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友大哥靜靜的在一旁看我們收拾東西,我知道他對我們很好奇,好像想問些甚麼卻出不了口,他知道我們無法溝通,所以就只是看著,好像大家都不想破壞週末的美好早晨,就讓它繼續的安靜著。

離開學校我們開始在村子裡繞,找尋任何一個商店的痕跡。跟著當地人我們來到了一個看起來像貨櫃屋的地方,整個屋子用白色以及藍色漆成,外觀看不到任何入口可以進出,不過倒是有個櫥窗可以窺視裏頭一二。

我們到的時候商店才剛開,等老闆把遮蓋在玻璃後的東西拿掉後開始做生意,屋子裡滿滿的商品也就一目了然了。東西全都排在櫃子上,而標價用綠色的標籤貼在每一樣商品上,所有商品都只能遠遠的看,整個交易只能透過唯一的窗口來進行。

像去餐廳點菜一樣,用比的告訴他我們要甚麼或是問她東西多少錢,搞不清哪一個就用相機照給他看或是把照片放大來看清楚到底是多少錢。突然覺得數位相機真是項偉大的發明,透過它很多事都能在不言中來完成,實在太方便了!

夏天的哈薩克騎車很舒服,這裡屬於乾燥氣候,就算流汗也會很快就乾了,氣溫適中,雖然太陽高掛卻一點也不熱,若再有風吹來還會偏涼。夏天不熱但冬天卻很冷,曾經創下負四十多度的超低溫,是全世界低溫地區數一數二的國家,這麼冷的地方實在很難讓人想像,這些人到底要怎麼過日子啊?

哈薩克人的熱情、友善,我們這幾天以來已經感受很深了,但不光是在有人多的熱鬧地方,就算只是在馬路上一樣能感受到。大多數駕駛只要看到我們,無論他是與我們順向或逆向,都會按喇叭並揮手向我們打招呼,有的會跟在身邊拉下車窗跟我們打招呼,還有一種是打完招呼後覺得還不夠,會開到我們前面路邊停下等我們過來聊天。

中國人問問題總是好奇我們車子是哪一牌?多少錢?,但在哈薩克人們看到我們後的第一句話都是"откуда куда(otkuda kuda)",意思是"你們從哪裡來,準備到哪裡去",一樣是問問題就可以看到很不一樣的民族性!

來到一個有成群乳牛在吃草的村莊,跟著電線桿我們進到一個感覺頗大的村莊。第一件事就是先找路人問哪裡有買東西的地方,雖然在哈薩克每天都還是會經過一兩個村莊,而有村莊就代表有商店,但經過大戈壁之後已經養成準備糧食的習慣。

在商店外我們碰到一位警察,突然想到警察是人民的保母這句話,何不嘗試問看看說不定有特別的答案。滿抱著希望想聽聽警察大人會怎麼回答我們關於住宿的問題,結果他竟然回答沒有辦法幫助我們就轉身離去,只留下一臉錯愕的我們站在原地。

才失望的準備離去自己想辦法,結果有輛藍色的俄羅斯老爺車突然開到我們面前停下,駕駛打開車門走出來竟然也是位警察,他的名子叫做Kana。Kana會說一些英文,跟我們簡單溝通還算沒問題,他要我們跟著他車後走,要幫我們處理關於住宿的問題。看來剛剛那位警察意思是他沒辦法幫助我們,但卻可以幫我們找人幫忙,可能是我們會錯意了。

跟著Kana的車子我們來到一棟屋子前,原以為這是他的家,要讓我們在這借宿一晚。結果房門開了以後出來了另一位理著小平頭身材結實的男子,他的名子叫做Abudula,他是Kana的好朋友,而他才是這房子真正的主人。

我們剛到時Abudula好像正準備吃晚餐,正好我們來了就一起加入其中。一塊塑膠布鋪在地上,而所有食物就這樣放在地上,大家也就圍著席地而坐,體驗最有游牧名族風味的吃飯方式。餐桌上我們又學會了一個俄語"кушать(kushatʹ)",跟我們之前學到哈薩語的тамақ(tamakˌ),都是指吃飯的意思,看來雖然是哈薩克人,但居住靠近北方的也開始都使用起俄語了。

Abudula是個個性非常開朗的人,英文也還可以溝通。大家邊吃邊聊才發現坐在我們面前的人物可是個大有來頭的狠角色!他年紀比我們還輕只有23歲,但他現在的身分已經是個退休的人,也是一個孩子的爸,更讓人震驚是他過去的身分曾經是哈薩克國家拳擊冠軍,而且還連續2010與2011兩年都得到這個頭銜。聽完大家馬上瞪大眼睛看著他,好一個哈薩克拳王竟然就坐在我們面前和我們一起吃飯!

一點都沒有擺架子的他,隨和的讓人很舒服,但當他秀出幾手他的絕活,我們可是各個招架不住只能投降當起挨打的人肉沙包!果然要當拳王不是蓋的,除了拳頭要活更要快。說到我們是來自"Taiwan",Abudula馬上很感興趣的要我們教他打"泰"拳?原來他把"Taiwan"誤以為是"Thailand"了,這怎麼行呢!我們馬上想盡辦法要為台灣驗明正身,告訴他我們是來自與中國相同文化的台灣,我們打的是跆拳道而不是泰拳!

他在大城市裡有棟房子,而這裡是他自己剛蓋好的另一棟房子,也難怪房子裡的東西也蠻簡單的。奇怪是這房子有廁所卻沒辦法洗澡,Abudula告訴我們有更好的,要我們帶著毛巾跟著他走就對了!

跟著他我們逐漸離開村子,經過幾棟廢棄的房子和農舍,一條有著夕陽倒影的河流就出現在我們眼前的河谷裡,原來這就是Abudula口中的好地方。這裡水質清澈又不會太深,有夕陽相伴更顯得迷人,很多當地人也都來到河裡玩水,享受上天的恩賜。

回到家中Abudula又再準備了一餐消夜配紅茶,難怪有人告訴我們"只要哈薩克人把你當成客人,他會把所有最好的都給你",這句話果然不錯,而且天天都是如此,讓我們每一天都開始期待會發生甚麼特別的事,碰到甚麼樣的人!

自從過口岸之後,由於樹苗事不能帶過國境的,所以我們必須進入後再去尋找合適當地的物種。但在一個連要碰到人都不容易的國家,更何況是找樹苗這件事,可說是面臨空前大挑戰,直到Semey我們才好不容易找到帶了幾盆上路!

Kana下班後也正好加入我們的行列,我們透過分享旅行的故事來傳遞我們想做的事。這得來不易的樹苗就是我們希望傳遞的理念,更代表著一份特別的友宜,也將會在Abudula的新居落地深根。

路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