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密市是個悶熱的地方,感覺跟在台北的夏天挺像的,晚上穿個短褲睡個覺起來腿還流了點汗,感覺連晚上都開始有夏天的感覺了。

Fleur還需要辦理最一次的延簽手續,但出入境官員看見他是騎單車來,所以硬是不讓她辦理,只好把希望放到下一個大城市吐魯番了。大夥在招待所外的大街上用早餐準備出發,在這裡第一次瞧見聽聞已久的新疆大餅─囊。

每塊囊都比臉還要大卻只要2.5塊人民幣,一片片全都黏在裝了炭的甕子裡烤,薄薄一層上面帶有白芝麻,吃起來有點像餅乾又像麵包,味道香又好吃。老闆告訴我們只要不潮溼的情況下就不容易壞,所以可以多買些當乾糧帶著在路上吃。

離開市區尋找高速的蹤影,兩旁景物越走越荒涼,走到鋪柏油路面的盡頭,只剩下碎石子路。明明路都還沒接上高速,路到這就開始不修了,只能一路搖搖晃晃的走上交流道才解脫。哈密是一路走來第一個交流道沒設收費站的大城市,高速上也看得到機車穿梭的身影,難怪大家都說到了新疆以後高速都不管了!

上高速後又一大段路只開放單向車道,正好就成為我們獨霸的單車專用道。有些路段因為工程還未完成,也有看似車禍後未處理完全的現場,但還有些路段竟然被狂風吹來的黃沙給吞沒掉了,厚厚一層沙就直接佔據在車道上,實在不可思議的場景,卻也成為我們玩起沙畫的絕佳場所。

土地又再度變得貧瘠,但又沒有大戈壁那樣死氣沉沉,路上還是可以見到一小遍一小遍的綠地在荒地中求生存。奇怪是今天這路上是更適合人居住的地方,但竟然沒有任何休息站,僅有對向車道的路間有一間小屋,有農民以三輪車載了果子上高速來販售之外,就沒有任何商店以及人影了。

甚麼都沒有的情況下,就還是靠著自己屯的食物來過一餐。早上多買了一碗冰豆漿放在保溫瓶裡,豔陽下能有這般享受再配上囊,就是很棒的午餐了。水喝完了路上有從北方引水往南送的渠道可以裝天山雪水,比起喝礦泉水還要實在得多!

一路又面臨緩上坡與逆風的雙重考驗,身邊夥伴卻一個個都失去繼續奮鬥的毅力,試圖藉由身邊經過的卡車來尋求解脫的機會。Fleur一個人騎在前面早就不知去向了,其他人一個個拉到車之後頭也不回就走了。其實一直想要跟進,但感覺實在太危險了,最後就只剩我一人獨自面對考驗與孤寂…,好不容易在一處叫做"山道嶺"的交流道才又跟上所有人。

今天經過的交流道不超過三個,再前進也不知道還有多遠才碰得到,順著山道嶺的交流道看過去像是有些城鎮的樣子,就此打住應該是比較明智的選擇。感覺就像回到甘肅元山子一樣,店家稀稀落落帶有著荒涼的感覺。路上店家多是些修車以及餐館為主,不過挺有趣是餐館幾乎清一色來自武洋的故鄉山東,真好奇為什麼這麼多山東人要大費周章跑到大西北這荒涼的一角來開店呢?

以逛大街的心情走過一家家店門口,討論著該去哪家進行消費以及住宿的打算。在一處岔路路口又看到公路局的建築,整棟建築十分新穎,庭院裡種滿了草皮綠樹,甚至還有園林設計作為前庭的裝飾。眾人還在議論像這樣的地方或許沒有那麼好康了,但光猜測是不會有任何結果的!我直接進到辦公司詢問可否,公路局領導同意我們可以搭帳篷在庭園裡,住宿不就輕鬆搞定了。

一位公路局的舒哥告訴我們,不到兩公里外就有市區,建議我們去那裏吃選擇多又划算。跟著他告訴我們的方過去,一座城鎮逐漸顯現在一條下坡之後。想不到我們真的來對地方,這裡雖不是很大的城市,但物資卻相當齊全。

整座城鎮當成大賣場一樣逛,菜市場補充水果,超市補充零嘴,餅店多買些囊帶著啃。走過大戈壁後對與補給這件事,無論是吃的或喝的,能多帶都會盡量加到滿,畢竟接下來幾天的路況一樣十分不明朗,能做好萬全的準備再上路總是比較安心。

晚餐就一起把中餐的部分在這裡一次補上,正當大家都吃得過癮時,但說也奇怪一場雨來的急又磅礡,頓時我們的晚餐饗宴全被打亂了!放下手邊的晚餐,大夥趕緊把車子移到棚子下避雨,我們的裝備都是選用TOPEAK防水系列,在雨中就比較無後顧之憂。但武洋的裝備可就沒這麼幸運了,連最重要的睡袋都濕了…,最後校長陪武洋去鎮上找招待所住了,而我們等雨後再重返公路局。

這雨真是下得又猛又短,來得快去得也很快,漆黑的天空洗過後馬上清空萬里。回到公路局,舒大哥說下過雨後不適合再搭帳棚了,本來以為是要我們另尋落腳處,結果他告訴我們會議室現在有人在跳舞,等結束後就都是我們的空間了。

果然建築外觀新穎,連內部會議廳的設備也不是蓋的。木製地板的大空間,有床墊可以讓我們自行取用,有乾淨的衛浴環境可以洗澡,就連辦公室的無線網路也分享讓我們使用。天底下竟然有這麼好康的事,搞得比住在旅館還舒適,實在太讓人不可思議了!

有了幾次的公路局經驗後,除了旅館、學校、教堂以及帳篷之外,在新疆因為有多處道路都在大興土木,公路局確實變成一個很不錯的新選擇。所以誰說在荒漠就得過得很艱困呢!只要你敢嘗試,荒漠中也會出現五星級旅館!

路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