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沒有像今天這樣沒壓力的睡到自然醒,就連昨晚昨天幾點睡的其實我也搞不太清楚了。要到下午Fleur才能拿到延簽,大夥繼續待在吐魯番。

賓館吹冷氣上網到中午,退房後各自去找尋自己喜好的角落打發時間。校長坐公交車去逛街,武洋跑去找網吧打遊戲,Chiwen繼續待在書局裡看書,而我和Fleur則去找有冷氣的漢餐餐廳吃飯兼納涼。

為了因應這般酷熱的氣候,當地竟然沒有使用冷氣,而是使用一台稱作"濕簾冷風機"的機器來散熱。這東西就像裝在鐵箱裡的強力風扇,雖然看起來結構很陽春,但風吹起來絲毫不輸冷氣房一樣涼快!

長滿葡萄藤蔓的長廊樹陰下吃冰棒打網誌,嘴裡冰涼但渾身還是發熱。看著電腦螢幕想擠出幾個字,但實在熱到讓人發昏想睡…,網誌沒寫成,想找個地方好好休息,但又越坐越熱,走到哪裡都一樣有讓人發燒的感覺。

吐魯番有個別名叫做"火州",盆地中心海拔為-154公尺是全世界第三低漥處,再加上四周的山嶺高聳,更造成內部受熱快而散熱慢,形成了夏天高溫乾燥的氣候,其蒸發量是降雨量的百倍甚至是數百倍。如果說哈密像個蒸籠,那吐魯番就是個超級大烤箱!

日照長的關係,都已經五點鐘了太陽還是熱力不減,持續在為城市加熱。當地人在家門外都會放一張木床,下午兩點到五點太陽最大的時候就休工,躺在木床上乘涼休憩。吐魯番政府明文規定只要氣溫到達48度時就不必上工,可是當地人都說官方公布的錶定溫度最高永遠只會停留在47.9度,也就是說政府說的就當參考,反正不管天氣如何都還是得乖乖工作!

終於等到拿簽證的時間,大夥決定往市區外騎,目標只要找一個好地方搭帳篷就滿足了。離開市區一直往西走,街道兩旁的現代大樓又回歸到傳統式維族庭院,路樹變成一片片葡萄園,最後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個山谷與湖光景色,今晚的搭帳棚地點就決定在這了。

順著山勢我們找到溪流,跟著溪流走進樹林,樹林裡有幾戶人家,沿路有羊群和戲水的遊客,大家各取所需一起沉靜在這片美好之中。在我們搭帳棚時三個維族青年就直接蹲在我們旁邊看,試著跟他用普通話溝通結果他們也不太會講,只能任憑他們在一旁對我們指指點點,說著我們聽不懂的話,感覺很奇怪但也莫可奈何。

他們在一旁幾乎把我們身上有的東西都看光了,若有任何異心,對於外來的我們絕對是不利的。後來觀察他們會跟著羊群移動,有時還會對羊群指揮,才明白他們只是在此放牧而已,等羊群吃飽喝足後也就離開了。所有無謂的擔心也就丟到九霄雲外了。

在水資源匱乏的地方,能在這樣的山水之中盡情洗浴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搭帳的樹林旁有幾戶沿著山壁而建卻已經廢棄的建築,在山頭還有棟清真式的建築與房屋遺址,越看越是好奇,為什麼在這種地方會有這些建築?而這些人又去哪了?越是勾起冒險的靈魂,反正閒來無事就來一趟攀岩之旅,來解開這些遺跡之謎!

山壁是由石塊和沙子為主的,所以每踩一步都還要小心是否穩固,否則會像落石一樣直接往山坡下滾。沒多久Fleur和武洋也跟著爬上來一起加入冒險的行列。上了山頂又是另外的風景,湖的邊緣原來是個水壩,而清真式的建築其實是個家族墓園以及一遍荒涼。

意外發現一處被鐵絲網包圍並帶有攝影機監視的區域,想不到在這山頂處竟然藏著些不可告人的祕密,更是加深對於這個區域的好奇心。順著鐵幕外的輪印走,在山的另外一頭我們看到製造車痕的休旅車正停放在山壁邊,走到山壁邊又是另一個嶄新的世界呈現在我們眼前。

在山與山之間形成了一個很深的大峽谷地形,峽谷裡的水呈現綠寶石般的色澤,比我們搭帳篷旁的河流還要清澈,湖水畔還有草原,想不到就在一山之隔的地方竟然藏了遍世外桃源。車子主人在山谷內跟朋友正在釣魚,而我們則用最安靜的方式坐在山崖邊看著美景,聽著居住在山中的鳥兒清脆的鳴叫,直到太陽在十點鐘的時刻躲到峽谷的盡頭。

路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