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2年7月10日,星期二,是出國以來的第84天,在哈薩克的第23天也是最後一天。一如往常一樣早起,一樣早出發,一樣向著北,但不一樣我們將離開哈薩克這個奇幻國度!

好像回到中國準備要過口岸進入哈薩克時的感覺,對前方未知的神祕感到興奮,但又對前方陌生的國度感到害怕。但這次不一樣了,至少我們已經有跨過哈薩克的經驗,不再那麼徬徨了。

吃完Anna幫我們準備的豐盛早餐,九點多我們就來到口岸叩關了。過關處一早就準時有車子在進出,跟巴克圖口岸拖到九點半才慢吞吞的開門營業真是天壤之別,更顯示出這個口岸的重要性了。

問清楚後我們通過第一道看起來像收費站一樣的關卡,接著來到簽證官的窗口前排隊,這個窗口感覺就像是搭建在貨櫃屋裡,只有前幾個人有屋簷可以遮蓋,如此簡陋設計實在很難想像若碰到下大雨或降大雪,準備過邊撿的人肯定辛苦了!

除了排隊之外好像甚麼事都沒發生一樣,連行李都沒檢查我們就這樣離開哈薩克了!走出哈薩克的大門,感覺就像一名走出牢籠步入競技場的鬥士,沒有退路只有前進,勇敢挑戰前方未知的挑戰。

站在中間的灰色地帶,可以看到兩國之間畫分國界的圍籬,還有前方不遠處的俄羅斯的口岸檢查哨。空氣一樣沒變,天空一樣相連,草地一樣延續,甚至連高壓電塔與電纜都一樣跨越這條人類設計的界線,穿越於兩國之間,但現在時間請更正為UTC+05:00,我們又倒退了兩小時來到俄羅斯的早上八點鐘。

進俄羅斯跟哈薩克一樣需要我們填寫一張紙卡,功能也一樣是要拿去派出所報到用。單車騎到檢查哨放著,跟著指示來到看起來像樣許多的檢查大廳排隊,沒有一會兒工夫我們又出來了。檢查哨的官員只要求用他們的手機跟我們合照,接著一切就結束了?這一關過得出乎意料地容易,實在讓人難以置信。

但從我們正式進入俄羅斯的同時,距離必須出境的8/8號也同時開始倒數了,我們只剩下29天又15小時50分、29天又15小時49分…,沒有太多時間可以讓我們虛耗了,大夥上路吧!

走在俄羅斯的路上,從觀察碰到的人、使用的語言文字、道路的設計、路標的呈現、房屋的風格,怎麼看都沒感覺到自己又來到一個新的國家,這時再回想前學校中天英文老師說過的話,更是感受到哈薩克被俄羅斯文化影響之深實在可見一般了!

進到一個新的國家除了自己要進行一些調適之外,更重要是錢的問題得先解決才有飯吃。哈薩克前不著村後不著後不著店的狀況明顯改善了,入境後就有大城市,沿路更是有不少村莊,想找個銀行領錢方便許多。

新台幣比起俄羅斯盧布稍微大一些,但差距不大所以幾乎可以用一比一來計算,這樣一來對我們來說就方便許多,買東西時終於可以省掉每次都要匯率換算的問題。

逛了一圈當地超市了解物價,實在感動終於可以自己挑選商品,大概看一遍其實俄羅斯和哈薩克物價相當,雖然比起大陸的確貴上許多,但還是比台灣還來得便宜許多,所以就不用再自己嚇自己了,該花的還是給他用力花吧!

最後還剩下手機的問題,好不容易在這裡碰上了行動業者BeeLine的服務門市,打算順便儲值。進到店裡沒想到服務人員沒半個人會說英文,比手畫腳老半天,還好旁邊有位穿著襯衫的先生跳出來幫助我們。

這位先生叫做Vladimir,經他說明我們才發現,雖然BeeLine在哈薩克與俄羅斯都可以使用同一家電信公司的服務,但跨國後的費率變成必須以昂貴的漫遊來計算,如果不想節省還是得再重新申辦新的門號。

算一算最後Chiwen和Fleur還是決定再辦了,奇怪是怎麼看Vladimir在指使店員做事,最後準備要付錢時他才告訴我們他是這家地的老闆,剛聽過我跟他聊了我們的經歷後,他決定要免費送我們這兩支門號,沒想到在俄羅斯這麼快就碰到第一位貴人,用學到的俄文說出我們的感謝"спасибо(spasibo)"!
才待了第一天,沒想到我竟然開始懷念起哈薩克空曠的馬路,因為俄羅斯的交聰實在太可怕了!在哈薩克可能五分鐘才碰到一輛車經過,但只是過了個口岸幾乎每五秒鐘就會有車經過,而且還是飛馳而過,真是想不透這些車子都從哪冒出來?
車開得快就算了,大型車輛和聯結車更是多得嚇人,一輛接著一輛。感覺他們好像都很有送貨壓力一樣,只要對向車道稍有淨空,所有車子馬上跨越上來,並搶在幾乎快要跟來車撞上的那一剎那在切回自己該走的路,有如飛車特雞般的玩命關頭一再上演,也難怪總是看到許多橫跨俄羅斯的先行者發生交通意外,親身體驗更是心有戚戚焉啊…
看他們車與車之間都沒有退讓的空間,更何況是我們這些誤入歧途的小白兔,與這些大車爭道,我們等於是一再拿出自己的性命進行一次又一次的豪賭。認份點還是乖乖走在路肩的砂石路上,雖然不一定好走阻力又大,但至少大車擦身而過的壓迫感跟著減輕不少。

如果以昨天的時間來看,今天幾乎是騎到將近晚上九點才停下。沿著看似有村莊的方向走進一條田中小徑,正好碰上一輛俄式三輪機車朝我們駛來。在俄羅斯的第一夜是否能延續哈薩克的傳奇,就全看我們自己了!

