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確定住下來後,Alexey讓出他的床讓我們睡,而他自己就打地鋪睡在地板上度過這一夜。用我們昨天剛學到的俄文來表達感謝,唸法就是"спасибо(spasibo)"!

離開小村莊,再次走上漫長公路。一陳不變的景色早已讓人麻木,也顯得無趣,所有精力就轉移到轉個不停的腦袋上。今天已經是出國以來第74天了,一轉眼已經走了六千多公里路,過去這個數字大概是平均一年里程的累積,如今還沒滿三個月就已經超過許多了!

出發前一直很擔心自己是否有體力來完成這趟旅行,尤其出發前完全沒有任何訓練的情況下。但騎久後慢慢有種體會,其實旅行中每一天都是在運動,而每一天就是對自己體能的最佳訓練,時間越長越能明顯感受這一切帶給身體的變化。

閒來無事開始會拿出相機,只要看到路標或只示就猛拍,拍這些東西可以做甚麼用呢?一個功用就是用來輔助地圖沒有顯示小地方的不足,除了可以事後用來問人招牌上的地方距離這還有多遠,也可以用來比對地圖以確認是否走在對的路上,最後還有一個功能就是學俄文!

看了俄文也十多天了,但總是被那些長得很像的字母,或是明明跟英文長得一樣卻發音錯亂的字母,搞得胡里胡塗。沒有對照表要學習或熟記,更是困難許多,而這些擁有英俄對照的路牌就成為最佳的活字典!

將近120公里的行程,順利在五點完成來到一個城市。路上碰到一輛開著Volkswagen老爺車的警察,拿出我們過去住過地方的照片給他們看,意思是希望能找個簡單能遮風避雨處的地方過夜,不知道是他們會錯意以為我們想住火車站,還是他們想不到更好的地方,結果還真的帶我們來火車站過夜…

原來火車站有一間看起來像是給站務人員住宿的坊間,廁所裡竟然還有挺不錯的衛浴設備,看起來的確是個不錯的地方。看員警和站務人員喬了老半天看起來好像都沒問題可以讓我們住下,結果員警走後車站方面好像又改口,用盡各種可以跟她們溝通的方式問清楚後終於又可以了,來來回回不斷揣測她們的意思實在很累人,這種時候語言若能通該有多好!

終於安頓下來後,來了兩位一整個老實樣的警察來找我們登記護照資料。其中一位會說英語,感覺對我們的旅行很有興趣,我們也就分享這幾天在哈薩克碰到的驚奇故事,尤其是和警察有關的。 不知道是不是有比較心理的關係,兩位警察討論後竟然說要帶我們去附近晃晃!

先是去了商店買東西幫我們買單了,接著又帶我們去餐廳說要請我們吃飯,感覺我們剛提到其它地方的警察為了我們做甚麼,他們好像也就跟著比照辦理了。

這間餐廳有兩個特別設計的包廂,一個是哈薩克傳統的設計,有矮桌、毯子與壁畫,另一間則是俄羅斯式的房間,西式的桌椅配上俄式瓷器的擺設,簡樸又典雅。瞧這樣的裝飾就感覺這家餐廳的消費應該不低,掃過菜單後更是驗證了這件事…

雖然有人請客是件很棒的事,但之前都是人家幫我們都點好,不吃都不行,今天碰上這兩位超級客氣的警察,要我們自己挑想吃甚麼,點太少怕自己吃不飽,點太多又感覺像是在敲人家竹槓,自己都會過意不去。最後還是找了樣不會太貴的東西先吃,不飽回去再吃餅乾就好,這樣讓主人顧了面子我們也有了裡子!

路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