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出發以來的第十六天,也是第一次離家超過十五天這麼久的時間。從北京到這裡將近九百公里,幾乎快要可以環島一圈,光一個河北省我們就花了五天多的時間才走完,一個省就比台灣還要大,慢慢走過更覺得中國真的很大!

幾天下來的經驗告訴我們,如果住在離大馬路太近的地方,晚上車一樣很多又吵鬧,方便但不一定睡得安穩。昨晚我們選擇遠離國道進到一個小鎮過夜,這裡行人不多又安靜,還能見到有人趕著羊群逛大街回家,放心地聽老闆娘的話把單車放在一樓空著的招租店面內,只用條鍊條鎖拴住隔著馬路的透明玻璃。早上出發又見到牧羊人帶著羊群上大街,從我們面前走過,對於從小就住在大城市的我,這樣的慢步調還真叫人羨慕。

一般的主要道路品質都還算不錯,但只要離開主要道路就不一定有鋪設柏油了。像昨晚路面坑坑巴巴就算了,滿地都還有碎石子擋路,在夕陽的助陣之下每塊石頭的影子鮮明,而且看起來更加得銳利,整個路面突然變成仙人掌一樣,每走一步都讓人膽戰心驚,就算是不起眼的小石頭都會像銳利的利刃一樣叫人害怕!而農村道路大多還是泥土路,好天氣看起來還挺好騎的,但真正走上之後又會讓人覺得實在太"震"點了!時常震到會手掌發麻很不舒服,所以在中國騎車就是這麼兩難,走大馬路車潮多、吵雜、灰塵也多,走鄉間小徑路面品質差,而且常會走到沒路,如果換成是你會怎麼選擇呢?

終於到了中國的母親河─黃河,河面沒有想像中黃,但河道卻比想像中窄了許多。河畔所見全都是一望無際的翠綠農田,仰賴黃河之水讓萬物得以生存。在大橋上我們碰到第一個騎行者,從他的裝備不難看出也是做了長征的準備,配了跟我們同一款的TOPEAK馬鞍袋,馬鞍袋上又放了一個大容量的包包以及手把袋。他從東北出發,要環中國一圈,為他的壯遊感到敬佩,感覺他好像每天都敢不少路,所以也沒聊多少又一溜煙就不見了,留下我們繼續散漫的在黃河上拍照看風景。

鄭州是個很大的城市,大樓林立車水馬龍。聽人說鄭州美女多,所以騎車時可是張大了眼瞧瞧這個傳說中美女如雲的城市,可惜美女沒瞧到幾個卻又吸引了一群大叔來圍觀,只好使出對付大陸人的絕招,拿出相機作勢要拍他們,他們見到鏡頭自然就轉頭或離開了。是不是美女如雲這個就見仁見智了,但比起其他我們經過城市的女孩,鄭州的女孩們的確就很敢穿,很敢秀自己的身材,短裙、短褲到處可見,看來夏天的腳步也真的近了。

經過深思熟慮之後,在路跟電器行要了一個箱子,昨天在招待所開始打包東西,不是打包紀念品,而是打包多餘的累贅要寄回台灣去!這個念頭從我到石家莊開始就有了,實在是受不了這一拖車的沉重負擔,所以認真的把東西精簡再精簡,裝了滿滿一大箱。在大陸郵局是全年無休的,這點非常方便,但是如果要寄東西到國外那可就麻煩了,必須到比較大的城市中的特定郵局才有這項業務。

好不容易找到郵局卻被他們的工作效率感到傻眼,櫃檯前有一大群人,櫃台只看一個人在處理,好不容易來了另一個,但胸口卻掛著一個"實習"的牌子,看他們在螢幕看個老半天,打個字,再看個老半天,不知道是流程複雜還是新手不夠熟練,每個客戶都需要處理老半天才完成。大陸人沒有排隊的習慣,我們也就不知道該如何排起,也就因為這樣被插隊了好幾次。排了一個小時才終於輪到我們,但由於要寄到海外必須開箱檢查,又把整個包好的全都拆開一一檢查,其中電池和電燈類的東西竟然是大陸海關不允許的東西,只好摸摸鼻子再把東西塞回行李裡。

終於這一切都搞定了,接下來必須填寫寄件人地址,這下可麻煩了,旅行者哪來的寄件者地址!還好我們在高碑店認識的大海幫了我們這個大忙,他用簡訊寄了他的地址給我們"高碑店市…天晟郵局對面",但怎麼看都覺得不對勁但又不好意思再問大海一次,找出大海車店的名片馬上看到地址那一行寫道"高碑店市…建委南行30米路東",我們發出了會心一笑,看來大海不是跟我們開玩笑,這就是大陸的地址了。不過很佩服大陸的郵差這樣也能把東西送到對的地方,真是使命必達阿!

