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餐吃著跟拉脫維亞一樣的黑麥麵包,配上Geitaras自己灌的香腸與醃小黃瓜。今天繼續延續昨天陰寒的天氣,喝幾杯熱騰騰的咖啡驅驅寒氣,雖然這天氣有點冷,但只要動起來其實就剛剛好也不太流汗,反而是最適合騎單車的溫度了!

進入立陶宛已經第三天了,觀察路上的事物,除了看到很多為單車設計的單車專用道之外,另外最有特色應該就屬進入一些村莊時的木雕告示牌。比起其它國家用水泥或鐵板的死板設計,更突顯這些木雕設計的活潑與生命力,也讓觀賞這些各式圖騰成為路上獨特的風景。

原本還沉靜在一片祥和的天間道路,直到眼前的必經之路被工程單位封閉,頓時讓我們陷入該何去何從的窘境。拿出前天德國旅行者送的單車地圖,若要找到下一條合適的必須要繞上一大段路才到得了,如果不走那條眼前的選擇則是時速可以達到90公里的汽車專用道。根據GPS的顯示,在不遠處有另外一條平行的一般道路可以走,最後還是決定冒險走一段險境重新走上正軌。

下了交流道後終於又回歸下路的寧靜,但是卻"寧靜"的有點不太像話!路上幾乎看不到車子行走,房子不再出現,就連輪下的柏油也開始消失變成土路,感覺不太對勁但GPS上顯示的就是這一條路,再仔細一看這下更傻眼,上頭竟然標示為"未鋪設路面"的道路。已經沒有退路了,只好硬著頭闢繼續走下去,這下剛剛的"窘境"已變我們現在的"冏徑"了…

跟著被車痕壓過的土路,我們經過了叢林、河岸、草叢,沒想到真的還有不小的社區甚至還有一棟古堡,就藏身在這隱密的小徑之中。雖騎在這種幾乎是越野賽等級的路面,騎到都"真情流露"了好幾句,但實在還是很佩服GPS廠商連這樣的道路都被收錄進來,才想要稱讚而已,更頭大的問題才正式上演…

道路延伸進到一座墓園,GPS上顯示應該有座橋在這裡,但走到河岸邊看來看去就是不見其蹤影,這下連神通廣大的GPS也失效了。經過一段迂迴的旅途,離開土路後轉變成碎石路,直到再次出現的柏油路面,這才讓我們終於能松一口氣。

好久沒有騎得這麼累人了,光這個早上就吃了兩餐,早餐用少量多餐的方式,也可以讓我們更快上路而不用擔心肚子會不舒服。到了午餐再好好大快朵頤一番,畢竟休息時間比較長,可以讓肚子裡的食物可以先消化完再上路。

在俄羅斯幾乎都是吃麵包配巧克力,對於超愛巧克力的我吃到都害怕了。所以在Riga的時候決定換成準備三明治的食材,感覺還是比較實在,所以買了麵包夾起士、肉片,最後再淋上美乃滋,這是兩個月以來吃過最享受的午餐了,對自己好一 點路才能走得更長一點!

一路走來我們睡過的地方有旅館、教堂、教室、帳篷、沙漠、高速公路、警局、公車站、沙發、體育館、廚房,幾乎甚麼地方只要能睡都睡過了。

從一個簡單的午休也可以觀察到大家在長時間的旅程中,演進與嘗試各種方法,如何善用身邊所擁有的資源,演變出一套自己喜歡的方式,這也是旅行中一種簡單的幸福。

對我來說立陶宛這個國家比起拉脫維亞其實並不陌生,但是說到這裡的城市我卻一個也不認識,直到我們開始接近後才有機會更進一步了解,原來我們準備抵達的正是立陶宛第二大城"Kauas"。

首先迎接我們進城的是一座大橋,是一座代表蘇聯統治下的產物,跟史達林送給Riga那棟大樓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如果不是當地人介紹其實還沒差絕它有甚麼獨特之處,但是對於立陶宛人來說他們是非常抗拒前蘇聯的統治,因此對於當時所留下的烙印更是耿耿於懷了!

從進城的石板路就不難看出這裡是具有歷史的古城,但由於站在地理位置上相當重要的位置,這座城市也有個悲慘的過去。二戰時期當首都Vilnius被佔領期間,Kauas就成為臨時政府的首都所在地。

從拿破崙伐俄兩次經過這裡都對城市造成相當的破壞,接著兩次世界大戰德軍與蘇聯的對峙,很多古蹟都是從廢墟中重新再站起,這就是立陶宛人的韌性與堅毅。

原本碰到一位當地人說要幫助我們解決今晚住宿,結果苦等了兩次最終還是得靠我們自己,第一次都快九點了住宿卻沒著落,而且還是在一座大城市裡。二話不說,先離開麻煩的市中心往邊緣移動再另作打算。

天色黑了以後要碰到願意提供協助的人就困難了,但想離開市中心到鄉下地方,以目前太陽的位置來看也沒有太大的希望了。所以做好被拒絕的心理準備來到住宅區主動出擊,很幸運地讓我們認識了會說英文的Dalia以及她的丈夫Darius。

不像想像中城市人應該很冷漠的刻板印象,Dalia與Darius就像哈薩克人一樣熱情的招呼我們,在我們最需要幫助的時候伸出援手,也讓我從早到晚一直忐忑不安的心情終於能的到平靜。

路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