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上路沒多久,Chiwen的車子一直發出一些奇怪的聲響,看了鍊條、看了變速系統、看了剎車、再看了輪胎,怎麼看都感覺好好的…,真正的問題終於找到,而且實在大條了!

上次出現同樣問題已經是在一個多月前的嘉峪關了,還記得當時焊接師傅幫我們把車架鑽開,並使用特製的螺絲裝上,才讓問題得以解決,但這次可就沒這麼簡單了…。當時鎖上的螺絲依然安然無恙,但再往上看貨架的一個焊接處卻斷了,斷在這個地方實在讓人意想不到,也讓人手忙腳亂。

就算前幾天經過的大城市,到目前為止還沒看過任何一台單車在路上跑,更別說是單車店了,所以就算進了大市區也發揮不了太多作用。在這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荒地中,我們要自己想辦法來解決了。我隨身攜帶的塑膠繩、束線帶終於派上用場了,把整個貨架五花大綁起來,才終於把問題暫時解決掉了。

入境以來頭一回看到羊群,正賣力的在草原上啃食,我們也該到村莊裡找東西啃食了。來晚了,沒想到才快一點鐘的時間,這裡的商店與餐廳竟然這麼有個性就關門了,被趕出來只好在與牛糞為伍的樹下吃午餐休息了…

四周閒晃想找個隱密處上廁所,結果繞到商店後方發現有水,問了幾個在旁邊的大哥們說沒問題讓我用,習慣碰到人就聊天就算語言不通也一樣,想不到聊著聊著就邀我進到餐廳裡,還拿了一盒立頓紅茶請我們喝,商店也為我們特別開放了,就這樣繞了一圈結果我們還是進來了,但多了熱茶可以喝,也不用再與牛糞為伍了!

傍晚我們來到一個規模不算小的城鎮,這裡房子幾乎都有兩三層樓高,而且幾乎家家戶戶都裝有衛星接收器的圓盤。這圓盤用來收看電視使用,在哈薩克還蠻常見的,在中國也一樣常見,但卻是拿來集中太陽光加熱開水,這又是個很有趣的差異。

至從認識Kana後,我們尋找的目標已經從學校又多出一個警察局的選項,而今天就已警察局最為我們的開始。而"полиция(politsiya)"就是俄語的"警察",像這種跟英文發音很像的就好記多了,但那怪裡怪氣的俄文還是看看就好了。

問了幾個當地人後我們找到了警察局,這間警察局外頭是一扇鐵門,打開後竟然是像監獄一樣的鐵幕,進不去只好用敲的,等了一會兒有兩個肩上三顆星的員警出來了。開始使出我們的絕活介紹起我們自己,最後再提到睡覺"спать(spatʹ)"、吃飯"кушать(kushatʹ)",這幾個字出來應該就容易懂我們的意思了!

正當員警們在討論時Chiwen的手機竟然響了,電話那頭竟然又是Kana打來的。從我們沒到他媽媽那住之後他開始每天都打來關心我們,雖然很感謝他,但我們能溝通的字數實在太有限了,正好想到同樣是警察又是哈薩克人,那就讓他們直接電話裡講好了,說不定Kana可以幫我們把意思傳達更完整。

也不知道他們說了些甚麼,一講就是好幾分鐘過去了,最後員警把電話掛掉後指派另外兩名員警,帶我們到一旁的警用車庫把單車鎖上,接著要我們坐上一輛看起來有十年以上歲數的Volkswagen,接著我們的奇幻旅程就這樣展開了!

要不是他們是員警,要不然我們還真不敢如此放心讓他們載,尤其是當我們連現在要去哪裡都搞不清楚的時候。車子很快駛離了鎮上,往大馬路反方向的地方跑,眼前的路變成土路,再從土路變成了草地,從有道路變成沒道路,瞧便衣警察一樣沒有想減緩速度的感覺,照樣踩足油門開始把這輛老爺車當成越野車來開,此刻的心情已經跳脫不知道要帶我們去哪,而是更叫人擔心這台車子會不會開到結體啊!

一陣劇烈晃動與顛簸後車子終於停下來了,此刻終於能體會電影"終極殺陣"裡乘客下車的感受了,原來能重新站上安全的陸地是這麼讓人感動的事啊!

車子停下的地方是一處河岸邊,兩位員警下車後就開始脫起衣褲,比了要我們一起來的手勢說道:『мыть(mytʹ)!』這是俄文"洗澡"的意思。這下終於明白,原來兩位警察狂飆過荒地,闖進連路都沒有的草原就是為了要帶我們來這裡玩水、洗澡!

