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層數字鍵已經幾乎模糊讓人看不清,從頭頂一直傳來金屬摩擦的聲響,從腳底一直感覺到整個電梯的搖晃,劇烈震動後電梯會停在你想到達的樓層,走出電梯門重新站在平穩地面會有種鬆口氣的感受,這就是俄式的老電梯。

離開旅館後在路上找尋餐廳或是超市的下落,在大城市的好處就是字雖然不一定看得懂,但會有很多廣告或招牌告訴你裡面在賣甚麼藥,通常就八九不離十了。

這裡的食物都會用包鮮膜封起來後,在陳列在玻璃櫥窗讓客人挑選。挑好想吃的東西會直接拿去微波,加熱後再交到客人的手中,感覺就和台灣的便利商店很像,但人家國外可沒有24小時這樣好康的服務了。

像在中國、哈薩克這些國家可以發現,商店裡無論是麵包餅乾這一類的食物,都直接放在櫃子裡擺放不需要密封起來,也不怕東西放久了會潮濕或發霉,這也是乾燥地區與潮濕地區生活習慣很大的差異之處。

離開大城市後我們要繼續往西北前進,在這裡的風景也開始有了明顯的改變。我們不再是大草原上孤獨的三騎士,道路兩旁開始出現樹林,越往北邊走就越是茂密高大,看來我們已經越來越靠近西伯利亞了。

風景雖然改變但氣候卻也跟著改變,強風被阻隔在塔城盆地之外後,我們已經有好一陣子沒再碰到風了,沒想到靠近西伯利亞後又開始從北方颳起風來,這下又沒得閒了。走在平坦處狂風吹襲,走在樹林裡徐風吹來,還好有高大的樹林庇映伴我們左右,這一路就不用害怕只有孤單奮鬥了!

看到寫著"кафе"的字樣,現在已經知道這字的意思就是指餐廳了,而有餐廳的地方就一定找得到超市。超市在俄文會用"магазин"這個字來表示,雖然還不知道要怎麼念這個字,但至少先把樣子給記下來,畢竟這個不只哈薩克連俄羅斯我們絕對都用得到。以前總是覺得俄文離我們非常遙遠,沒想到在我們行程裡有1/3將會用的到這個語言,突然覺得學俄文好像變得非常重要了!

已經太習慣中國的低物價,就算餐廳裡賣的東西不算貴,還是觀望而已。到超市裡買些冰涼的再配上早上多買的肉餅吃,這樣也是過一餐。

待了幾天下來,我們也開始和哈薩克人一樣會主動找人對話,尤其當準備要找地方住宿的時候。在一個路口處,看到一輛俄式老爺車停在路邊好像在等人,把握機會上前去請教。車上坐了兩位大哥,聽完了我們混雜了比手畫腳、活動旗幟、畫圖再加上幾個關鍵的哈薩克語,感覺他們是聽懂我們的意思了,等他們要等的人到了,要我們跟著他們離開大馬路往草原深處過去。

由於村莊距離主要馬路有一段距離,所以每當有人需要到主幹道等長途客運,他們就得自己開車進出當接駁車使用。

車子停在一個哈薩克國旗藍的鐵門前,過了高高的圍籬後是一戶人家,裏頭不但有種許多的菜,還有餵養牛和一些牲畜,這就是一個很典型的哈薩克家庭。想喝奶茶自己擠牛奶來調配,餐桌上番茄小黃瓜等生菜沙拉菜園裡摘,過著可以自給自足的純樸日子。

大哥告訴我們可以去洗澡,哪裡可以裝水喝,空檔時間我們也可以用照片講屬於我們的故事給大家聽,看他們入神的表情就是給我們最好的鼓勵。晚餐後以為我們今天晚上就是住在他家了,結果並不是,他要我們帶上行李,重回到村莊的黃土路上,不知道要帶我們去哪裡?雖然還是選擇相信他,但當事情都無法掌控時,總是會覺得毛毛的…

在這種只會有矮房、農舍的小地方,我們眼前竟然會出現一個有兩三樓的大樓房,還在納悶這裡到底是甚麼樣的單位,大哥從屋子裡帶了另外兩個人出來介紹給我們認識。他指著其中一個略為發福的中年男子說他是這個地方的"директор(Direktor)",聽他發音很像英文中的"Director",如果是的話他就是這裡的管理者吧。

大火幫我們把車牽進到屋子裡,真相終於大白了。牆上掛滿了孩子們繪畫的作品,樓房的另一邊還有一座操場,原來這裡是村莊裡的一所學校,而那位被稱為"директор(Direktor)"的中年男子就是這裡的校長。

校長同意讓我們可以在學校借宿一晚,並請留宿在學校的工友幫我們安排一間可以睡覺的教室。雖然沒有床可以躺,但有一張沙發可以睡之外,其他人一樣可以打地鋪,只要單車和人都安全就是個好地方!

雖然還不知道要怎麼跟校長介紹我們的活動,但至少我們又多了一個可以找住宿的選擇,而學校在哈薩克語就是"школа(Shkola)",今後可要牢牢記住了!

路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