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個重要的日子,雖然心中滿是緊張、興奮的情緒,但心情卻又格外的複雜。也許是已經習慣在大陸的生活,也許是依然沉溺在新疆的美好,我已經開始想念起中國了…

掏錢的手又慢了一步,連在大陸的最後一頓飯都讓劉大哥給請了。從昨天認識我們開始,他就破費請我們吃冰,接著是豐盛的晚餐,回家又一起喝酒吃零嘴,再加上現在的早餐,如此盛情待客成為我對於新疆最深刻的印象。

一早走在通往口岸的路上感覺格外冷清,但我們並不孤單!除了有武洋、劉大哥還有劉大的室友吉日陪同我們,一行人熱熱鬧鬧地往口岸前進。吉日送我們到了城市的邊緣後趕回去上班,而劉大哥特地請了幾個小時的假就是要送我們出境,在大陸的最後一天能有這麼多好朋友相伴,讓我們更是充滿了勇氣大步向前。

塔城距離口岸不到二十公里的距離,我們準時在九點半上班前就完成了。眼前出現一個看似檢查哨的樓房上頭寫著"巴克圖口岸"幾個大字,但看看四周連一個武警或是海關人員都沒有,倒是有些遊客已經來到附近徘徊。

繼續往前進,終於看到跟博物館展示照片中一樣的地方,這裡有一座像碉堡的塔和一個階梯狀的建築座落在路的兩側,而路的中間被一道大鐵門給擋住了去路。當我們靠近到鐵門時,塔的四周突然出現全副武裝的武警,示意要我們退回去檢查哨不要再前進了,原來口岸還是有人在家的!

還記得剛進入中國時我們只有三個,到高碑店變成六個,到石家莊更變成七個,到觀音堂變成四個,到六盤山碰上了武洋的加入成為四個,到天祝變又成了五個,到烏魯木齊變回四個,到了口岸又變成五個。一路有許多好朋友以及貴人相伴,才得以至此!

感謝劉大哥在新疆的最後一天讓我們有個難忘的回憶,更重要是來台灣記得錢不要帶太多,在台灣你有我們這些朋友幫你出,不然讓你花這麼多錢實在很過意不去!

感謝我們這一路最重要的夥伴武洋,你真的按照你的承諾完成了!前前後後33天,一直從甘肅頭到了新疆尾,多騎了將近三千公里陪我們走過大半個中國。就跟單騎闖拉薩的張大哥說的一樣,山東人果然最講義氣,三千公里不過一句話!小老弟不要忘了你的新承諾,我們約好台灣再相見!

在苦水鎮時,我們要武洋也帶一罐跟我們一樣的北京二鍋頭,千里迢迢帶到這就是為了離別的時刻。臨別前我們一人喝下一口互道珍重,最後輪到武洋手上,只見武洋沉住氣後說出了這一段話:『朋友你今天就要遠走,乾了這杯酒!』,他一口氣把剩下的酒以及我四人的口水與祝福一起嚥下。捨不得不是因為他沒辦法陪我們繼續走,捨不得是因為他將剩下一個人繼續走,繼續走上拉薩的路。

牽著車離開馬路,走向真正的檢驗大廳。武洋的身影也就跟著停留在檢查哨之外,我知道武洋很堅強不會掉淚,但他一直以來活潑開朗的笑容不在了,直到我們看不到他的身影。

跟著只是我們步進了口岸大廳,同樣要過境的人們也都在這裡等著。準備要過境的人不是哈薩克籍的哈薩克人就是中國籍的哈薩克人,幾乎人手都大包小包的行李要帶到哈薩克去,還有人推車上放滿了各式各樣中國品牌的電器產品,感覺像是要做生意的。畢竟哈薩克物價還是比中國高出許多,能批一些中國貨回去做貿易,應該是門不錯的生意!

由於我們的身分特殊,所以不用排隊就直接推著單車去檢查。只見口岸官員看過台胞證後就要我直接通過,連讓人擔心的Fleur也一樣順利通過,連行李都不用檢查,實在想不到中國這一關這麼容易就通過了!

