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清晨的步伐,慢騎在好像還沒睡醒的公路上,舒服的溫度,讓才離開不遠的周公又開始在向著我招手,感覺就像靈魂已經離開身體一般不受控制,眼皮也跟著快撐不開,這就是早起出發要面對一大挑戰…

走了幾里路之後比較清醒了,身旁開始出現二戰時期的坦克與碉堡,除了讓人更是眼睛一亮,也在提醒我們這裡的過去歷史。

波蘭跟在立陶宛一樣,都有專門為單車規劃的路線,指標上還會標記著下個城鎮的距離,不需要用到地圖,也能讓方向和里程都可以很明確掌握。

離開市區,有很多鄉野小徑可以選擇,即將進入市區,單車道也會開始出現在公路旁,市區中的人行道,也一併規劃了能讓單車併行的空間,從這些觀察都能看到對單車的友善設計,能在這樣的環境騎單車是件享受的事。

在旅行出發之前,大家聽到我們準備要用單車橫跨歐亞大陸,都會覺得像是天方夜譚一樣驚訝,知道我們不但要旅行還要在沿路推廣並種樹,更是馬上冒出的便是一堆疑惑,其中最常問到的問題就是樹苗要從哪裡來?

出發前這問題我也思考了很久,因為國際間,樹苗和種子都是管制品,不能任意通過海關,所以沒辦法帶到下一個國家,也不可能從台灣帶出去,所以必須全部取自當地。就像要補給食物和水一樣,進入物資豐富的大城市容易取得,這些地方也一樣容易找到有供應樹苗的園藝店或苗圃園。

由於歐盟國之間已經沒有海關的限制,入境波蘭的前兩天種下的樹苗,都還是從立陶宛購買運來的,所以今天終於要和波蘭的老闆正式交手。拿出前天孩子們教我們的一些簡單波蘭字,拼成一份我們自認為正確的講稿,結果看老闆Anna露出一臉困惑的表情,我們知道必須要搬出B計畫了。

英文和我們學的波蘭文都不通,還是用一路上最管用的看照片說故事,再加上比手畫腳和SONY平板電腦中翻譯出來的關鍵字,這才終於讓Anna知道我們正在推廣種樹的活動。

每一種樹苗都有牠合適的生長環境,所以透過苗圃園找到適合當地生長的原生物種就變得非常重要,樹苗可以更容易生存,對當地的生態也不會有不好的影響。

Anna為我們挑了兩棵波蘭在地的樹苗,也因為認同我們想做的事,最後還直接把樹苗送給我們,實在讓人意外又感動。

難得碰到一位會說流利英文的波蘭人Roman,Roman很認真聽完我們的來意,馬上面帶微笑對我們說了聲:『Welcome!』,還問我們肚子餓不餓,馬上要太太Teresa幫我們準備晚餐,發展如此順利,在波蘭才三天竟然就發生了兩次,讓人對於這個國家的熱情更加著迷了!

Roman年輕的時候是一位水手,經常跟著船隻周遊列國,幾乎跑片全世界的各個角落,所以聽到我們騎單車從北京到這,更是意不容辭地答應幫助我們,能碰到有類似壯遊經歷的長輩真是我們的福氣啊!

由於長時間旅居在加拿大,難怪英文可以講得這麼好,聊得盡興,Roman還把他在加拿大穿的曲棍球隊服拿出來秀給我們看,為我們解說這件寶貝的歷史。飯後繼續啤酒加紅酒話家常,難得碰上這麼活潑熱情的長輩,真的非常有趣,就在談笑風生中度過這美好的一夜。

[vc_gmaps link=”#E-8_JTNDaWZyYW1lJTIwc3JjJTNEJTIyaHR0cHMlM0ElMkYlMkZ3d3cuZ29vZ2xlLmNvbSUyRm1hcHMlMkZkJTJGZW1iZWQlM0ZtaWQlM0QxdGRnUDFjOGpEX1VJT0gzX2tHQ1lXaEdzZldFJTIyJTIwd2lkdGglM0QlMjI2NDAlMjIlMjBoZWlnaHQlM0QlMjI0ODAlMjIlM0UlM0MlMkZpZnJhbWUlM0U=” title=”路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