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裡,我和Chiwen就直接睡在客廳的沙發床上,Fleur則睡在另外一個房間。也不知道睡到凌晨幾點了,我突然在一陣吵雜後被Fleur給用力搖醒了,而Gaziz也在旁邊不知道在說甚麼…

我、Fleur以及Gaziz三個人坐在餐廳裡喝著剛泡好的熱茶,沉默了一陣子…。剛剛晚餐陪他喝伏特加的時候,他就一直示意告訴我們他不能喝太多,怕會出事情,果然看得出Gaziz好像酒喝太多有些醉了。

Fleur告訴我由於房門不能鎖,所以她覺得不妥偷偷躲在我們沙發旁睡,結果Gaziz半也果然起來找她。不知道是不願意讓他睡在地板,又好像要找她一起看半夜才開始的足球比賽,還是做甚麼…,語言不通我們實在也搞不清楚。等熱茶下肚後他有很多話想對我們說,關於家人、關於生活,我們很努力地想聽懂,安慰他來降低他的感傷…

平靜的睡到早晨,為了這位特別的朋友,我們手寫了每個人的聯絡方式給他,希望大家可以透過網路來保持聯繫。看他好想若有所思的一直想撥電話找人翻譯,可能是太早或昨天實在打太多次了,看他失望的表情知道沒有人接電話。

臨走前他送給我們一人一張他的大頭照,而且竟然就啜泣了起來!這下我們可真得慌了,想不到曾經在蘇聯紅軍的硬漢竟然在我們面前流下眼淚。昨晚深夜他告訴我們,女兒和老婆都在遙遠的哈薩克南方大城阿拉木圖生活,只留下他一個人在這裡做著殺牛羊的苦悶工作。可能一個人太寂寞了,碰上我們好像頓時又有了家人一樣,離開的時刻當思念碰上失落更是交雜出如此複雜的心情!

重回唯一的道路上我們來到一個城市,這裡明顯熱鬧許多,沿路有行人、汽車來往,還有進哈薩克以來的第一個紅綠燈。在這裡我們碰上了一對中國籍的哈薩克兄弟,他們家鄉在額敏縣,來這哈薩克做生意。聽到我們需要幫忙把上伸出援手,經歷一天無法溝通的通苦,在這個異鄉能碰上會說中文的,真有如天降甘霖!

雖然中國移動到這裡都還撥得通,但從口岸之後就要開始算國際費率了,所以當務之急就是要先辦個門號好跟家人報平安。昨天口岸的軍人告訴我們可以辦一家叫做"BeeLine"的SIM卡,由於這家電信服務除了在哈薩克之外俄羅斯也一樣通用,對我們來說的確可以省掉不少麻煩。

哈族大哥帶我們一路找到商場再到傳統市場,這裡的市場就像吐魯番的一樣很有異國風味,可以看到不少帶有中國"字"或是中國"製"的物品陳列於其中,就不難看出兩國之間的邊境貿易有多麼熱絡了。

從進城以來,只要我們停留在一個地點超過三分鐘,馬上就有人圍了過來和中國一樣,但更有趣是雖然從我們說的話中他們大改只聽得懂幾個關鍵字"Beijing"、"China",便拿出手機要求與我們拍照,在市場這裡更變成了明星見面會一樣熱絡,發現哈薩克人另類的熱情方式!

經過剛剛幾位遠遠偷看的阿姨店面,看見我走來還很熱請得邀請我一起加入她們的午餐,一下餵湯、一下灌酒,瞧我不好意思吃太多,乾脆抓了把自己店裡的巧克力要我帶著吃,這股熱情實在讓人難以抵擋啊!

剛好等Chiwen搞定手機了,哈族大哥帶我們到市場旁的一家餐廳吃飯。來到餐廳裡的包廂內,看著菜單因為價錢的關係還在猶豫不決,結果經過翻譯之後老闆娘竟然說她要請客!有沒有聽錯?天底下哪來這麼多好事!直到一碗碗麵食、奶茶以及麵包上桌,我們才知道更多意想不到的好事的就這樣降臨了!

飯還沒吃完又來一堆阿姨大媽說要來與我們合影,而且每個來手上都還帶了"伴手禮"前來,搞得像在進貢一樣。桌上馬上多了兩個紀念品、一大包巧克力和餅乾。事情還沒結束,接著還有結伴而來的,更炫的還有人剛拍完馬上就洗出來要我們在上面簽名!

實在想不到,一個小小的包廂被大家擠得水洩不通,差點連外面的走廊都要被占滿了。過去聽說過哈薩克是個很熱情的民族,但沒想到竟然熱情道讓人難以置信的境界,相信如果上帝真的存在,也會為這裡的人們而瘋狂!