看過一些過去先行者的經驗,必須把行李放上卡車人要坐上專車,才能從中國入境哈薩克。剛剛在進來前碰到了一位武警哥,他私底下教了我們一些應對的小撇步。果然如他所說的有個人過來跟我們收專車的錢,告訴他我們是經費拮据的旅行者,身上的人民幣就只剩下零頭了,這樣一說果然奏效了!看來我們可以不用上巴士直接騎過去,但哈薩克那邊要怎麼辦呢?原來武警哥就是負責開運送行李的卡車,他要我們跟著車後一起過口岸,剩下的就交給他了!

跟著他車後我們又回到大馬路上,往最後一道門前進了。沒想到武洋又出現了,我們前進他也跟在旁邊的護欄之外小跑步,武洋邊帶著喘息聲邊說道:『這最後一段…可以買門票…進來…』,最後跟到不能再跟了只聽到武洋大聲喊到:『我們台灣見…』,再會了,武洋!

我們終於跨過了荷槍實彈的邊防,離開中國的領土進入兩國之間的緩衝區。當走過那道鐵門之後,我腦中迴盪著侏儸紀公園的開場曲,就像電影裡面的情節一樣,走過這道門我們將進入一個未知的世界!在這裡可以看到路邊有兩個立標,分別以紅色以及藍色代表中國與哈薩克。在這裡會有一位哈薩克軍人上前檢查,看過我們的護照後才放行。想不到就連過口岸都能碰上貴人相助,我們真的如願用騎的進入哈薩克領地了!

有機位身穿實驗服的男子出現在我們面前,要我們從一個專門的車道走過,好像是某種防疫的措施。最後來到哈薩克的安檢大廳,接下來就全都要靠我們自己了。

跟著人群之後我們進入了大廳,可能是我們一身稀奇古怪,幾乎成為大家注目的焦點,幾位軍人也上前要求要看我們的護照。終於不用再委曲求全了,終於可以大大方方亮出自己的"中華民國"護照在世人眼前,告訴他們我是正港的"台灣人"!

第一個讓人不安的時刻降臨,在北京哈薩克大使館的官員有說過由於不承認台灣是個國家,所以簽證並不是直接貼在護照上而是貼在一張紙上,雖然簽證是發給我們了,但如果口岸官員不買單一樣會全功盡棄。輪到我受檢,實在太緊張還不小脫口說出:『你好!』,趕快把腦中編碼切換成哈薩克模式的:『Сәлем(Salem)!』,瞧口岸官員露出微笑,我想應該對了。她盯著我的哈薩克簽證看了又看、翻了又翻,好像第一次看到這種型式的簽證一樣,還好最終他還是放行了,還用中文說了一句:『歡迎!』。

第二個讓人緊張的關鍵來臨,據說哈薩克會要求把所有東西都翻出來檢查,手續非常麻煩。果然第一個受檢的Fleur除了所有行李要通過X光機檢驗之外,接著還要把一包包行李掏出來讓官員看。或許是佔用太多時間與空間,接著受檢的我和Chiwen都免掉了這個步驟直接通過,真是賺到了!馬上現賣腦中唯二的哈薩克語:『рақмет(Rakhmet)!』謝謝。

歷經千辛萬苦,我們正式進入哈薩克這個國家了,一切進行得比想像中還要順利。在中國我們的身分處處受到限制,住宿必須去涉外賓館、去網咖必須要有身分證、上網必須使用翻牆軟體才能享受不受限制的自由,所有的不自由都在我們過了口岸這道"自由門"之後一次解放!在這個時候,沒有甚麼比掏出深藏於隱密處的"中華民國"國旗更為重要,是時候該出來透透氣了!

插上國旗,我和Chiwen立正拉著"中華民國"國旗,面向中國口岸大聲唱出"中華民國"國歌。壓抑已久的情緒終於可以宣洩出來,心中的激動也讓全身跟著熱血沸騰起來!

國歌才剛唱完,我們身旁圍觀了一大群哈薩克人,所有人馬上為我們鼓掌,還有軍人都要跑來與我們合照留影,搞得我們像大明星一樣,整個就是"爽"!雖然不知道他們懂不懂我們想表達的意思,但至少我們可以告訴他們這是"中華民國國旗",而我們就是來自這裡!