身材魁武的便衣叫做Dimash,而另一位穿制服長相斯文的員警叫做Erkin,不過25歲卻已經是兩個孩子的爸了,大夥剛還來不及認識就先上車了,正好泡在水中享受的時候互相認識了一下。Erkin一直比這這個地方說著:『добре(dobre)』這在哈薩克文的意思是"好的",看這河水清澈到每顆石透都能看得清,我想他大概是想告訴我們這裡是鎮上最棒的地方了吧!
南方我們走過四天連一條河都見不到,相形之下北方的水資源感覺就豐沛許多,這幾天下來我們幾乎天天都與河流為伍,尤其今天更是連續中午與現在都在玩水,在這個物質極為匱乏的國家,簡單就是最棒的享受了。
上車之後油門一踩,我們又再次走上無法回頭的陌路狂途。車子很快駛進鎮上,但也很快又離開了,不回派出所而是走上了我們一路走的大馬路往西邊奔馳。走上馬路後終於不再擔心結體,看著車窗邊一直掃過的景色至少時速一百起跳,看著儀表板想找尋那令人好奇的數字,結果竟然靜止在"40″這個數字上,腦中馬上閃過一念頭,該不會這時速已經超過儀表所能負荷的數字了!但越想越是汗顏…
還在疑惑員警要帶我們到哪去,車子這回停在一棟房子前面,牆壁上寫著大大的"кафе(kafe)",原來洗完澡後不是要帶我們去找住宿,而是要來吃晚餐了!
進到店裡空無一人,老闆幫我們開了間包廂並要我們到櫃檯來點菜,Erkin問我們想吃些甚麼,為了保險起見我們都是先看價錢再決定要吃些甚麼,看了價錢後更不敢點了,也知道為什麼這裡會沒有人了!看我們一直在比著價錢猶豫不決,Erkin馬上指著價錢比出不用的手勢,原來這一頓全部他們買單了!
菜餚接著一道道上桌,全都是哈薩克的到底餐點,邊吃只差沒一把鼻涕一把眼淚了!那濃濃的人情味實在叫人難忘,更是好奇Kana到底跟他們說了些甚麼?
剛剛都坐中間的我,準備開門才發現這台警車竟然沒有門把!Dimash告訴我們在哈薩克因為政府預算的關係,沒有公家車但又得用車,因此很多警察都用自己的車當警察車用,要辦案的車能用就好。看他穿著便衣頗有臥底架式,開這車不但能偽裝他的虛實,再加上開車如此神勇的他,我看用老爺車就足以讓匪徒插翅難飛!至少我們就是…

好吧!澡也洗了,飯也吃得撐了,該是告訴我們今晚睡哪了吧!結果一切還沒完,車子並沒有回頭到鎮上,而是繼續向西行,到了一處橋梁過何處,車子不再走大馬路而是繞到橋下沿著河流走,整個畫面像極了紐約黑幫來到布魯克林大橋談判、毒品交易的場景。

說真的他們要帶我們去哪,怎麼說也說不清更不知從何問起,雖然我們的確很像信他們,畢竟他們是警察,但就這樣完全信任讓他們牽著走也怪怪的,尤其是當這一切越來越偏離人多的正軌時,更是教人開始有諸多揣測與聯想…

整輛車就像踩不住剎車一樣狂奔在沒路的大草原上,看到了幾個農家,還以為這就是今晚的安排,結果又經過了,直到車子來到一處寬廣的大草原上,駛進了數不清數量的牛群之中,車子才慢慢緩下停住了。
兩位警察下車走進牛群之中,我們也跟著過去瞧瞧究竟,有位騎著馬手上拿著鞭子的男子出現在我們眼前,看樣子他應該就是牛群主人了。員警們開始跟他對話了起來,不知道他們都說些甚麼,只見男子靠近我們後下馬,把繩子放得很長站在一邊。
這下我們終於搞清楚了,原來兩位警察帶我們到鎮上最美的河去玩水,欣賞當地風光,接著帶我們吃道地哈薩克食物,享受美食,現在大費周章把我們載到這是要我們來試試騎馬,體驗哈薩克文化,兩位警察從隨身保鏢又身兼隨身導遊了!
由於那匹馬剛被馴服不久,不太願意讓我們騎,所以為了安全起見我們就沒嘗試了,畢竟保單上的交通更具我只寫了"鐵馬"並沒有"馬",但無論如何兩位員警的好意我們真的心領了。但回歸到現實問題,住宿我們還是沒有著落?
Dimash又再次發動了車子,一樣的速度,一樣的未知,但回想剛剛所有串起來的一切,心裡雖然激動但心情卻更顯得平靜。車子不往回鎮上的路走,又繼續往西方前進,早就杳無人煙的大地,就連最後一絲陽光也將離我們而去,消失在無邊的地平線之上。
望著前方終於出現一棟看起來像是旅館的建築,兩位警察跟一位穿著黑色無袖背心的壯碩男子說完話人就走了,只留下我們互相面面相覷。

這位看起來頗有江湖味的壯漢是這裡的老闆,他帶我們來到了今晚的房間,我們實在忍不住問他這到底需要多少錢,壯漢看了我們一眼之後告訴我們:『I got a call from police, so it’s free!』,原來派出所所長打過電話來關切了,而這間房間平時是給朋友或是員工住的準備房,但今晚就成為我們的天堂!

住宿終於確定了,回想這一晚讓人瘋狂的一切,Kana當時跟警察門說了甚麼已經不重要,重要是感謝你的幾句話,讓我對哈薩克這個國家更加著迷了!

路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