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老師一大清早披了件白色的實驗服,好像正在他的秘密辦公室裡進行甚麼實驗。不管事甚麼我們也不得而知了,只能帶著更多的問號離開這個神祕的地方。看著曾老師目送我們離開的表情,好像在說著諜報片中的經典台詞:『如果我告訴你,那我就得殺了你!』。

離開一三四團場,從路牌上得知我們路上又陸陸續續經過好幾個不同編號的團場,看來有不少軍人都來到此地屯墾,也為荒涼的新疆貢獻不少心力。

往西走北以來,很明顯S201省道的車流並沒有很大,除了這一路的大城市不多之外,大多數貨車之類的重卡也都從最大的霍爾果斯口岸轉進到中亞。不過今天這路上倒是突然熱鬧起來,出現了一列三十多台的軍卡車隊,全都載滿了士兵,浩浩蕩蕩的從我們眼前呼嘯而過。這是我們既武威以及嘉峪關看到坦克後,最大規模的一次軍隊出沒,搞得像閱兵一樣實在讓人目不暇給!

除了有名的大戈壁灘之外,離開大陸之前我們還要再面對一個戈壁灘,有個叫作克拉瑪依的城市就在這一片沙漠之中。昨天請我們吃西瓜的兩位蒙古大哥有說到,以前這裡都只有一遍大荒漠,但至從在沙漠中開採出石油之後,整個城市也就在沙漠中拔地而起。進城前開始看到抽油平台的出現,進城後第一棟大樓上就寫著大大的"中國石油",就不難看出這個城市和石油之間的淵源了。

走在克拉瑪依的街上,可以看到到整個城市新穎、乾淨、綠化完整,絲毫感受不到這裡曾經是塊寸草不生的戈壁荒漠。因為石油,讓這裡成為全中國最富有的城市,讓人驚豔!

離開城市很快的植被也走到了盡頭,公路直挺挺地走進光禿的黑山,上空雲層匯集遮住光明的前程。我們知道艱鉅的挑戰就在眼前,進山前向修路大哥要些水加滿水壺,修路大哥告訴我們在二十里外有道班,不然就要到五十公里外的鐵廠溝鎮才會有人煙。

心裡有個底後,大夥就一起挺進這段最後的戈壁灘。進到黑山之中,地勢也隨之起伏不定,不知不覺群山開始結夥把我們團團包圍,山谷之間不懷好意的竊竊私語,接著一道無形的力量開始從側邊朝我們襲來,可怕的逆風再起了!

奮力爬坡向前,強風絲毫不留情面的阻擋在我們面前,多次還差點被突如其來的風給捲倒。騎得驚險走得遲緩,三個小時過去了,連二十里的道班都還是不見蹤影,只有自身難保的雜草與黑石環繞的荒涼。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失,天也越來越黑,我們卻像原地踏步一樣繼續停留在不知名的荒地之中。不想影響到出口岸的時間,只好再次高舉雙手向來車討救兵了。這條路上的車少得可憐,願意停下的更是稀少,有一部分頭也不甩的就飛奔而去,也有一部分揮手並回以微笑以為我們只是在對他們打招呼…

一台車放不下只好分開攔車,目送其他人上車離開,只剩我一個人與拖車停留在昏暗天地之間。孤獨與不安的感覺也雖之爬滿全身,只有口念:『南無阿彌陀佛』,來祈求一切能平安度過。終於有對哈薩克族父子開的車,營救我逃離即將被黑夜吞噬的大地,開車的兒子向我說道:『要是再晚一點,我車也不敢停下來載你了…』,真是感謝老天保佑!

車子快速奔馳在馬路上,原來才沒多遠處就開始有個下坡,傳說中的道班原來藏身在河谷之間,有小河流過岸邊的蒙古包。如此夢幻般的搭帳棚地點竟然就這樣錯過了,實在可惜了…

PM 9:00,鐵廠溝鎮的街上店都關了,行人來車更是稀稀疏疏。投以希望來到路旁的學校詢問,年輕的老師歡迎我們,但資深的老師卻說需要領導的同意,結果問題就這樣僵持住了…。這時突然想起,開發區副書記有預留了一支號碼給我們正好可以派上用場,電話那頭是鐵廠溝上級單位文明辦湯主任。

湯主任幫我們安排了專人來接應,要我們先在學校前等。等著等著,想不到我們四周竟然也跟著熱鬧起來,圍在我們周遭不再是瞪著發呆的大人,而是充滿好奇心的當地孩子。聽他們嘰嘰喳喳的交談,發現不是維語而是另一個陌生的語言,一問下才知道我們已經不知不覺進到哈薩克族聚集的區域,正好趁空檔向小朋友學習哈薩克語惡補一下…

正當我們和這群孩子玩得熱絡,一台沒有車牌的黑頭車悄悄停到我們身邊,一位光頭的壯碩男子出現在我們面前。這位男子是李大哥,幫我們安頓在稅務局的宿舍裡,政府單位的設施絕對好得沒話講,落腳處也就塵埃落定了。

李大哥更是為了盡地主之誼,請我們吃完晚餐後再帶我們去鎮上麥當勞"賣利香漢堡"續攤。好久沒吃到文明世界的垃圾食品,雖然肚子已滿還是一點一滴地繼續往肚裡塞,這才是人生啊!

雖然照著行程衝到這裡總覺得錯過一些美好事物而有些遺憾,但能認識李大哥這一切全都值了!最後也要祝福即將結婚的李大哥新婚愉快,有緣一定再相見!

距離哈薩克口岸,倒數三天…

路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