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雲氣漂浮在半睡半醒的稻田間,翠綠農田佈滿在細長的山谷間,這就是塔城讓人放鬆的早晨景致,如果沒睡醒還真以為是走在台東池上的感覺。

牛羊在大草地上漫步吃著草,河流與山脈在後作為背景,這樣和諧的風景開始從塔城繼續往北延伸。離開塔城後的風也跟著溫馴許多,終於能擺脫這道無形的阻力,讓我們通往烏魯木齊之路更加暢通無阻。

隨著里程數字進入倒數階段,高速上又出現許久不見的檢查哨。在北京到河北的交界處看過一次,感覺就像出國時過海關一樣,原以為每個省份間也都會設立來檢查,但直到今天要進入烏魯木齊才又見到如此程序。因此想必烏魯木齊不是個非常重要的地方,就是個不平靜的地方。

對於烏魯木齊的印象,知道這是個西部大城市,是古絲路上經過的城市,這是一個住了很多少數民族的城市,這裡也是個發生過暴動的城市。從新聞報導中得知近幾年的烏魯木齊實在不太平靜,爆發很多維族與漢族之間的流血衝突,也因此對於烏魯木齊以及維族人增添了不安全的想像。

直到在鄯善碰上熱情的阿合買提一家人,以及昨天幫助我們脫困的克里木大哥,才開始對於維族人有更深刻的了解。昨天在車上也同樣問到克里木大哥關於暴動的問題,他告訴我們關於暴動並不能把維族人直接畫上等號,只是極少數激進分子的暴力行為,絕大多數維族人還是跟和人相處很融洽。聽完他這一講確實也安心不少!

馬路越走越寬,一整排高聳的路燈與電線桿沿著馬路往市區延伸,圍繞在高速旁的山丘也很快地被高大的樓房給取代。進入新疆以來經歷了十多天的跋涉,走過渺無人煙的大戈壁灘、撐過寸步難行的驚人風區、熬過讓人發燒的炙熱盆地,我們最後才終於踏上西部明珠─烏魯木齊。

烏魯木齊的繁榮實在讓人嘆為觀止,高樓大廈拔地而起,街道行人來往車流頻繁。如此盛況完全不亞於北京中心,想不到貧瘠的新疆土地竟然能誕生如此超級城市,真是讓人開了眼界!

看得目不暇給,都差點忘了午飯還沒吃。在新疆不外乎就是吃烤肉與拌麵,但到了烏魯木齊一定得嚐嚐另一道地方特色美食─抓飯。維吾爾手抓飯的原料有羊肉、洋蔥、胡蘿蔔、葡萄乾、杏干、大米、鹽等,看起來就像炒飯。雖然已經不像過去用手抓來吃,但吃起來一樣很有獨特風味。

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旅行也是一樣。在蘭州初次碰到校長,在天祝再次碰上並開始加入我們西進隊伍,算算到今天為止也將近三周的時間。固然很多想法與意見會有所出入,但校長是一個很值得尊敬的長輩,年紀和我父親相當卻有如此勇氣與毅力,和我們這些年輕人一起拚搏,路上教導我們很多實用的技巧以及知識,是我們的戰友也是老師。

校長此行的起點在西安,而烏魯木齊是旅行的終點,接下來就要從烏魯木齊直接搭飛機飛回台灣。校長一直說終於能回到苗栗山上的家,好好泡一杯他最愛的咖啡來喝,聽起來真是讓人嚮往。不過我們已經站在通往西邊的門戶,全新的旅行才正要開始,回台後擇日"雲上山"再相會了!

和校長道別後,我們又回到六盤山前的隊伍。有位很神祕的先生他姓黃,大家素未謀面但卻在吐魯番就一直保持密切的聯繫,所以我們送走校長後的最重要任務就是要與他會合。跟著他提供的地址走,我們離開市中心來到一個看起來像新竹科學園區的地方。

有趣的是看看路牌我們正走在"阿里山街",而向左轉可以通到"澎湖路",向右轉則通往"澄清湖路",每個名稱都如此熟悉卻擺在讓人陌生的地方,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實在好奇這些名稱對於烏魯木齊人又代表甚麼特別的含意?

在靠近預定地時路邊開始有輛車子就一直跟著,我們向左他也跟著向左,我們右轉他也跟著右轉。直到他加速開到我們身邊搖下車窗,突然有個人竄出了車窗拿著一個有管狀的器材瞄準我們,就像諜報片情節真實上演!

看清車身上寫著"公益電影"幾個字,而那人手上拿的器材是一台攝影機,怎麼會有人突然跑來想拍我們,是來拍紀錄片呢?還是來監視我們的呢?該不會是幾次進出拍出所惹出是來了?所有答案在抵達一棟外型像個凸字又十分前衛的建築後都有了解答。

這位姓黃的先生是烏魯木齊開發區的書記,也是協助我們這次活動基金會高執行長介紹的。而黃書記知道我們會經過烏魯木齊也特別響應活動,要在開發區管理中心旁預留了空地要與我們一同種樹,連要種甚麼樹也都幫我們準備好了!

經過十多天艱困的大戈壁灘,雖然有綠洲但生長環境也都相對惡劣。在烏魯木齊這裡種了兩株長枝榆,對我們來說意義格外重大,這將是我們重新出發,讓綠色騎跡繼續向西方延伸的一個新起點!

種樹現場搞得像新建案的開土儀式一樣熱鬧,剛剛一路跟拍的也是黃書記安排的記者,除了記錄我們活動外也做了一個專訪。黃書記還幫我們每個人都準備了兩樣東西,一個是鑲有很多閃亮裝飾維族的小帽,以及一把維族人傳統樂器"東不拉",這些不光是代表著新疆的紀念品,更為我們深刻烙印下新疆人情味!
住宿部分已經幫我們安排好在市中心的一家商務旅館,有地方官員協助不但住得舒服,更不用擔心公安上門來找碴。
晚餐副書記招待我們吃新疆全餐,餐桌上全是我們一路上熟悉的菜餚,有五種不同配料讓我們品嘗的拌麵為主餐,再配上烤肉以及大盤雞來吃。搞了老半天從山西以來就看到的大盤雞,竟然是出自新疆而非山西,今天終於有機會品嘗了,實在太過癮了!
副書記告訴我們開發區發展的現況,剛聽他點名的數家全球五百大企業都已經進駐正在建廠,就覺得烏魯木齊的前景實在太驚人了,已經不再只是大陸西部大城而是放眼中亞的經貿重鎮。
餐桌上大家吃著美食也跟著閒話家常。副書記最後竟然把話題轉到我們最不願意碰觸的政治問題,雖然說來說去幾乎都是老生常談,我們只能用比較中立的字眼來迴避尖銳的問題。但副書記最後說道:『黨對於台灣問題已經明確排好時程了,在近年內便會有個了結,就請各位拭目以待!』。表情只能傻笑但心裡卻格外震撼,先不論是否為真,但以近幾年來大陸崛起的態勢來看,如果台灣再不努力,被解放相信也只是時間的問題了…

路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