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不知道為什摩,半夜都會莫名提早驚醒,但在西鞏驛這卻過了一個很舒服的夜晚。天還沒亮就把大家都挖起來,因為今天要直奔蘭州了,全長將有130km左右,並且還要過幾座兩千公尺的山,將會是我們出發以來最嚴苛的挑戰!

昨天我爆胎之後,Fleur今天出發前也破胎了。招待所的小狗昨天看到我就叫,今天卻看著我搖尾巴,雖然坐在旁邊用牠那不屑的狗臉看著我們修車,至少還挺乖的就賞你 一塊餅乾吃吃。KENDA外胎陪我們走過大半個中國,兩千多公里後才破胎,比想像中還要強上許多,這讓我們對於接下來的行程也更加有信心,雖然不清楚未來幾個國家的狀況,但要比中國路況再更糟的我看應該也不多了。

既然要長征早餐就要把肚子加滿在出發,一碗豆漿配上一塊荷葉餅,另外帶了一塊幾乎快跟臉一樣大的桃酥餅當午餐在路上吃,進甘肅以後土豆就經常被加在各式餐點裡面,連今天的荷葉餅也不例外,餅皮像是蔥油餅,內餡加了土豆、紅蘿蔔等青菜,有飽足感又好吃。

離開西鞏驛馬上就進入大山環繞的公路,雖然不算太陡,但還是要爬上兩千多公尺的山頭。公路邊碰到一些在種田的大審,Fleur跑去幫她們拍些相片,對方還很熱情的要請他吃隨身帶的土豆,讓人感覺到鄉下地方濃濃的人情味與純樸。

看到一個牧羊的大爺站在一棵樹中間,像是一個人被關在籠子裡一樣,原來是為了摘樹上的葉子餵他的羊吃。大爺告訴我,他把羊身上的毛取下之後就會把羊賣掉,一隻可以賣到三千塊人民幣,剩下的羊毛可以再另外賣個價錢,在我聽來真的不是很多,但在這裡物價來看也許夠他們過個大半年了。雖然住在土地貧瘠的大山之中,但從他們眼神中看不出任何痛苦或不快樂,看到的是知足所帶來的快樂,一樣也可以活得很幸福!

昨天經過了代表每個人生日的312國道里程碑之後,今天同樣又有個讓人期待的數字就是“2012”!辛苦翻過第一座山,到了之後發現同樣對這里程碑有興趣的不只有我們而已,已經有不少騎友在上面作過文章,留下代表自己的印記,有幾個還只早我們幾天路過而已,可惜沒能碰上。

很明顯過了定西之後,路況開始變得不是很理想,雖說是國道但路況卻坑坑疤疤。讓人懷疑,難道那些管路或是政府官員都不用走國道嗎?對於這樣的路況怎麼會那麼無感呢?想好好走個平路也要膽顫心驚的,下坡更要提防隨時有打滑的可能性,結果Chiwen就在這時候鍛鍊了!這時拿出TAYA特別設計的快扣,不需要工具就能輕鬆把鍊條扣好在上路,幫我們省下不少功夫,果然方便!

中午大夥不去餐館,因為在這荒郊野外也沒有餐館可去,在路旁找了樹蔭處,幾個大餅、蛋糕、餅乾,再配上剛剛換來的大土豆過一餐。炎熱的太陽下,樹蔭成了最好的安眠藥,大家都用自己最舒服的姿勢睡午覺。

進城前我們準備翻過最後一座高山,就算去拉薩也從沒爆過胎的武洋,也撐不過蘭州的顛簸。幫他把車搞定後Chiwen跟著也發難了,這次不是爆胎不是斷鏈也不是跳齒,應該是路況的顛簸造成的貨架螺絲斷裂了,這次就沒Fleur上次來的幸運,螺絲直接斷在車架裡,想盡辦法要取出來根本不可能,只好先想辦法撐進蘭州再找車店幫忙了。

蘭州在我心目中一直是個很神祕的地方,從一棟看起來像寺廟的屋頂卻有一個月亮裝飾的房子開始,我開始重新認識想像中的蘭州。這裡被光禿禿的群山包圍著,是個跟台北很像的盆地地形。越進市區越是驚奇他的繁榮,綠地與植栽比想像中還要多,就像沙漠中的大綠洲一樣,很好奇我們一路走來都是趨近乾旱的狀態,像這樣大的城市水要從哪來?要摘種多少作物才能填飽這裡眾人之口呢?

期待進蘭州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想一品有名的蘭州拉麵,進城後第一件事先問當地人吃哪一家店最道地!沿路問了兩個路邊的大哥,答案都是:『吃金鼎拉麵吧!』,大家都這樣說應該是不會錯了。

金鼎拉麵位於市中心的東方紅廣場旁,門上的匾額寫著很豪氣的“蘭州第一麵”五個大字。麵有分寬或細麵,附有小菜、蛋和湯,要價就要10塊人民幣,加牛肉一盤要另外再加10塊人民幣,看那一盤盤薄到不能再薄的牛肉,心裡就在滴血,但都來蘭州就給他痛快吃一頓吧!很快所有餐點就各就各位了,關於蘭州拉麵的傳說都即將在此時此刻解開謎底了!吃了幾口麵之後老實講沒有甚麼驚豔的感覺,問了大家答案也幾乎差不多。湯頭雖然還不錯,但還不足以讓人喝了會痛哭流涕,感覺台灣拉麵還比較好吃,這下蘭州拉麵的神話在我心中已經完全破滅了…

帶著失望的胃離開餐館去找住宿,比前幾天好一些,大城市洗澡不再是選購而是必備的。不小心找到一家有個台灣車友住宿的招待所,雖然車子要自己搬上二樓,但還是決定住下來了。聽老闆說是位台灣的退休校長,也是從西安過來的,已經在這住了幾天,可惜只見其車不見其人,可能已經睡了。

已經與世界脫軌好幾天了,所以找了一家有免費上網的咖啡廳大家就宅在一起,坐到十二點店都要打烊才離開。夜裡的蘭州有夜市,店面也都開到比較晚,是目前我到過的大陸城市中少數晚上還可以這麼熱鬧的地方。

回到賓館終於見到那位神秘的台灣朋友,是位苗栗楓林國小退休的李校長。在甘肅這還能碰上老鄉,這種感覺真的很特別,大家也跟著閒話家常。巧的是校長店內之前來過一位中鼎的客人,跟他提過他們公司有位年輕人要走西安到烏魯木齊去歐洲,而那位年輕人正式Chiwen。校長也正在規劃這條路線,本來想與我們聯繫一起同行,結果後來計畫有些改變,但命運的安排又讓我們在此相聚,實在是太有緣份了!

路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