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與Myrat分享我們的旅行故事,也聊了很多關於哈薩克我們想知道的、心中有疑惑的。早上我們收拾行李準備要出發,他邀請我們一起去一家很棒的餐廳吃早餐,盛情難卻我們赴約了!

Myrat是我們昨天晚上旅館認識的輕人,他自己在做貿易當起小老闆,感覺也挺有兩把刷子的,年紀一樣還是比我們小上許多,哈薩克真是英雄出少年啊!比起他們還盼望自己能大器晚成啊…

一輛白色的高級賓士載著Myrat,引領我們到城鎮外的一間餐廳。這餐廳的座位區有一個跟我們在新疆看到一模一樣的木床,不過在這裡上面鋪個毯子,中間再擺個桌子就變成了很有伊斯蘭風味的座位區。

餐桌上Myrat請我們吃好幾道在哈薩克一定要吃的東西,聽到我們連”кумыс(kumys)”馬奶酒都沒喝過,又請老闆拿了一大罐出來請我們喝。終於可以喝到久負盛名的馬奶酒,馬上裝了一杯喝下肚,還來不及細細品嘗,就被那股複雜的味道搞得實在想吐,但這是人家請的還是得硬著頭皮吞下,那一瓶馬奶酒的下場就是被原封不動的帶走,因為不只我有這種感覺…

在哈薩克也將近兩個星期了,風景變化不大看幾天也麻木了,但觀察路上車子的變化卻是件挺有趣的事。這裡無論大車小車,經常都可以看到一個白底黑字的橢圓形貼紙寫著”KZ”,雖然不太清楚其功用,但KZ就是Kazakhstan哈薩克斯坦的縮寫,或許是用來告訴大家這車是來自哈薩克的吧?除此之外哈薩克的車主也很喜歡在擋風玻璃後插上一支或是吊著一面哈薩克國旗,不知道和”KZ”是否有一曲同工之妙,但就會感覺這個國家的人民好像都很愛國!

對台灣而言屬於高級轎車的Audi和Volkswagen,在這裡就跟俄國車一樣普通到處都是,但清一色都是十多年前的老爺車,一樣跑得嚇嚇叫。而中國品牌的重卡車隊也經常浩浩蕩蕩從我們身旁呼嘯而過,這時再想起維族克里木大哥跟我們說過的:『中國重車比起其它歐美大廠都還要好開又便宜,而且更合適在中亞一代的路況…』,就更是有深刻的感觸了!

日韓品牌在哈薩克幾乎變成高級車的代表,但由於從日本進口右駕車比左駕車還要便宜,所以在這個靠右駕駛的國家,我們一樣看得到右駕車開上路靠右行走,了解後也就見怪不怪了!

距離首都Astana的距離已經不到一百公里了,雖然目前時間還不到四點算早,但距離下一個城市卻還很遙遠,尤其今天的強逆風阻擾下就更遙不可及了。想一想還是就地打住,進到眼前的村子裡晃晃。
哈薩克的道路只要離開主幹道後不是土路就是石子路,瞧一輛俄式老爺車風塵僕僕的從村內駛出,身後捲起漫天塵土,感覺很像西部電影裡的畫面,但更重要是我們知道機會來了!

駕駛是一個老先生,後座坐著一位帶著墨鏡的男子,他會說英語但我們已經習慣多種語言混雜使用,一時要只用英文對話還突然轉不過來,連英文都變得吱吱嗚嗚的。他告訴我們這裡有一座小麥工廠,跟著他畫的地圖去他已經指派一個人來接應我們,今晚就直接住在公司的休息房,晚餐就吃他們工廠廚房做的飯。想不到我們只是想攔車問哪裡有旅館和餐廳,竟然就碰上小麥工廠的主管,所有問題馬上一次解決了!

照應我們的大叔,為我們介紹環境同時Chiwen手機又傳來Kana的來電,這已經是他連續第四天在同一個時間點打來關心我們的狀況了!對於這位一直默默守護我們的朋友,我們實在有說不出的感激,因為我們真的不知道怎麼用哈薩克文跟他溝通,只能再一次把電話交給會說哈薩克話的旁人幫忙,老實講心中還真有些過意不去。

大叔還帶我們認識一位員警,本來還以為員警只是巡邏經過,沒想到小麥公司裡竟然還分出一個空間給警察局使用,而這間警察局就只有這一位員警在這裡辦公,可見哈薩克政府給警察的預算果然非常有限!

除此之外我們還從員警得知另一件更讓人震驚的事。完成第一次派出所報到後,每十天必須要再帶著紙卡到派出所報到一次,而時間換算後明天剛好是十天期限的最後一天,到首都辦這事的確容易許多,但問題在於明天是星期六,辦理這項業務的窗口只到中午就結束了!

這下可好了,距離首都Astana還有一百公里左右的距離,路雖然平坦但如果風跟今天一樣不平靜,我們可能三四點都還到不了…。看來今天能夠提早休息又如此幸運來到這裡,相信冥冥之中天已注定了!只有早早上床、早早出門,我們要夜襲阿斯塔納(Astana)!

[vc_gmaps link=”#E-8_JTNDaWZyYW1lJTIwc3JjJTNEJTIyaHR0cHMlM0ElMkYlMkZ3d3cuZ29vZ2xlLmNvbSUyRm1hcHMlMkZkJTJGZW1iZWQlM0ZtaWQlM0QxN0VLUXZRTVZEVDFmTVIwUjNLMVlTR0ljd2k4JTIyJTIwd2lkdGglM0QlMjI2NDAlMjIlMjBoZWlnaHQlM0QlMjI0ODAlMjIlM0UlM0MlMkZpZnJhbWUlM0U=” title=”路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