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 5:00,今天的鬧鐘不再只是參考了,而是正式的起床鐘。因為要爬大山,所以一定要早點起床出門了。早晨氣溫只有八度而已,可以明顯感覺到陣陣冷風往衣服裡竄。

平涼是個大城市,而我們住的也算是市中心的地方,但五點鐘了卻沒看到幾輛車走在大馬路上,感覺整個城市都還在睡,只有我們是醒著。

賓館管理員是個老先生,一人躺在走廊的床上,而大門被大鎖鎖著。看他這樣睡挺不忍心的,但還是必須把他叫起來幫我們開門。樓上的門開了,但我們的單車是鎖在一樓櫃台裡,再打通電話請老闆娘來開,只見老闆娘帶著睡意的面容幫我們拉開鐵門,經過這三天的觀察,有趣的是他身上穿的衣服竟然連續三天都一樣!是她太愛這套衣服了,還是…?

影子就像虛擬夥伴一樣領著我們往西前進。兩旁的地貌也有了些變化,黃土開始多於綠地,跟想像中的甘肅越來越接近了。可以觀察到路樹的種法已經不再只有把土填平而已,而是用土圍著樹呈現一個傾斜的凹坑,目的是讓乾燥的地方也能透過傾斜的角度將露水或任何水資源更加集中給樹來使用。進入了比較乾旱的地區,連新建好的廁所都因為缺水得大門深鎖,只能去使用不需要沖水以及打掃的茅坑,體驗恐怖的"黃金傳奇"!

牧羊人帶著羊群在草地上閒晃,拉車的大嬸根路邊放牛的大叔聊著生活的近況,眼前一幅和樂的鄉村田園風情,在看到大型工廠矗立在河谷之間後有了巨大改變。這裡的山河氣勢,有台灣太魯閣的感覺,但由於山中有砂石礦場,硬是將山壁開膛剖肚,迷濛遮天的白沙密布,把每一座山頭都染上了塵灰,重車揚起的黃沙更讓我們前途渺茫!如此大好風光變成如此下場,更是叫人不勝唏噓阿!

終於來到中國的重要轉折點"六盤山"腳,這是我們將要面對的第一座大山,垂直爬升有將近一千公尺之高。家裡住台北已經習慣跑遍大小山頭,但從來沒有試過負重六十多公斤爬大山,對我來說將會是個全新的挑戰。

準備上山就遇上兩位騎友下山,男的叫武洋是個山東人,帶著點山東味的腔調告訴我們:『我這路一樣要到蘭州,但目標是要登上拉薩…』。女的叫娟兒是這裡北邊的固原人,穿著牛仔褲還戴了頂牛仔帽,身旁正放著孫燕姿的音樂,看起來酷酷的感覺。兩人本不認識,但在路上相遇後決定一起結伴同行玩了幾天。他們剛從從六盤山下來,建議我們不要翻越六盤山到蘭州,改走往北到娟兒家鄉固原市再往西到蘭州,但我們時間相當吃緊,雖然走固原市的地勢相對平坦,但里程也因此拉長許多,所以保險起見還是決定按照原計畫前進。武洋原本打算陪同娟兒回固原市,但知道我們也是要去蘭州後開始猶豫不覺,娟兒要他就直接與我們同行,這樣路上有伴比較不會寂寞。

這個叫武洋的小夥子,剛剛跟我們討論路線時,就在我們眼前直接把糖果紙丟地上,當下真想給他點教訓。但想想既然都加入我們了來日方長,我們推廣種樹的"新綠"之餘如果還能讓一個人也能"心綠",相信會更加有意義。

山路呈現之字形環繞在整座六盤山上,這裡的風景非常獨特,由於這裡平地的可耕地有限,路上寫著"建設一千萬畝梯田,推進農村經濟發展"的大型標語說明了一切。與山西看似人為卻是自然的階梯狀地形完全不一樣,在這裡就像走入真實版的等高線圖一樣,一座座梯田山彼此相連形成壯觀景象。

六盤山上有個"紅軍長征紀念館",武洋告訴我們這裡是重要的革命聖山,毛澤東萬里長征到此還寫下了"清平樂,六盤山"一詩,足見六盤山的重要性。

登這座革命聖山還可以觀察到大陸的獨特開路工法。在台灣碰到山我們會用隧道打穿,或是將其繞過造路鋪橋,在六盤山上只要碰到山擋路,就相切蛋糕一樣直接把山劈開出一個缺口,讓馬路穿過車輛也得以通行,這樣的工法相信是最經濟且有效率的做法,但整個山頓時變得太有"特色"了,成為爬山時特別的風光。

