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境哈薩克時,口岸官員給我們一人一張紙卡,要我們在入境後五天內拿著這張紙卡到派出所去報到。第二天我們到Urzhar這個城市才知道,不是所有派出所都可以進行,必須要到更大的城市才能登記。算一算今天已經是入境的第四天,還好可以登記的城市就在不遠處了,不然還真擔心連人都很難碰到的國家要哪裡找派出所阿!

哈薩克人的早餐其實跟晚餐沒太大的差異,一樣有奶茶、麵包這一類的食物,但是比較讓我百思不解就是連糖果餅乾晚餐吃就算了,竟然連早上也放在餐桌一起吃!突然覺得生在這裡的小孩感覺野蠻幸福的,不過想看牙醫可就麻煩了!

臨別前我們希望能和他們一家合照一張,老奶奶一直比畫要我們稍微等她一下。只見她進到房子後再次走出門,一身衣服和頭巾全都換掉了,笑咪咪地拿著我們送給她的敦煌駱駝。我們拍照、我們相擁道別,一切盡在不言中,但已經當成朋友放心中。

走在大馬路上老實講有點無聊得發慌了,又要自己找點樂子來做,看來看去乾脆看著偶爾出現的路標來學俄文,至少每次出現時都有英文對照,不懂意思但至少可以知道怎麼發音。認真看了起來實在越看越糊塗,俄文的字母看起來都跟英文字母很像,但發音就完全不一樣,不然就是寫法要左右顛倒過來,還可以看到類似阿拉伯數字3的字母混雜其中。對於學過英文再來看俄文的我來說,真是一個看起來簡單念起來卻摸不著頭緒的語言系統。

由於一個字也看不懂,所以路牌上寫了些甚麼實在也看不懂,只能比對自己記錄在行程表的城市,比對是否有吻合的可能。遠遠看到第一個人出現在眼前,原來是一位警察站在路中間要進行臨檢。

和我們在中國碰到的一樣,這是一個設立在進入城市前的檢查哨,但不一樣是警察竟然把我們也攔下來要看護照。看警察先生的樣子,比較像是對我們感到好奇才把我們攔下想聊天。

不過看看在檢查哨一旁的加油站,停著的不是一輛輛等著加油的汽車,卻來了一群閒來無事的馬兒佔據在其中,不知道牠們也想加油還是迷路了!看這樣子這條路可能一天會經過的車也沒幾輛,相信在這種地方站崗也是件相當苦悶的事吧!

道路原本還算平靜,結果才準備要進入所謂的哈薩克大城市,路況又開始殘破不堪。想起傳說中通往首都六百公里的破碎公路,再想想哈薩克的職業車隊,竟然能在全世界最大的環法國自行車賽事中拿下多次冠軍,這說明和我們台灣當年紅葉棒球隊,用樹枝打出世界冠軍,是不是有麼點異曲同工之妙呢?

這次換Fleur的鏈條撐不住斷掉了,以往大家在換鍊條時,為了避免在打鍊條時不小心鬆脫鍊條會因為後變速而彈開,會先使用一個小鉤子先把鍊條需要接合的兩端先勾起來。

但對於我們旅行者來說能少帶一樣東西輕一點,能少做一個步驟時間可以省一點,所以我們使用獨特設計的TAYA快扣,它本身就具備了鉤子的功能可以先把鍊條兩邊先扣住,不但方便又省時省事!不過倒是有點擔心庫存量,照這樣的路況下去夠不夠讓我們稱到歐洲…

Ayagoz是一個位於丘嶺間的城市,規模的確是我們入境以來看過最大的,開始看得到四五樓高的公寓式建築,還有一些政府單位的大樓。經過幾個人潮多的地方,碰上了熱心的當地警察幫我帶路去可以登記的派出所。

上次在Urzhar的派出所,大家得像探監一樣透過鐵門的小小窗口向員警詢問事情或辦事,在這裡好一點,五個人就把小小的房間擠得水洩不通。幫我們登記的員警拿了一包上頭寫著”新疆特產”的糖果來請我們吃,沒想到大陸貨已經賣到這裡來了!

每個人的資料都用手抄登記完後,以為這樣手續完成後就能在哈薩克通行無阻了,員警又拿了另一張單子給我們,這次是要我們十天內要再找派出所報到。想不到進哈薩克辦簽證麻煩,進了哈薩克待在裡面也麻煩,每隔幾天就必須到派出所報到,搞得好像我們在延長簽證一樣,實在有夠麻煩,但沒辦法來了就得照規矩!

在這個城市裡讓我感覺最現化的應該就只有火車了,其它地方只要稍微離開市中心後,馬上又回復到農家的平房以及未鋪設柏油的土路。

在城市的邊緣,我終於找到一家招牌上寫著”кафе”字樣,聽說是餐廳的地方。敲了幾次門都沒有人回應,原來門後還有一道門,進門後盡入眼簾的就是一幅畫在牆上的西伯利亞風情畫,裏頭有馴鹿與森林,有俄國的感覺。

房子內果然有擺設桌子也有幾位警察正在吃飯,今天沒有人請客要靠自己解決了,英文就不用式了該另尋解套方法。菜單上全是俄文,也沒有半張圖片作為輔助,所以只好去喵看看員警們都吃些甚麼。

令人意外是在哈薩克竟然也吃飯,看起來跟維族的手抓飯好像又那麼點相似,另外還有看起來像水餃又像大餛飩的東西,上頭還淋上的美乃滋、孜然和番茄醬。看到想吃的東西了,那接下來就是把它拍下來,另外再拿起菜單問員警是上面的哪一個,找到後再用手指著拍下來順便學念法,這下有圖、有字,自然就有真相了!除了這次用以後也要靠這些相片了。

