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樓,賓館微暗的樓梯間"歡迎再來"的字樣格外刺眼,經過這一夜我們又再長一智了。住宿前一定要確認賓館有跟公安通報過,其餘免談!

櫃台小姐叫住我們,除了武洋之外一人一張紙上頭寫著"境外人員住宿登記表",是公安特別送來賓館,要我們離開前詳細填寫完這些表格。填寫目非常詳細,感覺就像個紙版的房客登錄系統,雖然我們人都要走了卻還要留下這些資料,我看上級是怕會出事,至少他們還有這些護身符可以告訴別人,我們在他們的轄區都是有照著規定來的。

在城市裡,天祝是個到處都有鷹架、起重機的地方,到處都看得到有一大片正在興建中的房子。大廣場上一樣打著大大字樣"位人民服務",從東到西不變的道理。街道上一樣看得到"台北"字樣的婚紗店,看來打台灣牌在藏區一樣是很時尚。要不是進城前看到代表藏族的白塔瑪尼堆以及五彩經幡旗,這裡其實就跟其他城市一樣平凡。

出城市外,這裡不再是高樓,而是樹林下的矮房。有趣的是剛好有卡車運來一個個綠色的大箱子,而家家戶戶都用推車裝載再運回家安置在門口,這東西上寫著"管制惡習,愛護家園",到底是甚麼東西這麼厲害可以"管制惡習"?換個角度看上頭畫著一個人丟垃圾到垃圾桶,這下明白了,原來這東西是政府發送的垃圾桶,要大家不要再亂丟垃圾了!

政府有這樣的決心固然是好事,但看到另一邊有個五歲都不到的孩童正在路邊燒垃圾,感覺格外諷刺。如果環境意識再不抬頭並向下紮根,大陸的未來恐怕就會像這團正被燃燒的垃圾一樣,一去不复返了!

一個山東小夥子、兩個台灣工程師、一個法國女老師再加上一個台灣退休校長,我們旅程至此開啟新的一頁。還記得四年前計畫之初還只有我和Chiwen兩個人,出發前四個月我們遇上Fleur得加入,四天前我們碰上了武洋,再加上今天李校長的正式加入,我們已經成為一支五個人的車隊了。

四年前看的"練習曲",環島的一切都還歷歷在目,如今我們真的為了四年前的決心付諸行動,也走到這了,感覺就像還在做夢一樣。但這夢我走得很踏實,走得沉穩,走得堅定,我會把它完成,不畏懼接下來還有多大的難關!

的確在我們前方就有一個最大的難關"烏鞘嶺"要面對,但在看到那座大山前我們看到一個婦人正徒步推著看起來像行裡的東西緩緩前進著,好奇湊過去跟她聊聊。不聊不知道,聊了更是嚇一跳,站在我們眼前這位年過六旬的婦人姓隨,退休前是北京大學的教授,還當過四年北京大學的黨書記,中國國務院副總理的口袋人選李克強也都是她的學生。這資歷一攤出來,就是個大人物,但怎麼會一個人隻身於此?

隨老師退休後希望追隨佛祖修行的路線,不吃水果和油脂,只吃花生、大豆以及方便麵來充飢,希望透過這樣的修行來更接近佛祖。推著行李徒步了200多天來到這裡,其中拉薩也完成了,將近92天餐風露宿於街頭,平均每天都得走上六七十公里路。途中碰過藏敖和野猴王包圍咆哮,她都是靠著對於佛祖的信仰來渡過一個個險境。今天她跟我們一樣從天祝出發,但凌晨四點就出發才到這,晚上預定要到古浪休息,幾乎跟我們今天要完成的里程差不多長。越聽越是讓人覺得不可思議,七十公里的路我們光騎都累了,隨老師卻用那超人般的意志力來完成苦行,更是讓我們感到慚愧不已。不再耽誤隨老師的時間,大家相互道別,祝福隨老師可以平安抵達印度完成修行,阿彌陀佛!

國道慢慢遠離左側的山脈拉攏右邊的山脈,而右邊這座山脈就是在蘭州時聽幾位大叔提到過"陰寒高濕"的烏鞘嶺。離我們漸行漸遠的左側山脈已經完整露出整個山頭,綿延的山脈頂著靄靄白雪,拌著我們繼續前進爬升。在山腳處有個工程正在開挖一條穿過山的隧道,看來連最後一絲絲偷懶的幻想也破滅了,還是老老實實地用雙腿去征服我們將面對的第一大挑戰!

看著一輛輛重卡從我們身旁走過,它們的引擎面對如此大山也不斷發生掙扎的聲音,感覺並不會比我們輕鬆太多。我因為氣胸而不用當兵,所以對於高海拔以及需要大肺活量這件事,一直都非常擔心,還好透過適當的踩踏與換氣,這一些擔心都變成多餘的。路面後方慢慢浮現一個藍色立牌上面寫著"烏鞘嶺"幾個大字,終於站上這座將近3000公尺的山頭。管她甚麼陰寒濕冷,大家用自己想要的方式來慶祝這一刻,但我只想靜靜地坐在草皮上遠眺雪山沉思。

翻過山後,緊接著就是長達14公里的長下坡。路況雖然很棒,但在這裡可別急著衝下山!跟我們一樣想翻過山的車可多了,不過特別是小車沒幾輛重卡滿天下,一輛輛載滿貨物的重卡,就算爬得吃力也要佔據對向車道來超車。

登頂時已經過中午了,在半山腰找了間小館吃飯休息。看隨老師如此苦行,我身上沒有她口中的方便麵但卻有方便飯,送了她幾包路上吃,結果隨老師還回贈我們一大包花生。這下午餐除了我自己的炒飯,武洋特愛點的土豆絲,還有隨老師的花生,又是頓豐盛的午餐。

過了烏鞘嶺之後,整條國道就在一條河谷中前進,而這條河谷就是所謂的"河西走廊",因為在黃河的西側因此得名。過了隨老師今天預計要抵達的古浪縣,整個城市如果沒有那些亂七八招的標語,幾乎就只剩一遍土色溶入在這片土山之中,別有一番"古"味。這裡的國道好像開始變回"古"路一般開始變得很不像話,石子路與碎石參雜,震到手碗都跟著開始痠痛。

好不容易接近到一個叫做黃羊的地方路,面才又緩轉些。雖說是個鎮,但所經之處房子不是很多,有些說是房子但更像是廢墟,路邊盡是沙子、土地,整個就像電影中美國牛仔站在西部大街的場景一樣。在大陸,國道通常只會經過城市的邊緣,大西北這邊相對發展沒有東部熱絡,若想要找食宿就必須往更市中心走才行。聽了幾位路上大叔的指示,上了一座翻越鐵路的橋之後,進入眼簾的新市鎮宇我們近來所看到的真是天壤之別!

路上問賓館碰到一個開車的大叔來搭訕,說要介紹我們一個更合適的賓館,大叔還拍胸脯向我們保證價錢絕對實惠。想不到競爭之激烈,當街就開始在搶生意了!跟著開車的大叔來到一排外觀很新的樓房前,這裡有很多工人正在施工,看來這樓剛完工沒多久。

招牌上看上去有"賓館"兩個字,但有趣的是前面名子竟然用一塊紅布給擋住了,問了老闆才知道這間賓館還沒開幕,目前在試營運當中,所以招牌的名子就必須先該起來。這是我們第二次住在"試營運"的賓館中,設備新穎沒話說,價錢一個人只要20塊人民幣就搞定,沒有比這更棒的選擇了!

路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