Chiwen的單車自出發以來一直有嚴重跳齒問題,幾乎每到一個市區就去調了一次,但沒過幾天問題又發生了,線材、鍊條和飛輪都是新的,後變檢查後也沒有任何異樣。就在百思不得其解時鄭州GIANT終於把問題找出來了,原來Chiwen這一台的後貨架竟然鎖在安裝後變速的後鉤上了。所以每當變速被調好之後,由於行李太重壓迫到後鉤,而後鉤就會一直變形往內側彎曲,所以每隔一段時間變速又會再失準一次就這樣發生了。

但由於GIANT沒有後鉤的備料,我們又去找了另一家車店幫忙。老闆不但幫忙換上新的後鉤,還把舊的後鉤給凹正讓我們帶著當備品,最後一毛錢也不收,實在是太讓人感動了!不過話說回來,當時大海在他車店就提醒過我們這個問題可能會發生,果然還是要多聽專家的話!

今天把一堆雜事在鄭州全都一筆勾銷了,最後一個正經事就是找個合適的住宿地方落腳。滎陽這地方很熱鬧,住宿的地方很多,但符合我們條件的卻不多。不是沒有公安系統,就是提供的居住環境不值那個價,看來看去最後我們選擇去了一間三人房只要30塊人民幣的招待所。一個人不到50塊台幣就能住一晚,這價錢真是低到很難讓人相信,但畢竟羊毛出自羊身上,廁所就是一條溝用只有腰際高的木板隔開,盥洗室必須大家共用,燈光昏暗到還要靠街上的光源來補足,但至少房間還算乾淨,單車老闆也讓我們搬進房間,對我們來說旅行還很長,只需要有個安全可以睡的地方就夠了。

東西才剛安頓好正準備外出去覓食,這時老闆娘跑來告訴我們必須去派出所一趟。因為剛剛被公安打電話來關切,我們還必須親自去派出所一趟作登記。這下可好,到派出所感覺就不會有甚麼好事發生,結果公安看過我們護照後,用他那河南腔很重的普通話說道:『你們不能住這裡!必須去涉外賓館…』!這下完了!都已經接近八點了,晚餐都還沒吃又要被人趕出好不容易找到的窩,一股腦地夥都往頭上燒!先從講道理開始說服公安,道理講不通開始用"盧"的!

第一招─同胞戰術,我們:『一路從北京到這裡,大大小小的縣城都把我們當同胞看待不為難我們,就只有你們這裡要把我們趕出去!大家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公安無奈的說道:『為了保障你們外籍遊客的安全,在涉外賓館比較合適,那裏又乾淨衛生…』,政治上我們是自己人,住宿時就把我們當外國人了!

第二招─裝窮戰術,公安好心的說道:『這樣吧!你們預算多少我幫你們找符合需求的涉外賓館…』,我們:『大家都剛畢業沒多久的年輕人,身上都沒有多少錢,所以只住得起30塊人民幣的招待所。』,公安驚訝地說道:『這麼低的預算怎麼可能找到涉外賓館…』,溫情攻勢的同胞牌他不接受,那就裝可憐讓他知難而退。

第三招─街頭戰術,我們:『我們都有準備帳篷以便不時之需,所以真要趕我們出來,我們也沒多的錢了,所以可以搭帳篷在派出所外嗎?』,公安遲疑的說道:『要搭帳篷這裡不行,要到公園或郊外去…』,我們:『要我們去涉外賓館的用意不就是要確保我們這些"外籍"遊客的安全嗎?現在較我們到外面隨便搭帳棚,這樣真的會比住在30塊人民幣的招待所還安全嗎?』,公安安靜的說道:『…』,軟的不行就換硬的,大不了抓起來住派出所也不錯!

連番攻防之後,公安們打了幾通電話給上級長官報告我們的狀況,我們只能繼續乾瞪眼看著他們筆電桌布上的毛澤東發呆。經過了一個多小時之後我們終於得到最後的勝利,這得來的勝利十分不容易,走上大街店也幾乎都關了,只能隨便找東西填飽肚子。經過這次之後也讓我們體會到在大城市找住宿的問題特別多,在大陸的行程還有一大半,接下來要如何處理以及面對我們該認真思考了。

路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