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哥告訴我們,這是養護站第一次接待像我們這樣的旅行者,而且也是他一次碰到台灣人,更不用說是法國人、荷蘭人還有瑞士人了,搞得像聯合國一樣熱鬧。

把剩下的五包米全煮完,大伙吃了一頓難得的咖哩飯當早餐,身子也跟著暖起來。外頭還在下著雨,氣溫也瞬間低了不少。李大哥說這是非常難得碰見的,不過說也奇怪,我們走過非常乾旱的地方原本也都幾個月不見降雨,結果卻都被我們給碰上了,感覺就像我們帶來了久旱後的甘霖。

荒漠之大,旅人卻能在此一角相遇,真是緣分的巧妙!出發前大夥一起合影留念互相為彼此打氣,由於他們的行程也接近尾聲了,留下彼此聯繫方式,或許等到歐洲之後就有朋友可以招呼我們了。

靜靜的離開紅口就像我們悄悄的來,因為風聲並沒有讓我們有太多發聲的機會,不斷與我們面對面咆哮,提醒這裡還是百里風區,不要忽視它的存在!

熬到鄯善東收費站風才漸漸小了,氣溫也明顯變熱了許多。終於走出第二段險惡的大戈壁回到文明世界,就像進到哈密一樣,久違的綠色又再次回到這塊大地。眼前景象開始由葡萄園來取代,處處可見盡是空洞的奇怪土屋子,全都是為了用來風乾葡萄所建置的晾房,成為進入鄯善後的一幅奇特風景。

已經好一陣子不見養蜂人在路邊賣蜂蜜了,進到鄯善前還是一片大漠時,我們竟然在高速上碰見了蜜蜂!一隻、兩隻、三隻…,一隻隻就在我們眼前亂竄,荒漠中草木不生哪來的蜜蜂,實在叫人百思不得其解。一直到下了鄯善交流道後,在路邊終於找到解答。

距離遠遠就看到有很多黑點聚集在一輛紅色卡車四周,走近後才驚覺這些黑點竟然都是一隻隻恣意起舞的蜜蜂。在大陸蜂農會隨著花季來遷移,用車把集密箱運到其他合適的地方來繼續採蜜。但我們碰到的卡車,並沒有把整個車廂內的集蜜箱封閉起來,所以就算卡車在移動蜜蜂一樣可以自由進出,才會有荒漠遇蜜蜂的怪事發生!

可以吃的只剩一包泡麵,喝的水也剩不到半壺了,整個人像餓死鬼一樣逃離了大戈壁。一進城當然要好好犒賞一下自己的胃,還不到市中心就急著要點東西來吃,吃完拌麵到超市繼續買冰吃。看別人吃自己也會忍不住繼續加碼,好像怎麼也吃不飽一樣…

鄯善縣城是個四周被戈壁跟沙所包圍的城市,能看到跟鳴沙山幾乎一個樣的大沙丘矗立在路的盡頭,不知道還以為自己又回到敦煌一樣。想感受鳴沙山又不想花大錢的人,這裡絕對是個再好不過的絕佳選擇!

在街上沿路問人附近是否有水源,可以讓我們在旁搭帳篷,跟著灌溉渠道我們走進了小巷與田間。很幸運遇到一位維族的大哥"阿合買提買買提",阿合買提大哥用帶有口音的普通話邀請我們到他家去搭帳篷過夜。

阿合買提大哥的家以及晾房是用土製方塊砌成的,除了全部自己蓋之外,都是就地取材用當地的土來作為建築的材料。晾葡萄的工作要等到九月才開始,作法就是用鐵絲穿過整棟晾房,上面直接掛著葡萄來曬,等葡萄被自然風乾之後就會掉到地上變成葡萄乾,接著就可以出售了。

大哥的主要工作是種植葡萄,平時也會另外去找些其他工作來做。進到寬廣的庭院裡堆滿了各式各樣器材,感覺很像正在製作些甚麼,想必和院子深處停了一台大型三輪車拖不了關係吧!

