儲藏室裡的沙發拼一拼也是過一夜,只要能安穩的睡就好…。誰知道半夜我又被Fleur給搖醒第二次,她原本是睡在另外一間,結果半夜工友好像趁睡覺時想騷擾她,還好她一直都保持清醒馬上跑到我們椅子旁躲起來,事情才落幕下來…


早上來到一個招牌上寫著”49km”的餐廳對面休息,坐在大馬路上望著四周風景吃早餐,還難得看到在哈薩克第一位騎著單車出來運動的車友經過。一位穿著紅色外套的卡車司機,一直站在對面餐廳前看著我,等其他人也跟上後,我看他也隱藏不了心中的好奇開始朝我們揮了手,示意要我們過去。

這位大哥叫做Vasalii,原來他要邀請我們與他一起共度早餐,當然更想知道我們打哪來要去哪?跟我們聊天碰上了語言障礙,他還拿出了我們在哈薩克看到的第一支”智慧型手機”來翻譯,對於已經逐漸習慣當起原始人的我,突如其來又再次碰上久違的高科技,有如電影浩劫重生一樣再次被拉回孰悉世界,對於現實有點手忙腳亂,但又讚嘆這過去習以為常的智慧結晶!

有路樹陪伴的公路變得很舒服,也為一程不變的大地更增添了風景的變化。觀察兩排茂密有高聳的樹梢,結了一團團不明的東西,還在納悶到底是做甚麼用途的,頭頂傳來刺耳的喧鬧聲告訴我真正的答案…

剛入境哈薩克碰上的烏鴉大軍,已經十多天沒有碰上,沒想到突然又冒了出來!而那些一團一團糾結在樹枝上的東西正是牠們的棲身之所。還好眼前就要進到大城市,很快我們也就脫離牠們可怕的魔音傳腦。

中國式以省來劃分行政區,哈薩克是以州為畫分單位,省有省會,而州就是州政府或首府,在俄文就是”капитал(kapital)”。我們走過哈薩克四個州,而眼前的城市Kostanay是第四個州的首府,也是我們在哈薩克停留的最後一個大城市。

來到這裡我們馬上想起一個人─Ablai ,兩天前他留了手機,要我們到了Kostanay打給他。好不容易翻出他留下的筆跡,但問題來了我們無法跟直接他溝通,所以只好在路上隨機找路人或司機,好不容易找到會說英文又願意幫忙的人才幫了我們這個大忙。

到了與Ablai 約定好的路口處,我們就在樹下吃西瓜打發時間。碰上停車要去買水果的巴士大哥,找我們拍照還送我們一大罐器泡水喝,水果攤老闆也拿了梨子來請我們吃,還有附近小孩跑來跟我們交朋友,不過是幾個小時的樹下時光,卻意外認識了這麼多新朋友。或許我對於俄羅斯的冷酷印象應該改變,還是因為這裡還是哈薩克呢?

一晃眼已經兩個小時過去了,怎模感覺被人放了鴿子了!開始討論等待底限,畢竟在大城市找住宿麻煩,但要離開到小地方還不知道又要騎上多遠,時間不能再繼續浪費下去了!

就在我們快放棄的時候他終於出現了,Ablai和他哥哥一樣也叫Abla開著車來找我們,為了區分一下我們自己幫他們分成大Ablai與小Ablai。跟著他們把單車安頓在一個有警衛室在旁看著的社區停車場,接著坐上他們的俄羅斯老爺車,展開一趟未知的旅程!

正常來講是不該這麼相信陌生人,但在哈薩克多天下來,對於這裡的人有一定的信賴以及無限的想像。更重不是他們主動找上我們,是我們自己決定後才找上他們的,相信人是善良的,也給自己更多未知冒險的可能!

這輛俄製的老野車我們已經不陌生了,品牌叫做”LADA”,標誌以一艘很像維京船的方式呈現。在台灣沒有看過俄製車,但在這裡每天都能看到這些車滿街跑,有機會可以體驗這種車感覺挺新鮮的。

車上甚麼都舊只有音響改裝成新的,放起激昂的電子音樂再把分貝拉高,宛如玩命關頭的飛飆車氣氛油然而生。開車很猛的哥哥,縱橫於十字路口間有如上高速公路一樣,不時還會猛然一下緊急剎車。雖然早就體驗過哈薩克人開車風格,但看著車窗外飛快變換的街景,還是叫人看了頭皮都跟著發麻…

兩兄弟帶我們先去餐廳大吃一頓,接著帶我們來到一間看起來有點特殊行業的神祕商店裡。瞧他們跟老闆娘好像談好價錢後,就帶我們往房間裡面走,要揭開這間店的真實面目,以及我們來到這裡的目的。

第一間房裡有長桌椅和座位區,進到第二間房裡可以看到一個看起來很深的水池,再裡面最後一間是個鋪著木板的蒸氣室,這下才搞清楚原來這裡是個澡堂,所以是要帶我們來洗澡。那接下來就女士優先,男士聊天!

