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至今也將要滿四個月的時間,像這樣長時間的旅行,對每個人體能狀況與意志力都是很大的挑戰,一個團隊之間的相處與運作也同樣是如此。

人家說夫妻之間在恩愛都難免會有起口角的時候,更何況是朋友。觀察他們三個人旅行的過程,爭執與吵架絕對是在所難免,幾乎可以說是一個禮拜一小吵,一個月就會一大吵,從吃甚麼、住哪裡、錢、騎乘的節奏、甚至是路線的選擇問題都有,而今天又多了一項"幾點該出發"的新問題正考驗著他們…

Astana那次大爆發後,俄羅斯難得平靜了許久,更難得是週期性的大爆發算算應該在莫斯科左右就可能發生,最後也平安度過了,還以為經過多次磨合後也已經更上軌道了,結果只是拖到拉脫維亞的第一個早晨才上演。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脾氣,沒有適度的溝通和包然,那長時間累積的不滿也將成為助燃劑,讓整沉積已久的火山也按耐不住噴發了…

三個人,以三個速度,在三個地方走著。在遙遠的異鄉,又沒有手機可以聯繫彼此的情況下,這無疑是危險邊緣的臨界點,但是在氣頭上的人可就不會這樣想了…

拉脫維亞曾經是前蘇聯下的加盟共和國之一,直到1991年前蘇聯瓦解後才正式獨立出來,與同一時期獨立出來的哈薩克相比,哈薩克很多地方都還持續保留蘇聯時期的樣貌,甚至連公路名稱都還繼續沿用。

反觀拉脫維亞,雖然公路設計與電線杆還看得到前蘇聯的影子,但還是看得出拉脫維亞很努力想擺脫這段過去,改頭換面並向西方國家靠攏。

各式各樣的告示牌之中,還有一種上面放有歐盟旗子的最讓人感到好奇,聽Fleur解說才知道,原來只要加入歐盟的國家都可以向歐盟政府申請補助金費,這些金費大多用來修路、保護古蹟、公共建設,所以只要看到像這一類的告示牌就代表這裡是歐盟出錢的,沒想到加入歐盟竟然也有這麼好康的事。

拉脫維亞的國土面積差不多是兩個台灣的大小,不過行政區的劃分卻相當密集,幾乎沒走多遠就會看到有不同徽章與地名的告示牌出現,讓車子不多的公路多了點熱鬧的色彩。

在靠近一座入境拉脫維亞以來最大的城市,路上開始碰到不少單車騎士出沒,也因此碰到一位對我這身裝扮感到好奇的車友Oksana。這幾個月以來如果碰上需要英語對話時,通常都是交給Fleur和Chiwen來處理了,但今天的狀況再加上兩人也不知跑到哪去,JEJ只好硬著頭皮用破英語跟她聊了起來。

剛下班的Oksana每天都是騎單車上下班,知道他們從北京一路騎單車到這更是聊得起勁了。知道他們需要幫忙,她也很熱心帶著他們去找地方把盧布對換成特拉,找地方買樹苗,找地方詢問合適的SIM卡門號,最後還帶他們來到一間教堂詢問住宿的問題。

從教堂牆面上的告示牌知道這裡已經有一百多年歷史了,從洋蔥式屋頂以及四座副塔包圍一座主塔的結構,就不難看出是一間和俄羅斯一樣的東正教教堂。

這是他們離開中國後第一次前往教堂詢問借宿,原本想說有個當地人幫忙翻譯可能會有機會,結果都忘了東正教是以嚴謹以及虔誠自居的,所以他們三個都不是信仰耶穌的情況下,就更不可能收留了!

該是思考下一步該怎麼走的時候了,結果Oksana真的是好人做到底了,最後直接邀請他們到家中來過夜,就在住宅區的一棟公寓之中。

Oksana和媽媽Nina住在一起都是俄羅斯人,她們全家是在前蘇聯時期就移民過來,和在哈薩克的俄羅斯人一樣,她們也擁有拉脫維亞與俄羅斯的雙重國籍,可以任意進出兩國之間。原來像Oksana這樣的俄羅斯人,就佔了拉推維亞有1/4人口,所以從入境以來俄文都還能通,甚至一些疑似俄羅斯人的喝酒現象發生,這就足以說明一切了。

Nina準備了一桌豐盛的菜餚,在俄羅斯幾乎天天吃的番茄和小黃瓜也一樣不可或缺,從這些菜色可以看到俄羅斯的料理方式,不過多了不少佐料來調味更顯精緻,吃起來有很不一樣的風味。

哈薩克和俄羅斯的麵包都是一大塊一大塊賣,外硬內軟,要吃的時候再用刀切開來吃。在這裡麵包一樣是主食,雖然不像台灣都是方塊狀,但味道和吐司也比較接近而且好吃許多。

吃完正餐後還有小點心和熱茶,熱茶裡加了片薄荷葉,喝起來除了清香,一股涼快也跟著迴盪在喉嚨之間。一般如果想喝甜一點都會直接加糖,不過今天學到一招更天然的方式,改用自製的小紅梅果醬來取代糖,甜味有了,還多了水果的味道,越來越有濃濃的西方風味了!

能碰到願意幫助你、歡迎你的人,是旅行中最幸福的事了,就算是離家萬里的遊子也不再孤單了!

路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