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搞不清楚昨天是幾點睡了,印象最深是沒想到第一天在俄羅斯就這麼瘋狂,飛車、跳水、喝酒,還好醒來身邊沒有多一隻老虎為伴,但聽說Fleur醒來多了村長兩兄弟為伴…

整整拖到九點才出門,太陽已經高掛,路上車流一樣兇猛,只能在時有時無的虛幻路肩上繼續前進。理論上越是往北走氣溫應該跟著更低,哈薩克的緯度比起台灣高上許多,就算是夏天感受都像台灣的秋天一樣涼快。但這一切到了俄羅斯怎麼好像都不適用了,今天的天氣熱到幾乎跟在台灣感受的夏天威力相當,連我的巧克力沒擺太久也跟著融化了,實在很難想像這樣的氣候會出現在靠近北極圈的國度,是氣候的極端變化呢?還是我們只不過是運氣好?

雖然一樣沒看到甚麼公車在路上跑,但沿路看到只要有村莊處就一定會有車站。這些公車站造型就是個大三角,全都適用體皮來搭建的,好一點的還會有廁所擺在車站旁,但一樣也都是鐵皮建造的,形成路邊很特別的風景。

中途在一處高架橋下乘涼喘口氣,碰到一位大哥停下車找我們聊天。說著說著就拿了幾罐器泡水給我們喝,還拿了一支俄羅斯國旗要給我們插在TOPEAK拖車的旗桿上,與中華民國國旗放在一起。被他這一說真是個好主意,除了可以讓大家知道我們打哪裡來,還可以讓當地人看到自己國家的國旗而感覺更加親切,何樂而不為呢!

昨天到了城市裡的派出所想辦理報到事宜,結果員警告訴我們得去更大的城市才能辦理,而且期限只有三天。算一算原計畫中的大城市Ufa,最少還需要五天的行程才到得了,另外一個最靠近的大城就只剩下北方的Chelyabinsk。

為了到原本規畫中沒有的Chelyabinsk,我們的行程也將為此再拖延了一天的時間,接下來的旅行中勢必要用趕路補回來,或是再另尋更快的路徑來前進,不然就算把簽證發給我們的一個月都用來騎車也不夠時間離開俄羅斯…

用最快的速度找到可以辦理的出入境管理局,看外頭排了長長的人龍從二樓到一樓,就知道我們來對地方了,但卻來錯時間了…。不過幸運是我們竟然優先辦理,而且更好的消息是在俄羅斯如果待一個城市沒超過一個星期,就可以不用再報到了。等於我們只要這一次通過後就一勞永逸了,這可是幫我們節省不少時間!

Chelyabinsk的確是一個很大的城市,馬路寬敞幾乎都有六線道之寬,車流之大可見一般。路上除了有像哈薩克那種照著軌道走的電車之外,也有像中國一樣沒有軌道只有電纜的電車,在街上趴趴走。對我們來說得特別小心這些無軌電車,因為它們的電纜只有最外側車道才連結得到,所以當他們靠近時就變成我們的無形壓力了。

除了很多電車之外,路上還看到沙灘車之街在大街上飆,還有右駕的車一樣也開上路了。看來俄羅斯和哈薩克一樣是左右駕都能上路的國家,我想理由應該也是跟哈薩克一樣為了可以更省錢買倒車吧!

在這座大城市除了房子多、車多、人多之外,其實很意外是公園綠地也很多,一棵棵樹木高聳挺拔,森林茂密圍繞的讓整個城市。感覺整座城市就像位在一座森林裡一樣,讓城市裡的人造氛圍得以中和,更讓人感覺舒服。

在哈薩克第一次看到公路名稱,是從Kostanay這個城市開始,標示名稱為M36。一直到過了俄羅斯邊界進到Chelyabinsk,這一整條路的名稱也一樣是M36。北走之路隨著M36的尾聲也跟著結束了,往西到Ufa的公路將改成走M5,而從路標上一樣可以看到標示著”Москва(Moskva)”的字樣。

沒想到遠在將近兩千公里外就已經開始有標示了,終於不用再像哈薩克那樣瞎子摸象一般,走一步算一步,只要跟著指標走下去Moskva就在不遠處了。

M5是一條很大的道路,走了一段之後發現路上除了有餐廳和旅館之外都不會經過村子,如果要找村莊就必須離開主幹道跟著寫有地名的指標走。來到到處都懸掛著管路的村莊,這些應該是埋在地下的東西,不知道是不是為了解省成本和工時,俄羅斯人會把它們設計在路上或高架起來裸露在外,就連我們剛剛經過的大城市Chelyabinsk也不例外,非常特別的俄羅斯奇觀!

走老半天,每一戶都有高高的圍牆,看不到半個人在戶外走動,想製造機會可就難了。看這裡的房子就感覺生活水平比較高,各個都是又新又大的房子,試了幾次沒有任何進展只好在往下一個村莊前進了。

不知道是距離大城市太近,還是我們跑處地方來到有錢人聚集區了,一樣的招式怎麼試就是沒人理我們,除了一路一直跟蹤我們的兩兄妹。我們往東就往東,我們往西就往西,還一直用俄文說著我們聽不懂的話…

最後停下來認真跟他們溝通,想了解他們到底想說甚麼。哥哥一直說著”собака(sobaka)”這個字,說話時還會搭配張雅五爪的表情與動作,馬上就讓人聯想到附近會有狼出沒。聽完這下就更讓人緊張了,但在沒則的情況下還是只能搭帳棚過夜了。

最後在一處靠近村莊的樹林裡找到一間看似似廢棄的小鐵屋,大夥以它為其中一邊,圍成一個圓形的陣營,把最重要的單車都放在中間的區域以防被偷。可能會有狼出沒的問題,至少我們距離民房也很近,想找救兵理論上也容易許多才是,剩下的就只能交給老天來保佑了!

記得上一次搭帳棚,已經是一個多月前在新疆吐魯番的時候了。回想起這些日子以來,被新疆人熱情招待,在哈薩克受到瘋狂款待,第一天在俄羅斯也很過癮,但今天只有坐在帳棚裡啃著麵包配巧克力,雖然沒有寒風雖過但感覺就是一陣淒涼…

聽說北極圈在夏天的時候會發生永晝的現象,也難怪都都將近十點了太陽一樣高掛。往好處想至少還有它始終不離不棄,今天很輕鬆沒有雜事,可以早早入眠,而且要與太陽共眠!

[vc_gmaps link=”#E-8_JTNDaWZyYW1lJTIwc3JjJTNEJTIyaHR0cHMlM0ElMkYlMkZ3d3cuZ29vZ2xlLmNvbSUyRm1hcHMlMkZkJTJGZW1iZWQlM0ZtaWQlM0QxekZGZzNyOUI2ajFaRHpwZzEyaElKU2MxSjZnJTIyJTIwd2lkdGglM0QlMjI2NDAlMjIlMjBoZWlnaHQlM0QlMjI0ODAlMjIlM0UlM0MlMkZpZnJhbWUlM0U=” title=”路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