接下來大夥就像300壯士一樣,脫光全身只披上一件豹紋毯子,坐下來繼續喝酒。哥哥拿了一條乾魚出來給我們看,看他用手用撕的或用切的,把整條魚分成好幾塊,告訴我們邊喝酒就要邊配上這東西,原來除了對為之外就是不要太快喝醉,這樣才能繼續喝更多!

哥哥之前酒駕被抓兩次再抓一次就要吊銷了,所以其實還挺節制只看我們喝,和我們比手畫腳亂聊一樣可以很熱鬧。而弟弟卻一直在旁邊翻著報紙又邊打電話,不知道在忙些甚麼?又好像在找甚麼東西似的?看一看上面全都是用俄文寫的內容,沒翻幾下還是投降別看了…

Fleur洗好後換男士們上場,四個大男人就這樣光溜溜的擠進蒸氣室裡。房間裡溫度非常高,把水潑在爐子上馬上化為蒸氣,沒兩三下整個房間馬上煙霧瀰漫,乾燥的全身也開始汗如雨下。接著如果受不了太熱可以來到外面房間,而外頭那一池水很深的全都是冷水,馬上跳進去降溫,那一股涼意從腳跟直竄腦門,感覺就和在洗三溫暖一樣爽快!

但這一切都還只是練習告訴我們怎麼洗,接著好戲才要正式上演!個個這次不拿水而是換了一罐啤酒直接往爐子上潑去,啤酒蒸發後散出了麥子的香氣擴散到房間每一個角落,身上也跟著沾上了這一股香氣,這下洗起來更是享受了!

我們在路上看到攤販在賣的一把把葉子,弟弟也拿了一大把進來,看他開始用來拍打全身,樣子就像台灣乩童起乩的模樣,除了拍打之外還可以像使用沐浴巾一樣在身上抹,而天然的葉子氣味也會跟著留在身上。大家輪流使用那把葉子,自己拍完還可以幫別人拍,全身上下每個部位全部拍打一遍,這是出發以來最放鬆的一天,但重要部位還是不要拍打感覺比較安全…

為了讓單車不要被放在室外,晚上帶我們來到一間公寓住下,看他們對這房子不太孰悉的樣子,猜想可能是弟弟剛剛翻報紙找到的出租房吧!等我們把東西都安頓好了,接著兩兄弟出門回來又帶了酒、食物以及一支冬不拉,要與我們繼續續攤!

這是我們第一次看到真正的冬不拉,其實長的就拉長版的木吉他,但仔細看才發現這樂器竟然就只有三根弦,而且攤出來的聲音卻又意外的豐富,實在讓人驚艷不已!看哥哥彈得陶醉,而我們也跟著聽得入迷,富有濃濃遊牧民族旋律的音樂,彷彿把我們從城市抽離到了大草原上,騎著駿馬迅速奔騰於天地之間,讓人神遊!

發現每次在喝酒時,他們總是會先說一句:『audavay! 』,才喝下,或許跟我們的乾杯是一樣意思。所以哥哥表演著拿手絕活給我們欣賞,而弟弟在一旁也沒得閒,因為他不用開車所以就負責拿起酒杯繼續陪我們:『audavay! 』。

距離俄羅斯口岸,倒數三天…

[vc_gmaps link=”#E-8_JTNDaWZyYW1lJTIwc3JjJTNEJTIyaHR0cHMlM0ElMkYlMkZ3d3cuZ29vZ2xlLmNvbSUyRm1hcHMlMkZkJTJGZW1iZWQlM0ZtaWQlM0QxbmFTVF9MSkx2S1QyZXlBS2djVkdMTngtQXVJJTIyJTIwd2lkdGglM0QlMjI2NDAlMjIlMjBoZWlnaHQlM0QlMjI0ODAlMjIlM0UlM0MlMkZpZnJhbWUlM0U=” title=”路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