聽員警們發音飯叫做”PLOV(плов)”,而餃叫做”MANTY(МАНТы)”,錢換算完我決定就來叫一份”МАНТы”來嚐嚐看味道。

該是抉擇的時候了!從Ayagoz這裡通往首都Astana有兩條路可以走,一條是聽說六百多公里的殘破道路,另一條是需要繞遠路多走350公里的漫長公路。大家被可怕的路況嚇到實在沒勇氣選擇原先規劃的路線,但繞遠路後由於我們在俄羅斯的入境與出入時間已經確定了,更何況俄羅斯面積實在太廣,當初預估騎車就需要整整三十天,如果不按照原計畫在六天內到達Astana,每延遲一天等於我們在俄羅斯就少了一天,也代表我們會來不急離開俄羅斯。

被時間綁住實在是一件很討厭的事,最後想到乾脆再拿出中國的C計畫邊攔車邊騎,試看看在六天內趕到Astana。車實在太少,讓攔車這件事變成更加困難。有輛轎車的大哥告訴我們何不嘗試從Ayagoz這裡直接坐火車去北邊大城Semey,每天都有班車而且又能節省解決多出來的里程數,聽他這一說我們又再次燃起了希望,不過找到車站就變成我們的當務之急了!
車站就在市中心人來人往處,不難找到,但真正難的溝痛問題又再度考驗著我們的智慧以及售票員的耐性了。經過一番攻防之後,終於整理出初步的結果,車站看起來不大應該很單純的地方,竟然有哈薩克、俄羅斯以及吉爾吉斯等三個國家的火車經過,正因為如此所以每一家的規定、票價、時間表甚至是語言全都不一樣,語言不通就已經夠麻煩了,這些因素在混雜進這下可就更加頭大了!
問了老半天,更關鍵的單車以及行李問題運送以及費用問題,雙方一直沒辦法溝通清楚而一直僵持在那。而另外一邊我在外頭顧車時,碰到了好幾位哈薩克朋友來搭訕聊天,當然還有拍照,其中有位稍微會說點英文的年輕人,聊到他是住在其它城市的人,只是來這邊旅遊不是當地人,但看他跟好幾位路過的人都好像哥們一樣打著招呼,感覺挺神奇!就叫他神奇哥吧。
神奇哥知道我們及需要翻譯幫忙時,也不知道從哪裡突然弄來一個穿著夾克費牛仔褲頭髮略白的當地人Saschr。Saschr懂火車,但英文部分需要有人來協助,那位神奇少年又幫我們找來了頭戴頭巾英文流利看起來像外國遊客的Mira來翻譯,這下危機處理小組終於成行了,但幫助我們的神奇哥卻神秘的消失在人群之中…

有Saschr以及Mira的協助之下,事情果然就更順利的完成了。最終我們買到清晨開往Semey的車票,一人掏出2700塊監戈包含了人、行李以及運費。Saschr告訴我們今晚就先到他家,睡覺部分已經幫我們跟車站喬好一間倉庫室給我們休息。想不到原本緊張兮兮地下午,突然都有人幫我們張羅好而變得豁然開朗,又讓人再次見識到哈薩克這個國家的神奇!

Saschr是做貿易的,家就在在火車站附近幾步路的公寓裡。家裡的走廊堆滿了一堆礦泉水以及飲料,就像個小倉庫一樣,來到客廳更是讓人眼睛一亮!在哈薩克四天以來,應該屬於大草原民族的蒙古包竟然一個都看不到,只剩下讓人陌生的俄式小屋,但在Saschr家的客廳我們終於找到屬於哈薩克人的靈魂。

整個客廳設計就像一個蒙古包內一樣,四周繪有一些圖騰,牆上掛著哈薩克傳統的馬鞭、盾牌以及樂器,雖然已經住在現代化的建築裡,但依然讓家中保有自己的文化,相信Saschr除了熱愛這一切之外也是想告訴自己的孩子不要忘本了!

好幾幾天沒有上網的我,看到客廳裡有網路分享器,馬上迫不及待的插上去打開瀏覽器,等待著繽紛的數位世界,結果螢幕始終只有”這個網頁無法使用”…,問了一下才知道竟然是用撥接的。好吧!自己的不行那用他們家的總行了吧?結果拉出鍵盤準備要打這下可傻眼了,忘了我們已經來到異鄉了,鍵盤上除了英文就只剩下俄文,網誌打不了只好喵幾個網站乾過癮了…

晚上與Saschr家人一起共度晚餐,還與他好動的小兒子玩起摔角,就這樣度過一個很溫馨的夜晚。將近凌晨我們才回到火車站,原本同意讓我們睡在倉庫裡結果變成只讓我們暫放行李,只好睡在車站的等候廳,等待屬於我們的東方特快車!

[vc_gmaps link=”#E-8_JTNDaWZyYW1lJTIwc3JjJTNEJTIyaHR0cHMlM0ElMkYlMkZ3d3cuZ29vZ2xlLmNvbSUyRm1hcHMlMkZkJTJGZW1iZWQlM0ZtaWQlM0QxeUZLNUlqYks3WHJwWVp2QXNBeUFHQjh1dkpRJTIyJTIwd2lkdGglM0QlMjI2NDAlMjIlMjBoZWlnaHQlM0QlMjI0ODAlMjIlM0UlM0MlMkZpZnJhbWUlM0U=” title=”路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