機車緩緩停到我們身旁,向騎車的大哥用俄文問候"привет(privet)",問起他這附近哪裡可以買到吃的,比手畫腳中參雜著俄文的麵包"хлеб(khleb)",想增加他對於我們意思的理解。結果搞老半天他後座的女孩竟然會講一些英文,這下就容易多了。

跟在三輪機車後來到村莊,離開大馬路後馬上從柏油路變成土路,這裡和我們昨天住的地方很像,一邊是火車鐵道而另一邊是一排依著鐵道而建的矮小民房。

在其中一間房前我們停了下來,房裡堆滿了車輪以及各式機車零件,怎麼看都比較像是修車廠,不像是我們想找的超市或麥麵包的地方?他另外介紹了他弟弟、一位太太Ilina以及一個正在用車的年輕人給我們認識,而他介紹自己用了"президент(prezident)"這個字,音聽起來跟英文的總統很像,猜測應該就是地方村長。

村長帶我們看他的菜園,看他養的兇猛大狗,還示意告訴我們看狗的耳朵已經被剪掉了,不知道為什麼要剪掉,也難怪怎麼看那隻狗都感覺樣貌怪怪的。另外他還打開一個養了十多隻兔子的籠子給我們看,感覺俄羅斯人很喜歡養兔子,但養這麼多的目的恐怕是要拿來下肚的吧?

Ilina幫我們準備的餐桌上有她自己做的麵包、水果派、沙拉、奶茶,還有難得一見的海鮮可以吃,真的有吃西餐的感覺了!沒有看到兔肉,雖然很好奇是甚麼味道,但看那可愛的模樣還是不太忍心吃下肚…

真的到俄羅斯了,怎麼可以沒有酒呢?果然屁股都還沒坐熱,村長和他弟弟就拿出一罐伏特加要我和Chiwen陪他們一起喝,一樣規矩要邊喝一口酒邊配上一口肉,既然連這裡都用這個方式,想必這就是俄羅斯道地的飲酒文化了。

庭院大門打開,一輛輛機車接著被牽了出來,一共有一輛普通的機車和兩輛三輪的機車。很好奇村長要帶我們去哪裡,但更好奇是這常在哈薩克看到的三輪機車,坐在側座區會是甚麼樣的感覺?既然有這難得好機會就要來好好體驗一番!

爬上用木製的側座車體,仔細看感覺像是自己手工再加焊上幾根鐵管以及輪子,所延伸出來的一個新的空間。這東西看起來是很堅固,但總是還有點毛毛的,畢竟我保單上的交通工具並沒有填上三輪機車這個項目…。反正車子也發動想換也來不及,一切就放輕鬆去體驗吧!

第一次坐機車可以坐在駕駛旁邊,這種感覺很新奇但也很怪異,好像自己不屬於這輛車,只是跟著漂浮在一旁。土路有長時間被車輛走過的痕跡,只剩中間少被壓到還長得出矮小的綠草繼續求生,兩旁的雜草高到跟車身相當,車子走在其中就像在玩軌道車一樣,跟著軌道左右上下而行。

走在這種越野等級的路上,一下隨著凹坑碎石上下震動,一下又隨著上坡下坡前後搖擺。村長弟弟看我們好像開始害怕,還故意開得更猛,讓我就像坐在前方沒有任何遮蔽物的雲霄飛車第一排一樣驚險刺激,但話說我身上好像沒有任何防護,只有中猛念著:『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每個冒險在結束前總是要有一個轟轟烈烈的結尾,而這趟瘋狂三輪機車之旅就像六福村火山歷險一樣,從山頂一躍而下直衝到山谷才停了下來。沒想到在這片叢林裡竟然意外熱鬧,有不少年輕人聚集聊天、打鬧,更有不少只穿著比基尼的俄羅斯辣妹,這到底是甚麼地方啊!

原來我們剛剛一路下滑到了一條河谷之中,大家都聚在這裡玩水開派對。村長還很自豪的指著河面上的漂浮平台,告訴我們那是他自己搭建起來的。在平台上還有一個可以玩跳水的跳板,不只清涼還更刺激好玩,難怪連狗狗都忍不住跟著跳下去玩了!

一晃回到家就已經晚上十一點了,Ilina又準備了一餐給我們吃。十二點接著跟村長兄弟繼續喝,這次喝飲料不是喝伏特加,但怎麼喝都還是有濃濃酒精味,看了看瓶身原來俄羅斯連飲料都有可能含有酒精…,看來以後喝之前還是先看清楚才好!

今天的十二點就是昨天的凌晨兩點,酒精的效果已經開始發酵,眼皮更是重到幾乎張不開

。就這樣在半睡半醒中聽村長用俄文唱著他自編歌曲,度過在俄羅斯瘋狂的第一夜…

路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