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拾行囊,鎖上房門,牽走單車,踩踏上路。沒有道別聲,沒有人知道我們去哪,沒有留下一絲的懷念。前後兩天一樣式旅行,但心境的感受卻有極大的落差,追根究底"人"才是旅行中最美的風景!

今天場景的主角一樣是一望無際的寬廣麥田,另外配角就是麥田中矗立著巨大的建築物。這些建築至少都有十層樓高的龐然大物,整棟建築灰灰的,看起來有些管線,感覺像是處理小麥的加工廠,在這一片平坦之中更顯得十分突兀又神秘!

中午一樣來到小村莊中找商店買東西吃,難得商店裡備有座椅,不用再坐在店門口吃東西。老闆娘是個灰白色頭髮的中年婦人,感覺像是俄羅斯人,另外又進來一位留著鬍子看起來比較像是道地哈薩克人的男子。

這位大哥Sabi用英文問了我們幾個問題,感覺好像挺有興趣的樣子。聽到我們是從北京過來的,馬上使以驚訝的眼神看著我們筆畫的地圖,邊看就邊拿出東西來請我們,先是一人拿了一顆番茄,接著又再拿了一人一顆橘子,面對這麼熱情的大叔我們也很高興跟他拍照,拍完他又繼續在加碼送我們優葛和蘋果。

最後大家聊得開懷他再加碼,從冰箱拿出一罐白色飲料,口中一直說著"кумыс(kumys)",原來又是哈薩克人的馬奶酒!想到上次喝的經驗其實不是很喜歡,但人家熱情邀約還是得乖乖吞下。不過這次就挺讓人意外了,他手上的這罐馬奶酒味道挺好的,沒有太多腥味或酸味,讓人懷憶上次該不會是喝到過期的馬奶了吧?

Sabi是做貿易的,不知道他和老闆娘是甚麼關係,但看他一直拿店裡東西請我們,老闆娘沒有阻止只是在一旁笑著對我們說:『He is rich!』,這裡賣的冰實在太好吃,意猶未盡想自己再買一隻冰來吃,他又再加碼一人請我們吃一支,這就是道地的哈薩克"風情"!

店外突然變得熱鬧,不知從哪冒出一群孩子,正對著我們單車指指點點。有一個褲帶插著手槍和雙節棍,還有另一個騎機車的正在玩機車板的東京甩尾!其中有一個身材比較高大的男孩,比劃著好像很想試騎我們的單車,就讓他玩玩看。

看我拿出塔城魏老闆送我的中國檳榔,他也說想要吃看看,反正也不知味道好壞就讓他當白老鼠,反正在人家地盤還是以和為貴,更何況他們有"槍"!在台灣也從來沒吃過檳榔,第一次吃就要吃大陸版的實在無從比較。

這奇怪東西用真空包裝起來,形狀的確像是檳榔,但沒有石灰,吃完也不像台灣檳榔會有紅汁,咬起來就像在咬樹枝或木頭一樣。看那男孩表情跟我一樣複雜,只有我兩最能明白彼此心境吧…

下午過後又是一連串漫長的公路與無數根串連的電線桿,騎了老半天又差不多到了該找住宿的時候了,但前途依然渺茫無邊。Chiwen跑去問了輛停在對向車道的警車,下一個城鎮還距離我們多遠,而停在我們前面的一輛車走下了幾個男子朝我們走來。

帶頭是一位叫做Ablai的光頭男子,他很熱心告訴我們前面的路況,而且他就住在我們兩天後即將到達的大城市Kostanay,要我們乾脆上車他要載我們一程!告訴他我們要用騎的,兩天後到了再跟他聯絡?他馬上留下他的手機給我們。想不到在荒郊野外的路上也能交朋友,而且在將要到達的地方等著你,雖然不知道是真是假,到時候就知道了!

前進不是好選項,只好退到剛經過的最近村莊找地方住了。老樣子看到人就打招呼微笑,人多地方就上前自我介紹來製造機會,一個哈薩克大哥幫我們聯絡學校,結果第一個碰到感覺不太願意幫我們的太太,竟然換好衣服跟老公一起過來找我們。

這位太太叫Alena原來是位英文老師,除了幫忙翻譯之外她是想來幫助我們的!帶我們走到村子裡的另一戶人家,出來迎接我們的是屋子的主人Luda,以及跟她住在一起的雙胞胎妹妹Nina。

Luda和Nina是俄羅斯人,孩子們也全都住在一起。庭園裡剩餘的空間不多,全都被用來種蔬菜、水果,另外還住了貓、狗、雞、豬、牛等動物,讓小小的空間更顯得熱鬧非凡,看來我們又進到了一個俄羅斯大家庭!

無論是哈薩克或俄羅斯的房子其實外觀上都大同小異,但進到房子裡就可以從擺設感覺出不同之處了。進到客廳開始跟我們介紹起家裡的擺設,還有一個高掛在天花板的鳥籠。這鳥籠裡已經沒有小鳥了,她指了在她腿旁磨蹭的貓咪,用嘴巴做出咀嚼的動作,原來早已經被這隻調皮的小傢伙給吞下肚了!

正餐前先吃餅乾、巧克力配紅茶,對於愛吃甜的我這一切實在太銷魂了!一顆顆又大又好吃的巧克力,會讓人忍不住一口接一口,一個接一個吃,和幾天前在Alexey家一樣滿桌甜食,如果這就是俄羅斯人的飲食習慣,那我開始擔心進到歐洲前褲子恐怕就穿不下了!

主菜吃麵湯、馬鈴薯燉肉以及麵包配奶油,美食上桌讓人食指大動,但狹小的空間裡空氣很不流通,光喝茶就開始覺得熱,主菜上桌後,熱氣夾帶著汗水,讓嘴裡下小雨,衣服裡跟著下起大雨,真是錯綜複雜的感覺…

路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