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晚上一直在半睡半醒中度過,過了午夜車站還突然湧入大批要搭火車的旅客,原來連凌晨兩點都還有火車要進站,這下已經睡不著的夜晚更是不得安寧了…

昨晚就像做夢一樣,醒來後車站大廳又再度回復到空無一人的寂靜,只剩我們像流浪漢一樣睡在候車的座位之間。帶著睡意走向車站的廁所間,才剛把門打開走進去,在一個看起來像櫥窗的地方竟然突然有個人像被我驚醒一樣爬起,看我正要往廁所過去用手指了牆上的字條,並伸出手來好像跟我要些甚麼,仔細想想一定是跟中國一樣上廁所也要收費,而每一次要收費30塊監戈,更讓我訝異是竟然還有人睡在廁所門口等著收廁所錢…

更訝異的還不只如此,除了廁所別有洞天之外,其實我們這一晚並不寂寞。大廳內有四五個在賣東西的店家,昨天深夜來時早就打烊並上鎖了,可是繞了一圈之後才發現,每一個櫃台後其實也都有人睡在裡面,真是教人好奇他們是太敬業了?還是怕東西會被偷呢?這就不得而知了。

這些商店內賣的東西不外乎都是些旅客必須的東西,有雜誌報紙、手機類通用品還有食物類的商品,看著看著竟然看到台灣早就消失已久的錄音帶,甚至是膠捲式底片這裡一樣都還有在販售,感覺火車還沒搭上我就先坐上時光機回到從前了。

一輛綠色車身的火車緩緩駛進車站,用汽笛聲震撼了腦中還有周公的我們。趕緊推著單車跑到火車最後節處,有位身穿藍色工作服先生的車廂準備驗票上車,先幫這位先生取名叫做車尾哥好了。

車尾哥看到我們過來馬上擺出一副臭臉,雖然他一口我們聽不懂的俄語,但大概知道他不讓我們的單車跟著上車!這下問題大條了,昨天不是才搞定也包含運費的票,今天他說不認就不認,語言又不通我們怎麼對他講也都沒有用,眼看車尾哥好像在給車頭打準備開車的手勢,我們的救星Saschr終於現身了!

瞧他跟車尾哥開始溝通,車尾哥一開始還是非常堅持不行就是不行,但後來我不小心喵到Saschr偷塞了2000塊監戈給車尾哥他才願意讓我們上車。聽到火車已經響起了汽笛聲,我可不想像電影場景裡一樣和單車天人永隔,大家手忙腳亂地爬上高高的階梯,把所有家當往車上塞。就在火車開始移動的那一囃那,Saschr還丟了一大袋食物給我們,還來不急向他道謝互道再見,月台已經消失在我們的視線範圍…。Saschr感謝你為我們這群素未謀面的旅人如此付出,感謝你讓我看見人性最初的美好!

經歷了一番波折之後,我們還是坐上了東方特快車往北方邁進。跟想像中開往霍格華茲的火車不太一樣,走廊非常狹窄,只足夠一個人通行,車上沒有一個個密閉式的包廂,只有一張張可以當床又能當座椅的座位區。

每一個座位區上還有兩層,中間那層可以在倘一個讓上去變成上下舖,而最頂端那層則是用來堆放行李,而每兩個兩個座位區形成一個開放式的空間,可以做四個大人中間還有一張桌子。在走道另一邊有一張活動式的桌子和兩個座位,如果把桌子收起來還可以再多一個人睡覺的空間。

屁股都還沒坐熱,車尾哥又跑來跟我們收行李費7000塊監戈,也不知道這數字是怎麼冒出來的,行李費用竟然跟車票差不多貴,實在太誇張!我們聽不懂他還拉了一位會說英文的乘客來翻譯,最後在一陣討價還價中,我們把所有的零錢掏出來給他看,告訴他我們買車票之後就只剩下這麼多了,再加上Saschr剛剛也塞了2000塊監戈難道他不認帳嗎!最後在我們堅持之下他只好摸摸鼻子收我們一人1000塊監戈的運費。

