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星期六,上次住在小學也是星期六,剛好周末學生都放假去了,沒有人來到學校。把教室桌椅恢復原狀,推著單車上馬路。苦水還在沉睡時,我們悄悄的離開。

大清早我們跟著苗圃園的老闆到他的園子裡繞,找尋合適種植的品種。出發前大家總是對於我們樹苗從哪裡來?你們懂得如何選擇適合當地的樹苗嗎?充滿了各種質疑,但其實這一切的問題並不像想像中如此困難,只要找到對的苗圃園,老闆就會幫你找到合適的樹種,你想知道怎麼栽種、選擇甚麼樣的環境,專家都會告訴你。重點只在於你願不願意真正付諸行動,無論是問或是學習!

坐著三輪野雞車,像雲霄飛車一樣搖搖晃晃的走在凹凸不平的產業道路。這一間苗圃園幾乎佔據了整座山,老闆帶著我們繞了一大圈,可惜他這沒有適合我們放在TOPEAK拖車運送的小樹苗,最後帶我們到他朋友的苗園裡才挑到合適的。

對於這樣邊騎單車、邊找樹苗、邊邀請沿途居民一起來種樹的活動,對於活動以及旅行如何找到一個平衡點,我們也越來越駕輕就熟了!中午在餐館吃頓飯,吃到後來從餐館的餐桌,變成到餐館的菜園跟老闆全家一起種樹,人的距離也因此而拉近了。騎車運動做環保,種樹回饋大地還能交朋友,真是一舉數得阿!

來到甘肅以來,帶著白色小帽、屋頂掛著半玄月的建築越來越普遍。在永登縣裡我們瞧見賣著傳統清真大餅的店,還有標有伊斯蘭教協會認證的清真食品丁娃燒餅,雖然人還在中國土地上,但開始感受到一些異國風情的味道了。昨晚餐館的老闆告訴我們,由於回教徒在飲食上有一些傳統的規定,所以在挑選食物時無論是在餐館或超市,都必須要選擇有標示"清真食品"的才能食用。仔細看身邊的飲料食品上的包裝,真的也都悄悄出現了相關認證標誌,這也就演變成回教徒飲食習慣中的一個特色了。

離開蘭州之後,我們已經從1500多公尺一路爬升到永登的2000多公尺,不知不覺就來到比六盤山還要高的2300多公尺的地方。由於海拔是慢慢累積的,其實沒有特別感覺到有高山症或不適應的狀況發生,倒是眼睛好像有點花了,前方山頭竟然出現了白塔瑪尼堆,還有五彩經幡旗隨風飄揚,這些應該在西藏才會見到的場景,怎麼都一一出現在眼前?難道我們真的跑到拉薩了嗎?

瞧瞧GPS上顯示這裡叫做"天祝藏族自治縣",這下終於明白了,原來我們來到藏族的自治縣,難怪感覺跟到西藏一樣。在市中心我們找了間賓館,安頓好住宿問題,這時在蘭州碰到的李校長竟然也趕上我們了,巧得是竟然又找上同一間。校長碰上我們說道:『你們那天走了以後我一直很掙扎,所以就一路飆來找你們…』,看來這一切不是巧合了,已經是冥冥之中命中註定的事了!

天祝的街上有很多用棚子搭起的一間間店鋪,裡頭賣的都是各式小吃炒菜,是這裡獨特的街頭景象。其實分不清漢族和其他族要怎麼分辨,但走過擺雜貨的大街隨便問一下老闆是哪裡人,回答全都是中國少數名族,有的族還聽都沒聽過,讓天祝這個地方更增添了不少神祕的色彩。

既然來到這麼特別的藏區,就想來嚐嚐藏族的特色料理,晃來晃去大部分餐點的名子都見過,唯獨看到一個很奇怪的詞稱作"搓魚子",進去瞧瞧就知道是甚麼了。搓魚子這名子上有魚字,但實際端上桌的卻是碗沒有魚的麵,原來這麵是用藏族人最愛的糧食青稞與麵和合之後,在將其搓成長條的形狀,由於搓出來的外型像是一條條的魚,所以青稞搓魚子麵就因此而得名了。這一路我們吃了川味的蓋澆麵、河南的燴麵、陝西的油潑麵以及蘭州的拉麵,現在加上藏族的搓魚子麵,在中國可說是麵麵俱到,雖然對於還是習慣吃米飯的我吃到有點怕了,但還是讓人好奇接下來還會有甚麼樣特別的麵會出場?

繞著大街回到賓館,還沒有跨進門,我就看到有兩名公安正在櫃台,這下馬上從平靜提升為一級戰備狀態,接下來的一切就像諜報片中情節一樣真實上演…

PM 5-19 21:12 地點:賓館總部。敵方派出公安正在賓館總部向櫃台特工逼共,特工Fleur著臉變裝後,躲過敵方視線安靜上樓待命,特工JEJ與其他特工聯繫後在超市會面,原地監視賓館總部的所有動靜,待敵方離開後,迅速返回賓館總部進行營救任務….。

雖然我們很機警的沒讓公安碰著,但殘酷的事實是我們竟然被出賣了!有人跑去派出所通報說有外國人住宿在這間賓館,所以公安就來查了,除了要我們準備搬家之外還要我們去拍出所報到。另外老闆也出賣了我們,當初跟我說的是不會有問題,結果到頭來我們又再次碰上大麻煩了!

大夥帶著憤憤不平的怒火直衝派出所兒去,這下可熱鬧了,一個大陸人、三個台灣人再加上一個法國人全都擠進辦公室裡。派出所員警一樣端出那句聽到都會背的官方說詞,要我們搬到涉外賓館去。既然這樣我們面對這事也有一套"SOP程序"了,就開始輪番上陣吧!第一招同胞戰術無效,換第二招裝窮戰術一樣無效,公安說道:『這邊是藏族以及少數名族比較多的地方,所以狀況比較複雜…』,這裡的公安實在太不通情達理了,我們連最後一招街頭戰術也沒用,沒招了就只好就這樣"盧"下去了…

經過一個多小時的折騰,公安請示過上級領導立即做180度的大轉變,讓我們可以繼續住在原來的賓館。大家回到賓館還搞不清楚為什麼突然有這麼大的轉變時,賓館老闆跑來問我們:『你們有人是記者嗎?』,原來當時在辦公室的時候我一直在偷拍照和錄影,結果技術不好被公安看穿,但他以為我是記者所以跟領導報告此事,或許是擔心相關照片或影片曝光後會對他們不利才因此轉變態度。這下我才終於恍然大悟兩件事,第一件事:原來偷拍也可以幫助我們,第二件事:原來我偷拍功力太差反而是這個事件的關鍵!

雖然過程不太愉快,但至少還是和平落幕。反而是賓館因此而收到一張400塊人民幣的大罰單,這下看你們以後敢不敢亂欺騙客人!

路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