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這樣一晃,喝酒吃東西,聊天說故事,也不知道是三點還是四點才睡,只知道身體已經疲憊到都不想起床了!今天是離開Moscow之後的第一天休息日,那就繼續休息吧…

差不多睡到十點才起身,離開那一直誘惑人的舒服大床,Fleur和Karlis媽媽早就起床在餐廳聊天了。進Moscow之前其實都還蠻熱的,幾乎跟台灣的夏天沒兩樣,但從昨天開始已經明顯感覺溫度下降許多,待在房子裡更是特別溫暖,無意見看了掛在室外的溫度計竟然只剩十度!沒想到這裡的夏天幾乎是台灣的冬天了…

過去知道吃麵包可以配果醬、巧克力醬這類醬料,或是配上奶油、乳酪之類的奶製品來吃,不過在拉脫維亞今天卻學到一種新吃法!Karlis媽媽拿了兩罐玻璃罐出來,分別是橄欖油和南瓜油,將兩種尤以2:1比例調製後直接用麵包沾著吃,這就是他們傳統的吃法。

除此之外,Karlis一家這麼愛好運動,所以連早餐怎麼吃應該很有學問,結果竟然意外的簡單!用熱水把燕麥煮熟,完成後加上一些奶油和海鹽就完成了,不但營養、有熱量、有飽足感,而且還有運動員最需要補充的鈉,如果想吃甜的可以再加上果醬來調味,看起來單調的組合其實還挺好吃的,這或許就是國家冠軍的秘密武器了!

外頭下著雨而且溫度又低,讓大家出去遊玩的興致都沒了,乾脆來好好整理我們的裝備。知道我們單車至從哈薩克首都Astana之後,有將近兩個月都沒有保養整理,Karlis聽了都感到不可思議。

以他專業眼光檢查過我們的單車,也一次把我們碰到的跳齒、變速不順等疑難雜症一次都解決,一整個就像在看直播的環法賽專業技師修護一樣!

晚餐時間到了,和早餐的簡約相比晚餐可以用華麗來形容了。像過去看西方電影那樣,一道道菜都是用盆子來裝,一盆挖完交給下一人,想吃多少就挖多少放進自己的盤子,其實感覺又有點像坐著就能吃自助餐,今天終於體驗到西方人吃飯的方式。

吃完這些還有Karlis爸爸現烤的派當點心,從大烤箱裡把鐵盤端出來,那股香氣撲鼻光文就很享受了,但這樣下去我看"想瘦"都很難了…

Karlis大哥的兩個孩子的加入,也讓整個已經很熱鬧的屋子又多了孩子的聲音。兩個小傢伙在爺爺奶奶的照顧下準備要吃晚餐,也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原本很活潑的哥哥突然鬧起脾氣大哭了起來,讓人驚訝是他竟然從站著哭,變成像做瑜珈一樣整個小身體對折,把臉直接貼著地板哭,如此高難度動作還能讓哭聲持續且宏亮,看來他們家族的運動細胞也繼續傳到第三代了!

在家裡宅了一整天,身體的確休息不少,但胃卻反而變得特別忙碌。在Karlis女朋友Sanita提議之下我們還是出去走走,當個黑暗騎士,體驗Riga夜未眠。

距離立陶宛口岸,倒數三天…

路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