這頓飯一吃就來到下午三點半,帶著滿滿的感謝與滿滿的戰利品,道別市場的朋友們。在離開城市錢我們還剩下最後一件事要搞定,邊境通常會出現的"黑市"我們竟然沒有碰到,但哈族大哥帶我們到另一個更棒的地方"中市"。

由於這裡是距離中國最近的城市,所以有不少從中國來的商人會來此做生意,因此就形成了一個中國市場的聚落。透過哈族大哥的介紹,我們竟然用高於市場的匯率把身上所有的人民幣換成哈薩克的堅戈,頓時手上從960塊人民幣變成22080塊堅戈,突然感覺自己變成了大富翁似的,不過換算回來只有台幣的1/5而已,所以感覺也還好。

有哈族大哥的幫忙,我們通訊問題、換錢問題,甚至是午餐問題全都解決了!就連在哈薩克都一樣受到新疆朋友的幫忙,只能說緣分就是這麼巧妙,如果你沒有踏出去是永遠不會知道的!

離開了城市之中,路況因為修路的關係突然急轉而下,只能用慘不忍睹來形容狀況之慘烈了!整個道路被挖開,碎石、柏油、石塊、爛泥全都遍佈在唯一的道路上,不走也不行,因為沒有別的替代道路或便道可選,走了也不行,有些路段不是碎石滿地就是砂石太深,騎在上面很容易重心不穩而摔車,變成必須下車用牽的走到平坦處才行。

就這樣一路顛簸著龜速前進,實在叫人擔心像這樣的狀況外胎到底可以稱得了多久。我們正在和這些討厭的路況對峙,不懷好意的烏鴉又開始環繞在我們身邊嘶吼,就像是禿鷹等待著獵物一樣盯著我們緩慢地前進。

 

經過三十多公里終於第一次看到人影,由於前途依然渺茫,趕緊抓住機會上前打探前方狀況。我們用紙簡單畫了好幾個聚集的房子表示村落,另外再畫了單車表示自己,中間打一個問號後頭寫著"km",用來問他們到達下一個村莊還有多遠,這高興這招果然奏效了,但結果卻還要再騎好一段路才會到的了。

正當我們開始討論下一步該怎麼辦時,男子輝了手邀請我們到他家來過夜。有了昨天的經驗後我們猶豫了一下,但看樣子他身邊這個像是他太太,有老婆在家的應該會比較安全,所以我們也就跟著他回家過夜。

這位先生叫做Ospan,他有三個女兒,最大的已經20十多歲在首都念大學,最小的卻還沒有上學。看得出Ospan非常疼愛他的小女兒,就連在用照片介紹他們全家福時也不忘要抱著她,如此散發出的父愛,更讓人安心今天的選擇是對的!

家中洗澡是在室外一個磚砌的小屋裡,必須自己提水加到屋頂的水槽裡才有水可以洗,連洗手台也是利用相同的概念,如此陽春的方式就更不指望會有熱水了。夏天只洗冷水反而清涼,但聽說哈薩克的冬天是全世界數一數二寒冷的,不知道這樣他們冬天還洗不洗澡呢?

等我們洗好澡該是用晚餐的時候了,不知道是鄰居還是親戚家也一起加入。餐桌上可熱鬧了,桌上擺了滿滿的餐點,有一盤主菜是羊肉配上馬鈴薯,一人一支湯匙直接從大盤子裡勺起來吃,這道就是哈薩克傳統的主食之一。另外還有一樣少不了的哈薩克奶茶,在哈薩克奶茶終於又恢復喝甜的,不過別小看小小一碗卻大有學問,倒茶的一定由家中的女主人來負責,每次倒的時候會先倒茶,接著是牛奶,最後再加入熱開水,一碗道地的哈薩克奶茶就完成了!

除此之外餐桌上還有麵包、果醬、餅乾、糖果以及沙拉類的番茄和小黃瓜,這些食物就是比較俄式的吃法。同時在一個餐桌上體驗兩種不同文化的飲食習慣,真是讓人開了眼界也長了見識。

兩天下來我們深刻覺悟英文在哈薩克實在發揮不了太大的作用,所以餐桌上趕快把握機會學一些基本的哈薩克語。首先就從我們眼前的食物名稱開始學起,免得連點菜這種民生問題都不知道怎麼辦,是一件非常麻煩的事!

不只有大人,連小朋友們也一起加入教學的行列,頓時整個餐廳又變得熱絡起來。發現在語言不通的時候,透過學習語言反而也是一個增加話題的最佳方式。

除此之外就是透過照片和影片來播放給他們看,用影像的呈現更能吸引大家的注意力。拿出我們特別特別準備的SONY可投影式攝影機,把我們的故事打在牆上與今晚特別的朋友們分享屬於我們的特別故事!

路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