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開始旅行,每天是星期幾?今天是出發以來的第幾天?都還會滾瓜爛熟,但隨著時間久了,只要有機天遺漏掉接下來的日子很快也會跟著搞不清楚了,只知道天亮就起床,餓了就吃,時間到就該找住宿的簡單生活。

一大早就聽到從廚房傳來忙碌的聲響,屋子主人正在切洋蔥揉麵團,女主人則在油炸著搓揉好的麵團。早餐有麵包、洋蔥麵條湯、剛油炸過吃起來像油條的東西,最後還切了一盤的手抓羊肉,吃完這豐盛的早餐,也有充足的活力面對接下來的挑戰!

精力的確有了,但碰上逆風戰鬥力馬上飛快下降,更糟的是路邊又出現孰悉的藍色大招牌,活力馬上就被沮喪給通通蓋過了…。還記得每次只要看到藍色大陸牌,就是代表前方會有重大工程正在進行著,而對於哈薩克這種到處都是草原的國家來說不外乎就是道路工程了!

果然不出所料,原本平順的道路經過指標指引後,隨之走上了坎坷旅途,沒有便道走只有土路行。這土路實在像極了越野機車飆的特技賽道,大家瞬間都化身為越野車手,隨著一座座土丘起起落落,不時還要展現高超的閃避以及防摔車技巧。另外如果有快車行經又得快閃,免得跟在後面碰得一鼻子塵土…。走了差不多二十公里,才終於脫離了苦海邁向康莊大道。

哈薩克是世界上第六大糧食出口國,和第一大麵粉出口國,但我們一路走來所見,幾乎都是一陳不變廣大的草原風貌,直到今天才終於有了變化。寬廣的綠地依舊,但已經悄悄換成可耕作的麥田鋪天蓋地而來直達天際。

由於國土面積實在太大,我們手上的全國地圖雖然幫了不少忙,但頂多註明比較大的城市,沒辦法很詳盡告訴我們中間到底還有哪些村子。好不容易看到一個小村子,在不清楚前方狀況時,還是先把握機會碰碰運氣,至少有人的地方還是比較安全!

來到哈薩克的村子有個特性,不管有多麼偏僻、村子再怎麼小,路上總是可以碰到人,只要跟其中幾個聊了起來,沒多久接著會出現更多人圍了過來,只要其中幾人有興趣或想幫忙,那今晚的住宿就會有著落了。

原本都還進行蠻順利的,有人幫忙我們找來學校的守門人,結果她告訴我們在十公里外的地方就有一座城鎮,要我們可以去那個地方。既然學校沒辦法住,我們也只能繼續前進來到一個名為"Marinovka"的城鎮。

果然如她所說的,遠遠就看到前方丘陵出現地名的字樣,接著就是一座像是高壓電塔的通訊站,只要有這個出現也就代表距離人煙處已經不遠了。

離開主幹道,過了第一次在哈薩克經過的平交道,走進城鎮,來到了鎮上的派出所。看看時間上顯示,今天是星期一的上班日,而且現在也不過將近七點鐘的時間,沒想到這裡的警察竟然都下班了,整個派出所大門深鎖,比我們經過的鎮上還更安靜…

失望地離開,走在路上碰到開著俄式吉普車的Abai。Abai帶著我們又回到了派出所,正門行不通,瞧他熟門熟路的帶我們走密道來到後門,但後門也一樣深鎖著。看來是真的沒半個人影,於是他起始打起手機,沒多久就來了一個小姐來開門了!

實在神奇,他到底是何方神聖?竟然一通電話就有專人來開拍出所的門,Abai要我們把所有東西都放到派出所的大廳內,便帶著我們上到二樓去。一樓可以看到一些像是公文的文件放滿布告的牆上,但二樓卻有些像是旅遊公司的海報、看板擺設,不太像應該很嚴肅的警察局開有的樣子。

Abai打開了位在最裡面的房間給我看,房間面有電視、餐桌、沙發和兩張床。原來一樓是派出所沒有錯,二樓卻是Abai的公司和辦公室,而這間小套房就是他的休息室。很幸運的,不需要鬧事一樣可以住進警察局,而且還是比監獄還更棒的私人招待所!

住處有著落了,Abai帶我們去鎮上的餐廳吃飯,怎麼去呢?當然是坐上他的俄羅斯老爺車了。也許是關於冷戰的電影看太多了,對於俄羅斯的一切總是讓我特別好奇,更別說是這種來自俄羅斯出品的老爺車了。

俄製的東西有種特性就是耐操,就像這台看起來頗有年紀的車一樣,跑在路上可是相當神勇!車內沒有空調設備,車窗還是停留在手搖的那個年代。對於身材相對矮小的亞洲人來說我們坐在車內竟然可以頂天立地,更神奇是這台車竟然需要三支排檔桿來操控,看來沒有兩把刷子可能還開不了這車呢!

吃完飯回程,Abai突然轉進到一條小路離開了主要道路,還在納悶他又要帶我們去哪,眼前就有幾輛車子朝我們開過來給擋住了去路,幾名大漢走上前來幾乎把車子給包圍起來。只見Abai不慌不忙的停下車,下車和一個個大漢相擁問好,原來他們都是熟識的!

搞不清楚狀況的我們,只能傻傻坐在車上看他們對著我們指指點點。語言不通的時候,就越是讓人充滿想像空間,尤其這畫面很像電影中黑幫在荒郊野外會合進行交易的場景,該不會要交易的就是"我們"這幾隻肥羊吧?

路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