也省掉換錢的麻煩。

中國我們去了很多景點區也將近一半都住旅館,雖然物價最便宜但平均下來一天還是需要350塊台幣。哈薩克物價高了許多,但我們幾乎天天都受人款待,所以最後平均下來一天只用到190塊台幣。俄羅斯物價又比哈薩克再高了些,也不像哈薩克那麼幸運,但是結算完後一天竟然降到173塊台幣就能解決了,表示如果Moscow不花那兩張門票甚至可以降到一天150塊台幣,除了感到不可思議之外,也為接下來歐洲的預算留下意想不到的”厚實”基礎!

找住宿前我們都會先確定水源,如果像今天在城市就得想辦法先把明天需要的水先裝滿。橫跨大半個俄羅斯以來,水資源一直都不是很棘手的問題,只要有人的地方幾乎就會有水井或打水設備,很幸運的就在打水的時候我們認識了一位年輕媽媽Olga以及她的女兒Anna,並邀請我們今晚就直接在她家庭院裡搭帳棚過夜。

房子裡看起來和一般俄羅斯家庭沒甚麼不同,不過庭院裡卻感覺不太一樣了。有花圃有池塘,還有盪鞦韆和亭子,和過去我們看過的俄羅斯家庭拿來當菜園使用,這裡被布置得更像是座小公園。

Olga老公Alexei,剛下班回來便看到家中多了一群陌生人,原本還想說會不會有甚麼問題,結果Alexei也一樣很熱情的招呼我們,甚至還把家中1818年製的骨董茶炊都搬出來,用俄羅斯人傳統的方式來煮茶請我們喝。

茶炊是俄羅斯喝茶的傳統工具,以燒煤或燒炭的方式來加熱,這東西我們在哈薩克認識的拳王Abudula家中就看過一次,相隔這麼久再看到特別有親切的感覺。

看Olga消失一陣子,再出現後端了一鍋熱騰騰的食物上桌,原來剛剛吃過的那些東西還只是前菜,這一道才是她真正的拿手料理!外觀看起來像黃椒,裡面塞滿了用肉、飯、紅蘿蔔等配料做成的餡,吃的時候剖開來再淋上美乃滋來吃。

在這之前我都差點以為俄羅斯人和歐洲人一樣平常都只吃麵包、小黃瓜和番茄,這還是頭一次在俄羅斯吃到做工比較繁瑣的一道菜,吃在嘴裡那濃郁的香氣以及多層次的口感,讓人吃了更是難以忘懷啊!

今天晚餐很有俄羅斯風味,餐桌上的對話有點英國風味,飯後娛樂Anna還秀了首帶有法國風味的歌唱,這一晚很溫馨也很幸福!

距離拉脫維亞口岸,倒數二天…

[vc_gmaps link=”#E-8_JTNDaWZyYW1lJTIwc3JjJTNEJTIyaHR0cHMlM0ElMkYlMkZ3d3cuZ29vZ2xlLmNvbSUyRm1hcHMlMkZkJTJGZW1iZWQlM0ZtaWQlM0QxbDZ1aVFaMFhEWEtINWRRbmRscjBITnRlc0R3JTIyJTIwd2lkdGglM0QlMjI2NDAlMjIlMjBoZWlnaHQlM0QlMjI0ODAlMjIlM0UlM0MlMkZpZnJhbWUlM0U=” title=”路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