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再度和校長以及武洋會合後我們…還是上高速。這次陣容龐大,還在擔心會不會碰到阻礙,到了收費站竟然沒半個人而只有取票機,真是貨真價實的如入無人之境了!

早上車子不是很多,太陽一直被烏雲包圍著,就算已經待在高原上生活好一段時間了,但早上的冷空氣直接吸進身體裡,久了還是會感覺不舒服,只能努力向著前方的晴空踩踏,試圖擺脫烏雲的陰霾。

今天又是戈壁灘的景象,路旁完全沒有任何變化,唯一的變化就是可以用身體去感受溫度隨著太陽升起而有所不同,幾天騎下來之後大概也可以歸納出戈壁灘的氣候變化。早上沒太陽時溫度偏低,隨著太陽上升後溫度會開始升高,但騎車時還是偏冷,手和喉嚨會需要更多的保護。大概到了九點過後太陽的溫度會開始發威,騎車不再覺得冷而轉變為涼快的感覺。到了接近正午時,氣溫也是最高的時候,如果沒有風吹的話會開始有炎熱的感覺,若有風吹著就算太陽再大也不會感覺不舒服,但這時候的水分補給就顯得更加重要了!

路上碰到一團新加坡來的遊客,可能我全身都包得緊緊的,看起來像個外國人,看到我就劈哩啪啦的一直用英文跟我對話。比較有趣是大陸人很喜歡問車子多少錢,而新加坡人比較在乎你要去哪以及相關活動細節,雖然都是華人但從這就能看出不同生活背景的差異。

接近中午時開始颳起了大風,更慘是竟然吹起大逆風,坐在路肩吃個午餐都會被突然颳起的沙塵與碎石襲擊。天空的雲朵也抵擋不了強風的逼迫而飛到千里之外,頓時中午的上空整片晴空萬里,但對我們來說這就是痛苦的開始,只有以龜…速…緩…慢…前進了…

因為風實在太大所以乾脆提早休息用午餐,等風小些再做打算,沒想到這一休息後想走也走不了。拿出的食物差點被吹走,想睡個覺嘴巴也會吃沙。看風完全沒有想退去的跡象我們還是得繼續上路,時速錶一直在每小時五公里的上下跳動著,最糟糕的就在我們奮力抵抗這看不見的敵人時悄悄地形成了!晴空萬里的藍色從遠處開始迅速的被一層黃色給取代,高速的長直路面也頓時縮短到只剩百呎之距,這個看不清楚樣貌的黃色怪物就像一面牆壁一樣往我們正面撲來,當我真正看清牠的真面目時一切已經太遲,牠已經捲起身後的千軍萬馬吞噬了眼前的世界,也包含了我們…

風聲夾雜著黃沙與碎石的摸嚓聲,就在耳邊用力咆哮。就像電影神鬼傳奇中一場沙漠風暴吞噬飛機的場景一樣,在現實世界中竟然真實上演著!要不是有ADHOC特殊設計的防風鏡保護著,我看連視線都要被黃沙給完全遮蔽住了。風暴過後一切很快又再度歸於平靜,我們各個就像剛出土的兵馬俑一樣渾身是黃沙,但不變的強風很快就把不屬於我們的一切又再次帶走。

剛修完這堂大自然給我們上過的震撼教育後,繼續和那頑強的風勢增取那一點前進的空間。就在我們都已經幾乎精疲力竭之時,對向車道出現了一台警車停在路肩,員警示意我們停下並朝我們走來。上高速這麼多天以來最擔心的事,就在最難熬的這一天發生了!

這時腦中突然閃過應急之策"台灣人把面罩遮起來,法國人把話說明白"。我跟Chiwen把臉包得密不透風不發一語的站在一旁讓公安不知道我們是哪國人,由Fleur來出面假裝聽不懂中文用英文跟公安對話,只見公安們聽到冒出來的是英文,向互看了幾眼說道!『他只會講英文耶!怎麼辦…,你記得危險的英文怎麼說嗎?…』,最後只好用人類最原始的肢體語言比手畫腳大戰了幾回合。

最後夾雜中文、幾個英文字以及肢體動作的意思是想說:『你們注意安全,前方的風很大不要再騎了,趕快找個地方休息"sleep"…』,這下才了解他們是帶著善意來的。看著他們很努力想讓我們了解,還差點笑出來,但老實講對於他們是有點愧咎的。各位公安大哥們放心,我們一定會趕快找個地方多起來"sleep"!

早上努力騎了大半里程,距離目標瓜州縣也不過四十多公里,硬撐了一小時,里程就像被黏住一樣還有三十公里,照這樣計算恐怕連七點我們都到不了目標的城市瓜州了。看到校長和武洋已經搭著攔到的車朝著我們揮手,想繼續堅持的心再也守不住了,我們也開始在大陸的第一次攔車。在高速上攔車實在不太順利,大部分看到你揮手反而往內側車道躲,比較好的以為你在跟他打招呼會回以喇叭聲加微笑,最後只好回到G312國道上攔車,才順利地找到願意幫助我們的人。

坐在車上看著司機大哥在看似越野賽道的國道上飛馳,擔心後頭單車的心情也隨著每一次車子的癲波而有所起伏。還好一切很順利到達了瓜州市,雖然有種不是很完美的感覺,但至少大家都平安了。

聽當地人說,像今天的狀況只是家常便飯,把Fleur人跟車一起捲倒的龍捲風,當地人笑說只是"小旋風"!晚上聽校長解說後更為震驚,我們今天走過的地方大陸用"陸上三峽"來形容,風力發電的產能媲美三峽大壩的水力發電,是全世界風力發電最強勁的區域之一。聽完大家也就明白了,難怪我們會騎得這麼辛苦了…

路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