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息日過後大家都有一樣的感覺,好像沒有任何休息的感覺!雖然是搭大巴去龍門石窟,不過園區實在太大,又需要爬上爬下繞來繞去,跟在北京去長城一樣,走到後來腿都有點酸了。騎車騎了十多天腿都還沒有酸的感覺,倒是逛個風景區半天卻感覺比騎單車還要累人,但至少讓不同區塊的肌肉都有運動與放鬆的機會,也算是種休息了。

路上樹林茂密得讓光線都透不進來,好像整座城市都還在睡夢中,那我們就悄悄地離開,就像我們悄悄的來。

在大陸十多天了,有件事情一直讓我很納悶。台灣早期到處都有蔣中正銅像,政黨輪替後才都搬到慈湖好生照料,在大陸毛澤東不是被神化了,也沒政黨輪替怎麼連一個毛澤東都沒碰著,結果在離開洛陽的路上我們才碰見除了鈔票以外的第一尊毛澤東銅像。

不過想起在舞鶴招待所櫃台後還放著一幅毛澤東的畫像,在住宿被刁難的滎陽市,當時在派出所看到所有員警桌上的筆記型電腦,桌布都設定了毛澤東的畫像。雖然有形的已經漸漸消逝,但無形的可能還是深藏在大陸人心中的某個角落。

離開洛陽又再度回到起伏不定的丘陵地形,連路過的城市也跟著山形變化出不一樣的線條。一路上有為騎友一直在我們前後,一下他超前,一下我們休息後換他超前,最後就乾脆一起結伴騎,而這位騎友是從內蒙古來的張雋大哥。張兄車子上也是載了不少行李,問他這趟準備要去哪,張兄告訴我們他打算要上拉薩,又是一位要去轉山的勇者,真是讓人敬佩敬佩!

有騎友結伴邊騎邊聊,不知不覺就到了中午。張兄說這大熱天的怎麼可以沒有啤酒,請我們一人喝了一罐,大家同是旅行者不好意思讓他請,所以我們就請午餐一起吃碗麵。看我們開個啤酒還要找開瓶器,張兄於是教了我們一項開瓶絕活,瞧他拿起手邊的筷子併攏,一手拿著絣口,另一手的筷子頭放在瓶蓋下圍,用大拇指為支撐,整個感覺就像翹翹板原理一樣,只要輕鬆往下一搬瓶蓋就從瓶口跳起來。這下完全不需要開瓶器也能開啤酒,真是旅行者必學的實用技能阿!

飯後大夥在樹陰下乘涼,聊中國改革開放後的現象,也聊大陸各省的特色,這時張兄還跟我們分享一段大陸民間流傳的一句話,張兄說道:『山東響馬,四川賊。偷雞摸狗屬安徽。天上九頭鳥,地下湖北佬。燕趙多豪俠,楚漢多梟雄。』。意思就是說山東人很講義氣,四川小偷很多,安徽人做事偷雞摸狗,湖北人很聰明,河北人見義勇為,而河南梟雄特別多。聽完有趣,也讓我們更了解到大陸各省不同的樣貌。

可能是昨天休息日沒休息夠,今天我們騎起來特別懶散。張兄今天預定的目標要到我們預定的下一個村莊,所以就先走了。

四點多我們來到一個位在山坡上的觀音堂鎮,時間好像還有點早,但記得張雋大哥說過,過了觀音堂鎮還逼續再繼續往山上爬,要翻過山之後才會有地方住,所以在接下來狀況不明顯時我們還是決定不前進就住在這裡了。有了在滎陽不好的住宿經驗後,我們對於住宿的選擇開始有了一些衝擊,雖然沒花多少錢有個地方可以住,但環境老實講不是很衛生,又要擔心公安來惹事,感覺住得不是很安穩,或許除了找招待所或賓館之外還可以有新的選擇。

剛剛上坡時我有注意到路邊有一間教堂,大家討論後或許我們可以嘗試看看能否在此借宿一晚。張主任是位看起來很和善的中年男子,穿著白色襯衫配西裝褲,聽完我們的來意後再翻了翻我們的護照,接著他問了我們一句話:『你們信教嗎?』

還沒進門前我就一直在思考這個尷尬的問題會不會被問到,結果真的要接招了!我說道:『無論信甚麼宗教,但我們相信我們所做的事,沿路呼籲大家多種樹保護地球絕對是對全人類都有益的事!』,張主任沉思了一下說道:『我們這裡有提供給教友休息的房間,你們可以在這裡休息…』,對我們來講這句話就等於天堂之門為我們而開了,實在太感動了!

行李都安頓好之後張主任邀請我們一起共度晚餐,晚餐有玉米粥、小菜、饅頭以及千層餅,這些全都是教友自己做的,味道吃起非常清淡,卻都有濃濃的人情味!張主人告訴我們觀音堂這裡已經有一個多月沒有降雨了,這裡地勢也比較高造成水留不住,水資源非常匱乏。教堂內有水龍頭可以取水,但房間裡還是會有個水盆放在鐵架上讓人洗手,目的也是為了省水,所以晚上我們也用臉盆裝水在房間裡用毛巾來擦澡,一起來節省水資源。

教堂裡的廁所也是一條溝的,雖然乾淨不會臭,但是這條溝是沒有隔開的,所以變成一個開放式的空間,第一眼看到時還挺傻眼的。刻意等到夜晚人靜時去解放一下自己,享受一個人獨處的寧靜,結果竟然碰到一位大哥也進來作伴,褲子一脫就蹲在我隔壁坑,既然來人家的地盤就該融入他們的生活,陪大哥聊天來化解我內心的尷尬,也算是體驗大陸獨特的社交方式。

路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