這台三輪車車頭是用機車零件,座位後頭放著一個引擎,實在讓人好奇它的功用到底為何。校長一看就說這是架飛機,阿合買提大哥笑著公布答案,這的確是架飛機,把已經拆下放在院子裡的機翼裝上,這架飛機還真的飛起來過!聽完不得不敬佩阿合買提大哥的智慧與勇氣,套一句大陸的用語"這實在太牛逼了"!

這裡調皮的男孩子們都脫光在水裡嬉鬧,而小女生則站在一旁看,武洋跟Fleur最後也跟他們打成一片,上演了一場潑泥巴大戰,瞬間暑意全消。有他們在一旁戲鬧,雖然熱鬧但洗起澡來也顯得不自在,還好有家長把他們帶回家,才終於可以好好洗澡了!

等嫂子下班回來,阿合買提大哥用三輪小卡車載我們到街上繞。大夥擠在車上穿越沒有路燈也沒有鋪路的小徑,在顛簸的路上快速行進,很有野地冒險的感覺!阿合買提嫂的普通話不太行,只能簡單地與我們溝通,但從他的眼神與笑容,可以感受到她的愉快與熱情。

車子走上正道之後,阿合買提大哥把車停在加油站。觀察他加油的經過才知道,在大陸目前還沒有設置給機車類交通工具專用的加油機,加油前必須先拿一個大茶壺去裝油,然後再回來自己加進車子來完成加油。

夜裡的鄯善市區燈火通明,來往車輛不算太多,倒是觀光用的馬車和驢車滿街跑。這些車子會沿著主要馬路來回繞圈,上都有個很有維族色彩的大棚子,遊客向外沿著方形的車體坐著,雙腳掛在半空中,隨車前進。阿合買提大哥見我們對此挺有興趣的,為了讓我們可以好好拍照,還繞過頭去跟著驢車跑,比起專業導遊絲毫都不遜色!

首先我們來到市區裡的大廣場,這裡跟過去看到的廣場最大的不一樣就是這裡更像是個兒童樂園。有類似台灣的撈魚攤位,但在這卻是用釣的,而且還真的有人釣得到。有溜直排輪區,至少同時有三四十人在滑行,個個都像職業選手一樣身手不凡,以極快的速度在一個方形花圃四周兜圈子。有個垂直彈跳區,用護具綁在身上後用力在彈簧床上跳,看那些頂多小學年紀的嬌小身軀,在將近十公尺落差間跳躍著,老實講還真替他們捏把冷汗…

另外還有紙發出聲響的射擊遊戲、彩繪陶土娃娃的攤位、可以模擬騎馬的玩偶,以及多到說不完的遊樂設施供大家玩樂。看阿合買提大哥的兒子玩得不亦樂乎,這就是孩子們的快樂天堂,也是大陸特殊的廣場文化。

逛完廣場接著去夜市吃宵夜去,逛完一圈種類不外乎就是烤肉、水餃、麵以及砂鍋。進新疆後看到的全都是這類的餐點,盡情的吃肉卻看不到蔬菜的蹤影,還真懷疑他們每天這樣吃,蔬果的攝取真的夠嗎?

時差的關係,跟著北京時間走的我們已經都面帶倦容,但對鄯善人來說現在十一點精神還好得很!回到家中繼續拿出在路上買的啤酒到房裡繼續喝,主人的盛情邀請大家只好打起精神繼續給他"乾了"!

看起來像是客廳的房裡,有一個鋪著毯子的高台處,每個人坐的地方女主人會幫我們再鋪上一塊布,就跟我們坐三輪車時一樣,這代表對客人的禮遇與尊重。邊喝啤酒邊看阿合買提大哥與嫂子的結婚照片,阿合買提大哥說很高興能認識像我們這樣的朋友,每個人還各送一顆當地特有的新疆玉石當作禮物,據說是用來保護我們一路順利平安。

代客如此之誠意,實在讓人印象深刻。因為這樣一個特別的緣分,讓我們在新疆認識了第一個維族朋友─阿合買提這一家。

路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