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遍感受不到陽光熱力的山谷中,起床就成為一項嚴苛的挑戰了!順著樹林間的溪水走回大馬路,向西到一公里竟然來到路的盡頭,路牌上告訴我們這裡是交河故城風景區,所以代表昨晚我們也不小心住在風景區邊,真是個美麗的錯誤!

沒路了只好回頭再繞回高速上,離開吐魯番後又再次走在戈壁灘之中,一路從離開嘉峪關至今也已經經歷十多天的戈壁生活,早已經習慣只有沙子陪伴的風光。才九點風已經開始在戈壁灘上咆哮,太陽也不留情面的釋放熱力,夾帶著逆向而來的焚風,一路從早開始伴隨著我們前進,只能拖著無奈的步伐,撐著悶熱的身子,在時速個位與十位的邊緣奮力抵抗來自天地間的考驗。

出發時還只有23.5度,才過了四十分鐘馬上飆升到19度,馬上汗如雨下。這種環境下騎車,身上的水分消耗的也特別迅速,跟路旁的貨車大哥想要點水來喝,結果換來了一顆大西瓜相挺,在高速上躲在橋墩下吃西瓜,就是一個“爽”!

但吃完西瓜接著就要吃苦瓜了,前方又開始出現滿山滿谷的風車景緻,想不到離開吐魯番後還有一個三十里風區,只好兄弟登山各自努力了。說好規則有本事的就自己先拉車到前面去等,但這裡風實在有夠折磨人,經過一再地嘗試,我跟Chiwen兩個難兄難弟只能一起望著一台又一台的車尾燈嘆氣了!

就算嘴巴不張開,連呼吸久了都足以讓喉嚨感覺到明顯的乾燥,嘴唇被風吹到都桿到幾乎要裂開來,只能再喝水時試著滋潤一下來緩解。就這樣撐到最後一滴水都乾了,第一次在戈壁灘因為缺水而感覺痛苦,還好就在這關鍵的時刻前方又再次出現久違的休息站,撐過去就海闊天空了。

小草湖是我們一路走來最新最乾淨的休息區,有超市和餐館,還有乾淨又有提供自來水的公廁可用,光這樣就讓人感覺很幸福了。雖然知道休息站的價錢比市價貴上一倍,但還是買了冰和飲料好好犒賞一下自己,更重要是趕快拿出Lifesaver濾水器來加滿所有能裝水的容器。

經過我們幾個小時的休息,風絲毫沒有想減弱的意思,里程卻還有一大半要走,不然就得在荒漠中渡過夜晚。為了不要再跟自己過意不去,大家決定直接攔車到今晚目標的達坂城去。今天攔車不太順利,可能是太接近烏魯木齊了,空車的幾乎只有對向車道的,而與我們同向要去烏魯木齊的都是載滿貨物。沒辦法攔到合適的貨車,只好也開始攔聯結車。

攔了將近二十分鐘後,有一輛載著挖掘機的聯結車終於停下來願意幫助我們,司機大哥個個力大無窮,直接把整台超過四十公斤的車扛起來放到挖掘機的挖土槽裡不但安全又方便。但座位實在有限,原本想說可以趁機坐上挖掘機駕駛座,可惜無法如願以償,我和Fleur只好另外攔了一輛重卡隨後跟上。

載我們的重卡大哥叫做“克里木”,是維族人,說得一口流利的普通話,是我們接觸這麼多維族人中講最好的一個!克里木大哥告訴我們他這趟剛從俄羅斯回來,一天就跑了1400公里,這可是要花費我們將近半個月的時間他卻只需要一天!

因為跑很多國外線拉貨,所以中亞也很熟,可以接觸不同文化與不同國家的人事物,比起台灣的卡車司機怎麼繞都只能在島裡面轉,在大陸開重卡還真是令人嚮往的工作!不過因為工作關係一個月只能回家一兩次,能陪家人的時間真的就很少了。

小草湖到達坂城從窗外景色可以看到是必須要走一些山路的,克里木大哥還說今天的風小得很,真正颳大風時整條路是會全部封閉起來,整條高速會變成停車場,大家只能待在車子裡等待警報解除,很難想如果騎單車碰到那種場面要怎麼度過。用早上均速推估四十公里路應該要花個六小時才能完成,結果油門一踩不到半小時就抵達了,這樣有效率的速度實在讓人感動!

達坂城的風一樣很大,但這裡的天氣是涼爽的。在這個被山脈圍繞的地方,有青青草地以及放牧牛羊,輕輕鬆鬆走著邊啃食腳下嫩草,與數十公里外豔陽黃沙的戈壁灘有著天壤之別,宛如來到另一個世界一樣。

由於風實在太大,擔心帳篷會被吹走,不然在這搭帳棚絕對可以度過很棒的夜晚。好運之神最近一直眷顧著我們,在這裡也有公路局的辦公司,而且領導也同意讓我們借宿在員工宿舍裡。

有趣的是住在達坂城的人們竟然都不會唱"達坂城的姑娘"這首歌,那就由台灣來的退休校長高歌一曲讓你們聽聽!

路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