終於可以安心坐著享受這趟火車之旅,第一次做這種有臥鋪的長途火車,感覺格外新鮮有趣。列車內除了基本的盥洗室之外,還有一個用燒炭來加熱的熱開始可以喝,正好拿來泡Saschr幫我們準備的韓國泡麵、綠茶還有咖啡,在配上袋子裡的餅乾以及氣泡水這樣就是我們在火車上的一餐。

三百多公里的路程需要七個小時的車程,看著火車橫掃過的草原大地,跟我們走過的風景幾乎如出一轍沒有太多變化,途中經過的城市也一樣寥寥無幾,這就是陪伴我們一個早上的鐵路風光。

PM 2:20,火車終於停下,停在我們目的地的城市Semey,在火車站外已經有位朋友正在等著我們的到來,他的名子叫做Kaisar。Kaisar是神奇哥的朋友,昨天在車站時神奇哥知道我們即將來到Semey這個城市,所以連抵達後的接應都幫我們設想到了,實在太感動了!

Kaisar找來另外一個朋友Duren都還是大學,謝天謝地終於碰到英文沒問題的人,他們要一起陪我們參觀他們住的城市Semey!

Semey是哈薩克東北方非常靠近俄羅斯的城市,也曾經是前蘇聯很重要的一個實驗基地。市區裡有一個擺著坦克車的二戰紀念公園,還有一個像慈湖很像擺滿一堆俄羅斯共產黨創辦人列寧雕像的公園。看到這些代表前蘇聯的東西一樣擺在城市裡也讓人好奇,在哈薩克人眼裡是怎麼看待前蘇聯以及被統治的這段歷史?

路上就可以看到市區裡跑的公車用的是來自大陸的汽車品牌,公園裡的樹也像在大陸一樣會塗上防蟲的白漆,我們玩打靶的公園也跟大陸的公園一樣會擺滿了各式特殊的遊樂設施。走在街上感受這個城市,這裡不只帶有濃濃的俄羅斯風味,也看得到一些與中國似曾相似的感覺。

晚餐我們到一家附近的餐廳吃,從透明櫥窗就能看裡面玲郎滿目的食物,實在讓人看得食指大動,每個都想躍躍欲試。在這裡不是每樣都是數量來計價,有的做工比較繁複的是需要以秤重來計算,沒搞清楚規則,才點了四樣東西竟然就花掉我904塊監戈,心裡真是暗自滴血阿!

來到大城市後物價有明顯變高的趨勢,但也不是每樣東西都漲。吃完飯Duren提議要帶我們去吃當地有名的脆餅巧克力冰,第一次看到有賣冰淇淋的竟然也用秤重來計算價錢,買了五支冰也只花了200塊監戈,等於一支冰只要8塊台幣就能吃到,對於愛吃冰的我來說這就是天堂阿!

走在路上會發現Kaisar好像到處都有認識的朋友,而且幾乎每次他碰到朋友時,都會像電影裡黑人見面時打招呼的手勢,感覺就像是兄弟一樣,我想這也是神奇哥會把他介紹給我們的緣故之一了。

Kaisar有一群很酷的朋友,他們正在廣場拍攝一隻新的MV,剛好邀請我們嘎上一角錄個一段。他們平時自己寫歌也會編曲唱Rap,Kaisar也經常參加他們的創作,音樂創的主題幾乎都是以他們所居住的城市為背景。看他們做出來的不像只是玩玩而已,每一首都有相當專業的水準,真是讓人大開眼界!

繞了城市一大圈,也該是找住宿的時候了。還記得幾天前路上碰到的一位大姊,她就是住在這個城市,她給我們一張她公司的名片要我們可以打給一位Larissa請她協助。Larissa告訴我們幾個便宜的旅館,但是當下聽到感覺都還挺貴的,實在讓人猶豫不決。

最後Larissa與Kaisar、Duren討論後代我們到另外一個看起來像是公寓的旅館。不知道是他們認識的朋友,還是他們有人已經幫我們出錢了,在搞不清楚狀況下我們最後竟然免費住進了這間旅館。這也讓我意識到一件事,無論在甚麼樣的情況下當你有機會廣結善緣時,有些時候讓你意想不到的事情就會自然發生了。

跟著這幾位朋友慢慢走過Semey發現,雖然這城市在外觀上看起來是經歷過風霜,但這裡年輕人的創意與活力,讓我看見不一樣的未來風貌正在醞釀著!

路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