能直接穿過不用爬過整個山頭,對於我們用雙腿與大山拼鬥的騎行者來說絕對是一大利多。原以為今天爬山會累個半死,但奇蹟似的今天整個人像是重新活過來似的,身體狀況達到出發以來的巔峰,一路帶著TOPEAK拖車以及六十多公斤的行李抽車上山頭,享受好久沒有的海放快感。

等高線圖上海拔六盤山的山頭有2800公尺左右,實際上到2300公尺左右就有一座2385公尺長的隧道直接貫穿,省下爬一座五指山的體力。隧道口車子大排長龍,有公安在指揮僅有單向可以通行,公安揮了手要我們先通過,整個隧道成為我們四輛單車的專用道,隧道中有輛重卡好像發生了交通事故,車上的貨物散落一地堵住了一個車道,這也難怪只有單向能通行了!從黑暗中騎出回到光明,出口處一樣車龍長串等著要過山。第一次看到設在山上的收費站,從圍欄旁的縫隙鑽過去要格外小心,不小心撞上還是會摔個四腳朝天。

辛苦上山換來的就是爽快下山,這邊路況不錯大家都加足了馬力一路狂飆。過了個山頭風光有些不太一樣,兩面山頭就像左右春聯一樣,放有巨型宣導字樣"治理水土流失"以及"加強生態建設",這就說明了這個區域的政府正在推行的政策。大部分看到的都是希望人民可以更文明或是提倡兩性平權的思想,第一次看到有以生態保護為主軸的訴求,讓我對寧夏省開始另眼相看了!

如果光說不做就是作秀了,不過這裡看起來像梯田的山丘,開始種起了一株株的小樹苗,為這不協調的大地注入重生的希望。在有路樹陪伴的馬路上享受山林風光,一路下坡還有戰利品可以撿,這些掉在馬路上的是一包包的餅乾,跟剛才在山洞中看到掉落一地的是同樣的東西,剛好拿來幫午餐加菜。

過了六盤山就屬於隆德縣,這裡也是我們看到座多苗圃園的地方。難得可以碰到培育樹苗的源頭,我更要把握機會去請教專家,接下來甘肅與新疆一代的氣候環境將越來越嚴峻,人和植物的生存都將要面臨很大的挑戰,所以找到合適的品種以及用對的方法來種就顯得更加得重要了!

在一位苗圃園李老闆的介紹之下,我們才知道原來隆德縣是"生態林業縣",不只是政府用退耕還林政策來支持,民間也會在暑假期間投入綠化造林的行動。武洋告訴我們在他小時候課本都說大西北是一遍荒漠,但現在看過去已經不是這麼一回事了,成果已經非常顯著,李老闆還說最大的變化就是連夏天都跟著清爽起來了!

武洋了解到我們這次不光只是個單車旅行,更希望邀請更多的人一起來種樹,喚起大家對於環境保護的重視。他要老闆不要收我們的錢,算他也要參與一份幫我們出錢,而李老闆這時說道:『你們這個活動也算我一份吧!…』,這時大家都笑了!感謝李老闆對於我們活動的大力支持,免費贈送我們四株耐寒又耐旱的"紅葉小柏",也讓我們真正了解到,大陸已經有一群人意識到,開始為環境的保護付出實際的行動,真是教人敬佩又感動!

看到路中央高掛著"甘肅人民歡迎您",不到一天的行程我們從甘肅進到寧夏,了從寧夏又再回到甘肅了。這裡的景色依山傍水,美得就像一幅畫一樣,但仔細觀察會發現怎麼會有樹和農田都泡在水裡?附近就有一處水庫,讓人想到當年為了三峽大壩也讓不少民宅、古蹟也都沉入水底,該不會在這裡也即將要上演同樣戲碼了嗎?

靜寧縣就未在水庫下方的山谷中,面積不算大,從山上就能眺望整個城市的樣貌。我這次帶上路的GPS,除了可以方便我們得知目標城市的剩餘里程,在平涼時也是透過它找到當地的出入境管理局。用它查了縣城內教堂的位置,結果這次目標位置沒有任何教堂,路上碰到一位騎自行車的楊老師說要帶我們去教堂,於是就跟著他背後來到市區外的一處高地上。

高地上有座公園和劃分清楚的一塊塊菜園子,而教堂就藏身在這些菜園之中,三顧茅廬後才等到教堂有人出來,但結果無法讓我們在裡面過夜。於是楊老師開了他的菜園子讓我們在裡面搭帳篷,幫我們去提水來,還拔了一大把他自己種的青菜要為我們的晚餐加菜,實在太讓人感動了!

夜深了,菜園馬上就融入在黑夜之中。還好有TOPEAK的超亮車燈為我們留一盞燈,晚餐大夥就在楊老師的"開心農場"內席地而坐,渡過一晚"田園"生活。

路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