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王校長請學生幫我們把放腳踏車的教室清理乾淨,讓我們在學校借宿一晚。應該是個平靜的夜晚,但腦中卻一直想著即將要面對的嚴酷戈壁灘,越想就越是無法好好入眠…

想避開炎熱的中時段,早起出發絕對是最明智的選擇。出發時間我們可以選擇,但道路上我們已經完全沒有選擇了!從地圖上來看,原先還有苟延殘喘的G312國道可以選擇,但接著從瓜州開始地圖上也不再有它的位置,國道與高速已經合併成唯一的一條道路,也就是說通往新疆之路只剩下高速別無選擇了!

一上高速第一個醒目的路牌上寫著”柳園:65km,哈密:353km,烏魯木齊:943km”,意思就是說我們還得再用環台灣一圈的距離才有辦法到達新疆的省會烏魯木齊,也難怪新疆省是大陸面積最大的行政區了。

一路持續延續瓜州的”氣”勢,所到之處都能看到成群結隊的風力發電機還有數以萬計的高壓電塔,矗立在沙漠之中。幾天下來也漸漸習慣在一成不變的風景下騎行,比較有變化的就剩下沿路提示的路牌,看著公告里程牛步般的緩慢減少,還有不斷出現”注意橫風”的提示,除了持續向前之外就只著聽風所訴說的故事。

走在如此無趣的地方,只要眼前有些新事物那怕不怎麼起眼,都會被放大來檢視。像這樣一段大戈壁灘中的長直高速,一上來就是幾百公里沒有交流道,要是走錯了可真的是非常麻煩的事,道路設計人有想到這點,挺貼心的在高速上設立”迴轉”道!原本還在想連高速都能迴轉那不是非常危險的事,原來是設計一個像交流道的引道繞到橋下後再回到對向車道,這樣就合理多了。

昨晚在瓜州碰到幾位年輕人邀約我們去音樂酒吧同樂,想想後知道自己如果沒有睡飽隔天騎車一定會很痛苦,而且也不想因為自己而拖累到團隊的前進,所以也就婉拒了。校長和武洋打算要睡晚一點再出發,但Chiwen已經開始騎到撐不住了,為了安全起見還是在路邊先睡一會兒在騎比較安全。

怎麼腳步越踩越牛步…越踩越吃力…,逆風雖然有但還不至於影響這麼多,停下車檢查了一下答案智然明瞭。原來輪胎中鏢了,這時需要把輪子拆下,把胎挖出來補好再裝回去,最後把氣打滿一切就大功告成了。所有工具我們每個人都有一組,但就在這時候我的打氣筒竟然怎麼打都沒辦法把氣灌進去,轉身看看Chiwen…,剛剛還要我等他睡個片刻的人,有精神後不知不覺也不見了…

好吧!又剩下我一個人了,輪胎補好沒辦法打氣,手機早在幾天前因為路況太”震”也不知身處何處了,實在是”人在囧途,身不由己”啊!只好把手放在空中甩,碰到誰都不用管,把面罩都掀起來,把風鏡都脫下來…

我除了單車外後頭還加過了一節TOPEAK拖車,所以以空間來看要當作兩輛單車了,小車絕對沒輒,只好把握每一輛出現在眼前的重卡。很幸運一輛紅色重卡停下來,說一說他願意載我一程,幫我把東西一起搬上重卡。

一上車就覺得這車很不一樣,裝備很新還有很多地方連塑膠套都還沒拆下。司機全大哥告訴我,他這趟是要幫公司把車子開到客人那交車,一路要從山東開到烏魯木齊。他們每一次交車,公司都會給他們一個固定的時限以及薪水,而在路上所有的花費全都包含在薪水裏頭,所以為了可以多賺點錢,所以會把時間壓縮到最短來完成,藉此可以省下更多食宿的費用。烏魯木齊距此還有九百多公里,全大哥說他明天就會抵達了,因為一天下來都要開個七八百公里路,明天到了以後在搭火車回來接下一個單子,也因此延伸出一種特別的工作機會。

這下變成我超前抵達柳園的交流道了,在一座高架橋下躲太陽等大夥人跟上,結果遠遠只出現了一輛單車。依車型看不是我們的人,這位騎友叫做”李濤”,他到這名子我差點就要拿起電話撥給TVBS了,不過在大陸的他應該不知道這名子在台灣有多響亮了!