走在有砂石的柏油路上,雖然路況沒有甘肅那樣嚇人,但比起中國口岸的水平可真是天壤之別。最後一道關卡有手持AK47軍人駐守的哨站,宛如冷戰電影中描繪的俄羅斯邊防場景,實在讓人玩味!

口岸不遠處來到第一個村莊"Bakhty",其實中文就是巴克圖。張大眼睛掃視四周環境和只有一個口岸之隔的塔城相比,這裡只能用"天然"來形容了!稀稀落落的矮房散佈在街道的兩邊,路邊停著幾輛不知名品牌的汽車,看起來都有些年紀又帶有俄羅斯的風味!路上看到的牛比人還要多,或是吃草或是閒逛。如果說新疆步調很慢,那這裡幾乎就是時間暫停了吧!

離開村莊後緊接著印入眼簾的就是一遍一望無際的大草原,遠方沒有山勢圍繞,就連樹也都孤單站立著。這幅景象比想像中的哈薩克大草原還要寬廣,寬廣到讓人擔心下一個人煙處到底在多遠之外?

在中國我們靠著GPS走遍天下,但進了哈薩克我的地圖也跟著停在口岸之外,畫面中只剩下一片空白。在沒有電子以及只本地圖的情況下,我們只能跟著路邊的指牌走,頓時就像被人矇著雙眼走路一樣,每一步都是麼不確定,每一步都叫人感到徬徨。哈薩克的路牌同時會用俄文以及英文來標示,在交叉路口或是一定里程後會出現提示,只是出現的頻率就和經過我們身邊的來車一樣寥寥無幾。這時想起昨天魏大哥說過的話:『在這裡都是哈薩克人來中國觀光,很少有中國人會去哈薩克觀光…』,現在終於明白,因為甚麼都沒有…

規劃路徑時,像哈薩克這種資訊不充足的地方,我會特別用衛星空拍圖把途經的城鎮都跑過一便並記錄下來。對於今天這樣的狀況也還好早有準備,知道路上的村莊不多,可以補給或是吃飯的地方也不太明確,所以早上就把剩餘的小額人民幣全都拿來購買糧食儲備,現在果然派上用場了!

中午找一個公車站休息吃午餐。支撐屋頂的柱子好像自己都快站不太穩,更別說是幾乎快要解體的鐵皮屋頂了,像這樣的車站我們經過好幾個,但好奇是怎麼看視線所及處除了馬路和墳墓是人造的,剩下的就只有大自然。為什麼會選在這種地方設立公車站,實在讓人匪夷所思?

昨天逛俄商地下街時,我嫌巧克力太貴還是沒有下手,但武洋卻一口氣買了好幾個,以為他竟然這麼愛吃巧克力,原來他是要買來送給我們當離別前的禮物。看著被太陽曬到有點軟掉的巧克力,不知道武洋現在人在哪了?一切都好嗎?

騎了大半天的單調公路,突然看到一兩台聯結車從身邊呼嘯而過都變成一件很稀奇的事!人、車雖然屈指可數,但動物可就熱鬧極了。先是碰到一大群在橋下躲太陽的野馬,向前想跟牠們拉近距離,卻全都傾巢而出跑得遠遠的,寧願給太陽曬也不想靠近我們寸步,也許對很少跟人類接觸的牠們來說,我們更像外星人一樣古怪吧!

另外還有一種動物最讓我映象深刻,牠們全身黑黑的,叫起聲音更是難聽,我們都叫牠烏鴉。在中國兩個多月一隻烏鴉都沒碰著,就連最靠近哈薩克的塔城都一樣不見牠們蹤影,想不到過了口岸後就一窩蜂地冒出來在我們四周,成了今天一路上唯一不離不棄的另類夥伴!

我活了這麼大歲數了,看過的烏鴉數量加起來恐怕都沒有今天來得多,上百隻成群結隊、呼朋引伴而來,不斷得在我們身旁、上空、四面八方叫囂著,成為有史以來最為立體的環繞音響!只有當我們看到久違的人煙處之後,牠們才不甘願地飛去。

果然跟著唯一的馬路走就能來到規劃中的第一個小鎮"Makanchi",雖然這裡也沒有熱鬧到哪去,但至少這裡有看起來像商店的地方,房子高了些也更多了些,路上看得到有人,看起來也不再那麼"天然"了!

