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早醒來,儘管四周還是一樣真實,但始終還是很不敢相信昨天所發生的事情,但它真實發生了!既然發生了,還有美好的早餐正等著我們下樓去享受一番,那還在猶豫些甚麼呢?

餐廳就位在一樓華麗的大理石大廳旁,這裡有沙發、地毯,還有源源不絕的噴水池,如此高雅氣氛吃早餐實在享受。餐廳的桌上正在準備自助式的餐點,迫不及待地逛了一圈,路上我們看過的食物這裡幾乎都有,還有我們好久不見的水果,以及想都不敢想像的精緻西餐,任君挑選。

哈薩克我們沒有安排任何休息日,但今天大家都還持續沉靜在夢幻般的天堂之中,不如今天就連同午餐一起吃晚再點出發吧!在這裡甚麼都好,但讓人納悶的是溫度怎麼比室外還要高,坐在沙發上打網誌都還會直冒汗。原來這裡竟然沒有開冷氣,只用了一種像是空氣濾清器的空調設備掛在牆上,以保持室內基本的空氣流通,但真叫人好奇這裡的人怎麼會受的了?

Pavlodar是我們北上以來的轉折點,從這裡開始將要向西行,跟著路上的指示往首都Astana前進。離開市區後我們跨過了從Semey開始一路陪伴的額爾齊斯河,這條河是哈薩克境內少數的河流,對於這乾燥的國家來說更顯珍貴。

這時候我突然想到行李好像少了些甚麼,打開後發現筆電竟然忘記在酒店停車場。這下可糟了,從這到酒店有將近20公里的路程,用騎的來回那今天的行程就泡湯了,最後決定由英文比較好的Fleur用攔車的回到市區,回程再用騎的,剩下我和Chiwen就只能在原地等待了…

在餐廳裡休息不到一小時Fleur就回來了,更讓人訝異是她竟然是搭著悍馬回來!原來Ismail發現我們東西沒帶上,他原本規劃要專程開車到四百公里遠的首都碰面親自拿給我們,結果就看到Fleur出現了,所以很快地再把她載回這裡,真是好人做到底了,實在太令人感動了!

Fleur還告訴我們一些小秘密,別看Ismail已經是一家酒店的老闆,但他其實才只有23歲,看不出來哈薩克人都如此早熟。另外在過河的橋上兩邊都設有警察哨,他準備過橋前把車牌換了才繼續前進,回到車上他告訴Fleur:『This is Kazakhstan!』,雖然搞不清楚為什麼,但總感覺這中間一定事有蹊蹺!也讓Ismail在我的心目中留下更加傳奇的印象。

終於可以上路了,一口氣就在一路平坦的公路上狂飆了三個多小時,直到碰到一群正在河裡玩水的人。看他們在水裡玩得快活,距離我們要抵達的村莊也不遠了,就當作去洗澡涼快一下!

水裡正在玩水的那群人看起來不像哈薩克人,聽他們說著俄語,膚色也比較白,應該就是俄羅斯人了。看他們對於我們好像挺有興趣的,雖然語言不太通,但混雜著簡單英語、哈薩克語、俄語以及肢體語言一樣聊得熱絡,熱鬧後馬上就有人從卡車上拿出一大罐伏特加,連杯子都準備好了,就要我們一人一杯喝了起來。出發前不喝酒的我,上路後也已經被訓練得很習慣了,反正在不過量的情況下就陪他們喝上幾杯,不但大家都快樂,也更能拉近彼此的距離!

水也玩了,酒也喝了,該是解決落腳問題的時候了。在村子裡一間看起來像政府單位的地方,我們想詢問附近是否有學校可以讓我們借宿一晚,說著說著單位裡的大哥要我們先等著,等他到對面商店回來手上拿了一大罐東西,心想該不會又是伏特加吧!還好只是果汁,這倒讓我鬆了口氣。

先是來了俄式老爺車,來了位看起來像是地方領導的人,幾位大哥討論以後,好像要幫我們安排到50公里外的一間旅館居住。老實講我們並不想再攔車跑這麼遠,只想直接待在當地過夜就好,但不知道我們是不是表達不到位,沒多久連要幫我們運送的卡車都開來了,又接著第三輛轎車,不只他們搞不懂狀況,就連我們也糊塗了,怎麼來了這麼多人和車?

直到第四輛車把關鍵的英文老師Tamara給帶來了!Tamara幫忙翻譯後,雙方才笑著恍然大悟了,而我們最後的安排呢,她邀請我們待在家過夜,才為這複雜多變的一天畫下了一個簡單的結局!

路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