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暴過後,低氣壓繼續壟罩,持續了好久好久…。最終看似達成協議,其實每個人心中早已留下了陰影。回歸現實無論如何行程一定要繼續前進,團隊還是要繼續運作,剩下的就留給時間來淡化那醜陋的疤痕…

在旅館附近碰到不少會說中文的哈薩克人,看來這一帶就是所謂的華僑區了。聽到他們走過大半個哈薩克卻連一份地圖都沒有,一位熱心的大哥馬上買了一份說要給他們帶在身上。走了大半個哈薩克才開始使用地圖看路,感覺還挺奇怪的,但至少拿來問路人地名或參考上面的城市間里程數據,的確對於掌握前方未知世界有很大的幫助!

已經習慣只有一條路一個選擇可以走的日子,在大城市裡突然冒出一堆交通號誌與選擇,實在讓人眼花撩亂,還好有好心的司機大哥為我們指引正確道路,才沒讓他們誤入歧途,被淹沒在洶湧的都會車潮之中。

再一次通過檢查哨,表示已經離開城市的範圍,讓一切又再次回歸到大草原的風光。西半部的路況以及基礎建設比起東半部好上許多,多處路段正在進行翻修,進到城鎮會有充足的路燈裝設在馬路兩旁,還有各式各樣的清真寺出現在經過的城鎮之中。

哈薩克是一個以伊斯蘭教為主的回教國家,也是伊斯蘭國家中緯度最高的。由於信仰伊斯蘭教,所以我們經常看到牛在村莊裡晃、馬在草原上跑、羊在馬路上走,但就是沒看過半頭豬出現過,另外更納悶是沒看過任何任何男人頭戴小帽,只看見女人們會帶起頭巾,要不是偶爾還有這些清真寺提醒,還真忘了他們是甚麼信仰。

不過離開首都不過百來公里的距離,來到一個反差非常大的寧靜小村莊。每次進到村莊時候總是可以碰到當地人在路上走動,但這裡卻格外的冷清,只有兩個突然冒出來的小女孩,他們前進她們跟著,他們停下她們瞪著,瞧她們眼神好像在默默說著;『這是哪來的怪物阿?』…

碰上一輛準備要離開村莊的車子,也不知道司機大哥是聽懂還是裝懂,告訴他們等他一下,又開著車子離去了,大家正在爭論是否要繼續等還是再想辦法找人,司機大哥果然回來並要他們跟他來到村莊的另外一頭去。

瞧司機大哥跟屋子主人說過幾句就把我們留了下來,屋子主人帶我們看睡覺的地方以及廁所。剛剛從他們的對話中好像提到旅館之類的意思,實在搞不清這裡是要付費的民宿還是願意收留他們的私人住家,為了可以住得更安心也就直接問了費用的問題,才知道原來屋主是那位司機大哥的姊夫,知道他們需要幫忙屋主也很爽快的答應了!

屋主一家非常熱情,準備一桌子的豐盛晚餐來迎接客人,但在享用這一桌豐盛之前有個規矩。瞧主人拿出了一罐伏特加擺在大家眼前,原來是要先喝個幾圈酒才開飯,這股熱情就像這一口伏特加一樣嗆辣,讓人難以忘懷!聽說在俄羅斯喝伏特加將會成為一種常態,距離口岸也進入倒數階段了,看來是該找機會練習練習這嗆辣的滋味了!

餐桌上所有精銳盡出,照片、影片輪番上陣跟主人全家分享。每次在和哈薩克人說道台灣時,從他們的眼神看來好像都帶有那麼點困惑,提到毛澤東這號人物,都會點頭表示知道,再從歷史的演變去提到蔣中正,讓人意外是大多數人竟然也都認識他!最後再從這兩人之間的爭鬥演變出現在中國與台灣,大家也才恍然大悟認識了這幾個騎士所來自的國家。

晚上屋子主人的朋友們也都跟著慕名而來,突然發現這裡其實還蠻熱鬧的!大家好奇他們的來歷,更是好奇他們使用的單車,一個接一個試騎了起來,頓時小小庭院好像變成GIANT Great Journey的試車大會一樣熱鬧有趣了!

路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