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裡有一口井,井的口就只有水桶這麼大而已,得自己出力把放下去的水桶再拉上來。一大清早起來第一件事就是都圍到這口井邊來,喝水、刷牙、洗臉全都離不開它,就像電影功夫裡的那個水龍頭一樣,但至少這裡不會有包租婆因為不繳租金而斷水。

六點半學校就有學生來上課了,我們也早早收拾收拾吃早餐去。七點半學生來得差不多了,就讓我們來為他們先上一堂種樹課。師長加一加幾乎都快跟全校學生差不多數量,這群學生真是幸福。一樣的活動但觀察他們的反應就顯得害羞許多,跟我們幾次在學校所接觸的學生相比,可以很明顯看到城市與鄉下小孩的明顯差異。這也是某種形式上的城鄉差距吧!

元山子是位於一處高地之上,離開村莊後緊接著就是眼前一望無際的大平原與一條長直的大斜坡,馬路旁的立碑"軍民魚水情"就為今天的旅行揭開了序幕。

看似長滿綠草的土地,近看卻成了四分五裂的土塊,感覺任何一滴水滴到地上立刻就會化成微不足道的水蒸氣消失在空氣之中。一道道裂縫都比我的拳頭還寬,裂痕又很深,可以看出這塊大地對於水有多麼可望了!

好奇用手撥了一塊土起來看,看起來就跟我們北京吃過的壓縮餅乾一樣,水分被榨乾之後可以很明顯看到像千層餅一樣一層層堆疊起來的痕跡,可以一片片將它們分開來,再用點力整個土塊就瞬間化為細沙隨風飄盪而去。

也難怪在如此極端的環境下,這裡的種樹法則也開始出現了非常特別的現象。剛進入甘肅時可以看到路樹旁會被堆起一圈的土堆,目的是在澆水時可以讓水更集中在主要的根部區域,讓樹可以充分吸收。但在這裡由於過於乾旱,只澆水可能連樹都來不及吸收就被乾渴的土地給吸收了,因此會發現路樹像被種在一條渠道之中,就像淹水一樣的特別景象。

在這些乾旱地方還是可以看到大陸政府努力維護路樹以及路景。很多地方雖然已經遠離市區,依然在路旁還是會有路樹相伴左右,不但美觀也增添了生氣。有些地方還會用好幾種不同的樹一排一排往外種,走在其中還以為走在一片樹林裡,走到路樹的盡頭後一切又原形畢露,不過是把一排路樹變成一層路樹,但如果再繼續努力下去說不定下次再來就真的是一片森林了!

今天的路上特別熱鬧,第一位我們碰上的韓大哥騎著越野機車,機車上貼著大大的"西藏之旅",他打算再花四天的時間就要到達拉薩,到了以後還要再騎回來,一天都要騎上四五百公里之遠,雖然是騎著機車,但光聽還是覺得不可思議!韓大哥還秀給我們看他的"賽手"證,是他參加新疆越野車拉力賽的選手證,想不到站在我們眼前的不只是位騎士還是位鬥士!

跟韓大哥話還沒聊完,這次一口氣又來了六位機車騎士,看他們的陣容可說是大陸版的不老騎士,目標同樣也是要去拉薩,更是讓人敬佩不已!一路上碰到這麼多人都要去拉薩,去拉薩已經儼然成為大陸的全民運動,也讓我發現大陸壯遊的熱絡已經超乎想像了!

告別了機車團來了個單車團。這次碰到兩位騎友是從新疆過來,目標要到東北去。不知道是新疆太冷,還是他們怕冷,已經接近夏天的天氣他們卻一人載了一條棉被。更犀利的是其中一位竟然穿還穿著牛仔褲騎單車來到這裡,相信這樣磨練磨練也練就出一個鐵屁股了吧!如果不是看到他們大包小包的行李,還真不相信是要跑長程的騎行者。

一進到酒泉我們就先準備好一批當地的耐旱品種─水蠟木,若不是聽專業苗圃的介紹,要是在路邊碰到我會以為這樹已經死掉了。原本還期待能把樹苗直接種在酒泉當地的學校裡,但大城市裡的學校可就不像鄉下地方這麼容易了!不但有些作業程序,想找個校長也實在不太容易,只好打消念頭了。

嘉峪關距離酒泉不到二十公里,最後決定一次加碼到那,也讓今天的里程達到139公里。出發前規劃單日里程都控制在一百公里左右,但不知不覺多騎了是我們出發以來騎最遠的一天,但體能上卻沒有因此而感覺到疲勞或不適,不知不覺在我們準備進到最嚴苛的戈壁灘前,身體也已經準備好了!

連接酒泉和嘉峪關的路實在很不平靜,到處都在修路施工,還可以見到聯結車載著比車身還巨大的金屬管在路上跑,就算修好的路雖然平坦但卻也是步步危機!單車騎久了,對於路面上的一點變化都會特別注意。遠遠路上就看到有一根根銀色的東西,走近看不得了竟然是一根根的鐵釘,多到連閃都閃不了!還是幫忙撿起來救救路上蒼生,阿彌陀佛!

到嘉峪關後找了第一間教堂,因為怕公安會查所以不方便收留我們。校長和武洋找了間旅館決定住下,但也不知道從哪聽來他們住的那條街裡隱藏著"特別"的行業,聽著聽著不管是真與否還是另外尋個健康點的地方為妙!

市中心又找到了另外一間基督教會,遠遠就看到高掛在屋頂的十字架。教會的藍色小鐵門隱身在茂密的綠色枝葉中,像是到了伊甸園一班神秘。來應門的于大哥是個很和藹的長者,帶我們認識這裡的領導張大姐,聽到我們要騎單車去梵諦岡大家都開始感興趣了起來,腦中也跟著冒出許多疑問,但至少我們也有一個好的歸宿了!

路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