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阿合買提一家人,我們決定給再次復活的G312國道一次機會。兩旁的路樹隨著離開市區後又跟著消失,大地的樣貌又回到沙子與塵土在公路的兩旁。

走了二十多公里的戈壁灘,在一片荒蕪後又再次出現一遍藏身在山谷中的綠洲─連木沁鎮。整個小鎮風貌幾乎就是縮小版的鄯善,很明顯可以看到寸草不生的沙丘環繞,鳴沙山般的景象這裡一樣也看得到。越來越覺得鳴沙山要不是有月牙泉這奇景,不過也是新疆尋常風景了!

鎮上享用漢餐式的包子配稀飯當早點,感覺踏實又滿足!吃多了就想停下來好好休息,悠閒的邊用電腦邊喝好吃的甜稀飯。這裡的早餐店開始賣起了奶茶,本來還想點碗來喝看看,但聽到Chiwen說奶茶竟然是鹹的,馬上打消想嘗鮮的念頭,還是繼續吃我的甜稀飯比較實在。

Fleur今天又要趕去吐魯番辦延簽,而武洋也陪她先走了,剩下我們三人等休息夠了才懶洋洋的再次上路。才離開小鎮G312國道又再次被壓在高速之下不見蹤影,眼前的高速護欄有道缺口,一眼望過去不上高速也沒路可走,但上了又必須逆向行駛,在旁工作的當地人說道:『沒事!上去後馬上有地方可以再走回到順向車道…』,以最快的速度離開逆向車道,直到車道間的護欄消失後,一次在高速上穿越四條車道回到安全的路肩,等一切都回到正軌後才得以鬆一口氣。

也不知道走了多遠風景單調的戈壁,路邊又開始有葡萄園出現,還有看起來清涼無比的溪水川流而過高速之下。每經過一條洗水都會有一股衝動想下去泡個腳清涼一下,這個念頭一直到碰上四個在玩水的維族孩子後終於化為行動。放下過往的包袱,就在高速上脫光衣物換上四角褲,就讓我們也一起下水吧!

在高速車道中間的溝渠裡,三個大男人與四個維族小男生的邂逅就從玩水開始。他們先是用維族語言想跟我們溝通,看我們表情困惑後才硬是擠出不太流利的普通話來,雖然不太懂他們想表達的意思,可是這又何仿?臉上燦爛的笑容就是最棒的語言,大家照樣玩得很開心。

看他們在水裡又是跳水、又是倒立,個個都展現神勇的樣子,但一離開水面後溫差實在太大,馬上雙手抱著身子一直發抖個不停,樣子實在挺逗趣極了!另外對於我們擺在一旁錄影的攝影器材尤其感到興趣,他們幾個輪流在鏡頭前開始玩起自導自演的遊戲,玩得不亦樂乎。跟他們玩在一塊感覺就像回到童年一樣,讓我重新記起純真的美好!

回到高速上,剛退的暑氣馬上又圍繞到身上,想起沿路碰到騎友們說的炎熱,在這裡已經逐漸能體會到了,但遠看右手邊的天山依然是白雪罩頂,比起走在祁連山脈旁,這裡更有寒冬與酷夏的強烈對比。

越是接近吐魯番,地貌又開始有了明顯的變化。整個山形出現由上而下的條紋狀,整遍山都呈現火紅的顏色又乾又熱,也難怪視線所及沒有任何生機,只有路邊出現牌子寫道"火燄山"幾個大字!

水怎麼喝好像都解不了渴,就連滴到地上的水馬上又化為蒸氣消失在空氣之中,火焰山果然名不虛傳。雖然山頂沒有冒火,但車錶上的氣溫顯示已經突破至46度的恐怖高溫,現在也不過六月初剛進入夏天就是如此溫度,想必大暑之時要突破50度應該也是再平常不過的事了。過了山口之後下坡到地勢較低的平原,吹來的風只有焚風,就算躲在陰影處吃午餐一樣感覺不到一絲清涼。

吐魯番的高速看不到交流道,只有一個個十字路口,跟走在一般道路沒有太大的差別。這裡民房幾乎家家樓頂都有用來風乾葡萄的晾房,街道上有葡萄藤蔓大道,都非常具有當地特色。另外無論是建築的設計、文字和語言也都帶有濃濃的異國風味,感覺就像身處中東地區的城市一樣讓人目不轉睛。

到武洋幫我們找好的招待所發現了很多奇怪的事。在門旁有用樹支撐起的茅草屋頂下放了一排床,有不少人就這樣睡在那,我猜是比房間更便宜的露天床位吧!但連洗澡間裡頭也擺了床,這就讓我真的百思不解了?這裡取水很方便,也不像是會缺水的地方,但只見住這的房客裝了一大桶水卻只用毛巾擦擦身子,真是越看越糊塗了?

澡都洗好正在呼呼大睡,聽到要登記住宿才發現我們不能在這間招待所過夜…。跟其它我們碰過相同問題的城市一樣,因為登錄系統需要身分證字號,無法登陸護照號碼,而老闆娘又說吐魯番這裡查得很嚴,所以無法接待我們。Fleur需要一間能開立住宿證明的旅館,才能符合辦理延簽的條件,最後只好匆匆忙忙收拾行囊,換到一間有登記系統的賓館,關於住宿的問題才終於解決了。

新的住宿地點正好是在維族聚集的區域,除了一間牛肉麵館之外看不到任何漢餐的影子,麵館招牌上寫的各式麵食,進門後只剩下牛肉麵一種選擇,雖然不太甘願但不想只吃烤肉當晚餐,所以還是吃了!逛維族的市場就有趣多了,各式維族人的服飾、回教小帽、頭巾或是生活用品、毯子掛滿了店鋪與攤位,路上行人不是頭戴頭巾就是帶著小帽,況街就成為貼近維族人生活的最佳方式。

經過一攤在賣紅棗汁的攤商,飲料直接放在冰櫃裡用勺的賣。先用玻璃杯喝了一杯實在太過癮了,跟水一樣一瓶只要一塊人民幣,便宜的實在不像話,用寶特瓶再裝一瓶帶回賓館當水喝,終於在這讓人發燒的城市找到退暑的感覺了!

路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