Gaziz是我們在鎮上碰到的第一個哈薩克人,年紀大概四十出頭,他不會英文更不會中文,而我們不會哈薩克文更別說是俄文了!試了幾個關鍵字之後,看他的表情好像還是似懂非懂,這時只能使用起雙手,搭配我們天馬行空的想像力,要組合出一套讓他看得懂的肢體語言來告訴他:『我們想要找地方領錢,還有可以吃飯睡覺的地方…』。

看得出Gaziz真的很想幫助我們,但經過一陣手忙腳亂之後依然沒有太多的進展,真讓人感嘆原來只會"你好"和"謝謝"是不夠的,真是書到用時方恨少啊!Gaziz打起手機好像開始討救兵了,接著把手機遞給我們示意要我們聽,電話那頭傳來一個女孩的聲音,第一次覺得能聽到英文有這麼感動了!

聽完了即時翻譯後,Gaziz馬上開著車帶我們到鎮上的提款機領錢,接著再帶我們來到一間餐廳吃飯。身上終於有錢了,但對於匯率還是一知半解,只知道哈薩克的物價比中國還要貴,但卻搞不清楚到底是貴多少?看到菜單之後我們更是猶豫了,全部只有俄文和阿拉伯數字,隨便看都也要上百塊錢起跳,人家好意帶我們來也不好意思讓他太尷尬,只好應付性的只點了一罐125塊堅戈500ml的可樂,大家一起分著喝邊用紙筆來告訴他,我們從哪裡來要往哪裡去。

也不知道Gaziz跑去跟老闆娘說了些甚麼,接著一道一道的菜餚就陸續上桌,這下我們可更慌了!趕緊用手勢告訴老闆娘我們沒有點這些,最後我們看懂老闆娘雖的意思是說這些她要請我們,連一旁的大哥知道我們是從北京過來的,也加碼請我們喝一罐1.25l的可樂。實在想不到會以這樣戲劇化的結局收場,吃下每一口都讓人格外感動!

Gaziz請來一位老太太與我們見面,聽她用帶有哈薩克口音的英文告訴我們一切。原來這位老太太是Gaziz以前的英文老師,她還告訴他:『誰叫你以前不好好學英文…』,另外Gaziz還要她幫忙翻譯要邀請我們到他家裡過夜,沒想到第一天在哈薩克就碰到這麼多貴人,我們面臨的所有問題也就迎刃而解了!

來到Gaziz家,他開始像個房屋仲介一樣一一為我們介紹他的菜園、客廳、廚房、浴室…。進到屋子裡很意外發現他的家具擺飾非常歐式,地板與牆上都有大大的毛毯作為擺飾,沒想到才出了中國就感覺到了歐洲了!

為了感謝他讓我們作客,我們買了罐伏特加陪他吃晚餐。Gaziz拿起刀子切了一盤羊肉和香腸,用手抓起羊肉塞進嘴裡,再配上一口嗆辣的伏特加滑進喉頭之後將頭側往一邊大大的吐一口氣。如此豪邁的吃法帶有濃濃草原氣息,想必就是傳說中哈薩克的手抓羊肉吃法。

他拿了本相冊來給我們看,厚厚一本黑白照片訴說著他過去的身分。哈薩克曾經被前蘇聯統治長達55年之久,所以從語言、文字、文化等都深深被俄羅斯影響著,也難怪一路上總是看到俄文,哈薩克人口中除了母語就是俄語了。

在這樣的時空背景下,當年他也有在蘇聯軍隊中服過兵役,跟著軍隊到過俄羅斯、西伯利亞。就像在看二次大戰紀錄片一樣,一幕幕都在我們眼前上演。Gaziz還很得意的秀了一疊的獎狀給我們看,全都是他在軍中優異的運動表現,其中還包含了多次的拳擊冠軍!看完更是讓我對於今晚的房子主人更是由然生敬了!

路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