李濤從蘭州來,他跟上我時就跟我說:『我終於趕上你們了…』,聽完這話我頭頂多出了滿滿的問號,我不記得我們在大陸有上過任何媒體,他是怎麼知道我們的呢?原來在蘭州的時候李濤就碰到了校長,從那得知了消息後就一直想跟上我們。可惜李濤的假有限,得用最短的時間抵達烏魯木齊,所以今天要繼續前進到我們明天才會抵達的星星峽,可惜無法同行,但還是祝福他一路順風!

目送李濤離去沒多久,我突然全身變得不對勁。整個胃都開始翻滾了起來,胃裡的東西就像已經上膛的子彈一樣,更搞得肚子更加疼痛,突然間這發子彈已經無法再受我控制而擊發了!整個食道都可以感覺到有股力量不斷在上升,最後全部從口中宣洩出來…,這不是唯一的一次,接著上吐下瀉的折磨連番上陣直到杜子裡一點東西都不剩…

終於Chiwen和Fleur趕上了,校長和武洋沒過多久也都追上我們了。原來一早身體就感不對勁的Fleur,到現在還是很不舒服。大家討論一下也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只知道五個人的隊伍已經有兩個人掛病號了。

下交流道後不到三公里就能到招待所,但對我來講此時此刻都像是永遠都到不了的距離。全身開始冒起冷汗,車身也開始跟著搖搖晃晃地前進,腳下每一步此時也都顯得格外沉重。一到招待所就是上床躺平,也不知道昏睡多久,只知道醒來後該是吃晚餐的時間了。

柳園鎮中心距離我們住的地方還要再走上四公里,身體狀況還沒好轉下也只好搭車前往了。結果碰上的不是不願停,就是想要趁機哄抬價錢,好不容易才碰上一位好心來自山東的于大姊願意載我們一程。于大姊是來這裡工作的,今晚就住在市區裡的賓館,還告訴我們要是回程需要幫忙可以再上賓館找她,大漠雖然無情但人間還是自有溫情!

要上到鎮上來,除了想找個醫生或買些藥來吃,另外就是招待所附近的物價實在高得嚇人。短短不到五公里的距離,這裡的八寶粥只要3塊人民幣,但在賓館附近卻叫價到4.5塊人民幣,幾乎跟搶劫沒甚麼兩樣了!

中午只吃一罐八寶粥果腹,想到鎮上好好吃頓熱食。結果香噴噴的牛肉麵端上桌,一口麵都還沒吃完肚子又開始天翻地覆起來,筷子也不敢碰了,只能趕快跑廁所。唯一的公廁卻是噁心到快要人窒息,更讓人生氣是像這樣等級的地方竟然還好意思伸手向人收錢,實在因為情勢所逼不然這口氣可吞不下去!

這生中很少像今天這樣,一碗麵幾乎原封不動的浪費掉了,心中實在不好受,但也莫可奈何。想吃的吃不了,那晚餐只好來喝藥了!聽藥局的醫聽了我描述的狀況後研判可能是中暑了,再加上水又喝得太少才造成這樣的情形發生。

所以無論如何,”水”已經是我們接下來能否平安渡過難關的順利關鍵。今晚就好生休養,明天要前進戈壁灘!

[vc_gmaps link=”#E-8_JTNDaWZyYW1lJTIwc3JjJTNEJTIyaHR0cHMlM0ElMkYlMkZ3d3cuZ29vZ2xlLmNvbSUyRm1hcHMlMkZkJTJGZW1iZWQlM0ZtaWQlM0QxeUY2Z1h0aUxaNmNKYzdxQmZUakpkbjM1VG9nJTIyJTIwd2lkdGglM0QlMjI2NDAlMjIlMjBoZWlnaHQlM0QlMjI0ODAlMjIlM0UlM0MlMkZpZnJhbWUlM0U=” title=”路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