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就像Dalia昨天告訴我們的,樹上像是住了群頑皮孩子一樣,趁著我們熟睡就跑出來搗蛋往帳篷上丟。早上帳篷旁一地的蘋果說明了這些蘋果樹在跟我們開玩笑,不過這些天降奇兵正好為早餐來加菜!

夏天都還沒過,就開始有台灣冬天的感覺了,就不難想像冬天會有多冷了。從哈薩克開始就可以看到人們都會在家中囤積木材,在Darius的拖車上我們也可以看到滿載的木材,他告訴我們這些都是要從夏天就要開始囤積才有的,看起來真是個大工程,這也是住在亞熱帶的我們碰不到的課題。

一大早Dalia就幫我們準備的一桌豐盛早餐,臨走前還拿了一枚立陶宛國旗的臂章給我們當禮物,昨天因為打噴嚏無意間學會了立陶宛語的謝謝"ačiū(aciu)",這時就派上用場了,看見他們流露出的笑容,我想那種感覺就像聽到一個外國人在說台語一樣親切。

從Kaunas連接到Vilnius的最短路徑標示為"A12″,如果走這條我們一天要想到達Vilnius絕對綽綽有餘,但是真正靠近後才發現這條路也是汽車專用道,路口處還放了一個綠底配上白線條的路牌,上面畫著一條公路穿越一座陸橋,Fleur告訴我們這在歐洲的意思就是高速公路。

這是我們離開中國之後第一次碰到高速公路,聽完Fleur的說明大家不想和自己錢包過意不去,只好照著單車地圖上標示的單車路線前進。離開街道、離開城市,進入眼簾的是一座森林以及林道。

跟想像中走過的單車道差異很大,路面是泥土路和砂石而不是柏油,碰到一對一樣騎單車旅行的義大利夫婦,從他們口中得知接下來的路況將會更不明朗,但至少他們成功走到這了,代表一定有路可以抵達!

雖然GPS一樣有顯示我們正在走的林道,但走在目標不是很明確的荒郊叢林之中,還是讓人有些不安。好不容易走出森林走在鄉間道路,以為可以開始喘口氣,但輪下的路況卻變得更加複雜…

路況好的時候像在走高速公路一樣平整,但是路況糟的時候卻又像回到哈薩克一樣顛簸,仔細觀察會發現只有在有人居住的路段是平整的,只要過了村莊聚集處馬上就回歸塵土,面對這樣奇特的路況真是叫人哭笑不得!

我們在拉脫維亞經過多條由歐盟贊助的道路,在立陶宛碰到的就比較少了,相較之下大多數的道路品質不如拉脫維亞,看得出有多次修補留下的痕跡,但至少修補後有做過平滑處理,就不會像台灣路面會有高低不平的狀況了。

今天的路線比起昨天更是迂迴,沒想到連接首都和第二大城竟然只有高速公路,沒有適合一般車輛行徑的道路,如果不像我們這樣一再沿著高速公路迂迴打轉,就得跟剛碰到的義大利夫妻一樣多花一天繞更大圈才到得了,真是計畫跟不上變化,只能靠自己臨場反應了。

觀察立陶宛這個國家會發現很多特別的地方,除了很多木雕之外機場也特別多,這裡的狗也很幸福,除了狗屋之外外圍會用鐵柵欄圍出一個專屬空間,就像狗屋外還有自己的庭院,除此之外大多數人家不一定有養狗,但是籃框可就少不了了!

有獨立式的,也有掛在車庫門口的,有鐵製的,也有木製的。從城市到鄉村,只要有房子在的地方就能看到籃框的身影,如此風行的全民運動,也難怪立陶宛誕生很多著名的籃球選手,更是歐洲老牌的籃球強國。

來到差不多Vilnius三十公里外的村莊,我們決定就在此停留一晚。看到有車子準備經過馬上上前去打招呼,而Chiwen聽到隔壁房子有動靜,大家就分開來行動。

這位開車的先生了解我們想找個地方搭帳篷,撥了通電話要他兒子Arunas來帶我們,結果電話那頭竟然聽到Chiwen的聲音,搞了老半天原來我們分頭行動竟然都碰上同一戶人家,住宿的事就直接搞定了。

如果說歐洲人住的是透天豪宅,那Arunas他們家絕對是豪宅中的豪宅了!有一片誇張的大庭院,幾乎可以當作農場來放牧,家中有自己的養蜂場,車庫有大型耕耘車,還帶我們去看他們家養的豬,就像置身在遊戲"開心農場"一般有趣!

這一路上很年輕就成家的,在哈薩克跟俄羅斯我們也很常碰到,只是想不到連到了歐洲也一樣是如此,Arunas的年紀不過二十出頭,已經結婚有一個孩子了。回頭看我都幾乎要三十了卻連女朋友都沒有,回國後也要加油了!

路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