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床第一件事先檢查重要東西,當然還有被放在外面的單車以及行李。都西都在沒有遺失,昨天小朋友口中的"собака(sobaka)"也沒有出現,一切都還是那麼平靜,就像我們四周的清晨樹林一樣。

還好已經有未雨綢繆的準備,今天早餐一樣還有麵包可以繼續啃,另外在配上昨天Ilina送給我們的一袋蘋果可以吃。雖然不算豐盛,但一餐也是可以很簡單度過。

久違的GPS來到俄羅斯又重新開張了,參考規劃出來的路徑,我們離開車多的大馬路改走支線道路。走在只有樹林環繞的公路上感覺很舒服,但這樣舒服的感覺沒多久馬上被一台台經過的車輛給破壞了。想不到連鄉間小道都無法片刻寧靜,俄羅斯的車子真是多得很嚇人!

來到一座位在森林裡的城市,俄羅斯的城市要找到大型連鎖超市變得容易許多,想買甚麼自己挑,還可以看到各式稀奇古怪的產品。逛了幾次超市以來,發現俄羅斯這裡很喜歡把魚做成一桶一桶來賣。大桶的可以看到一整條完整的魚,小包裝幫你把魚切好的也有,而且還不需要冷藏直接放在一般陳列架工人挑選。

這個城市除了一樣樹林茂密,街道上到處還可以看到掛有前蘇聯鐮刀與鋤頭勳章的路燈,馬上讓人聯想到在甘肅我們去過的中共革命老區會寧縣,說不定這裡也曾經是俄共的革命聖地!不知道已經成為民主國家的俄羅斯怎麼看待過去俄共的這段歷史,但吃著打著共產黨勳章品牌的冰棒,走在有共產黨勳章的大街,好像自己也參與到那個動盪的大時代之中。

俄羅斯的幾天熱天實在讓人難以自信,這麼熱的地方冬天卻又變成全世界最冷的地方,溫差之大實在讓人咋舌!或許正因為如此,經常可以看到不穿上衣的大叔在街上遊走,更有只穿著比基尼就去逛超市的辣妹。不知道這樣的氣候對於這裡來說是否正常,但如果靠近北極圈的氣候都如此之高,那沒辦法脫下毛皮的北極熊不知道此時的感受是如何呢?

從昨天的湖泊風光,今天變成了森林景觀。身邊的風景開始有了很明顯的變化,讓旅行也不再覺得那麼單調,連地形也開始變得不單調,跟著丘陵、山勢有了變化起伏,印象中歐亞屏障的烏拉山脈應該也不遠了。

平坦地形覺得無聊,但突如其來的劇烈起伏地形更讓人吃驚,隨便一個起伏都有12%的坡度,開始讓人擔心如果像烏拉山脈那樣的大山也如此,那將會是一場很艱難困的挑戰。

離開森林後路況終於變回平穩,來到一處公車站想休息一會兒。旁邊有幾家攤販正在賣紀念品,還不時有遊客在此下車走上我們身後的樓梯,原來樓梯上有一個"музей(muzey)",就是俄文博物館的意思,雖然不知道裡面展些甚麼,不過看博物館前的列寧手上拿著一罐啤酒更是讓人好奇想一窺究竟。
但想參觀博物館會碰上停放單車的安全問題,就在我們看來看去不知道該怎麼處置時,一輛吉普車在我們身後停了下來。兩位男子走下車朝我們走來,其中一位留著斑白鬍子頭戴前蘇聯軍帽的Oleg向我們打招呼。
他對我們的裝備感到好奇,更好奇我們打哪裡來要去哪裡。還好他會講一點英文,我們告訴他我們想去參觀博物館,但不知道單車放哪才安全。聽完後他笑一笑告訴我們,站在他身旁這位一直在打電話的就是這裡的館長,而他自己是位專業攝影師,要來幫一些忙。
想不到這意外的相遇,讓所有問題不再是問題。館長幫我們安排把車停到室內的大廳請服務台幫忙看管,另外還特別安排專人為我們導覽博物館,搞得我們突然變成了特別來賓,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原本還以為是關於地方歷史的博物館,進到館內才知道這裡主要分成地方生態以及地方礦物的展示。展區使用動物標本搭配情境來讓我們了解這附近的生態,有些我們在路上都有看見過,也有許多我們沒見過屬於西伯利亞一代的特別物種。透過這些展示也更能感受到這塊土地的生命力,也更加期待接下來的路上可以親身體驗這自然的奧妙。
俄羅斯是世界礦產大國,而我們所在的區域更含有豐富的礦產資源。除了看得到種類繁複的蘊藏,有的形狀特殊猶如人工或機器研磨,也有佈滿特殊花紋或是色澤炫麗的礦物。經過加工處理後做成一件件的成品,各個有如渾然天成一樣,讓人看了更是讚嘆大自然的巧妙!
原本還幻想如果可以來個"博物館驚魂夜"該有多棒,不過館長已經幫我們安排一個住處,聽說是一棟藏身在森林裡的屋子。跟著館長的吉普車後,我們走入博物館對面的林道中,越往深處走越是覺得被這一遍寧靜高聳的樹林給吸引著。
從路況來看,感覺這林道不是經常有人整理,就是有車輛會走過。看見路邊出現一個禁止進入招牌後,來了兩個人把封鎖住前方道路的鐵門開啟,看來我們正進入一處藏身在森林之中的不知名管制區。
過了砸門之後經過一段上下起伏,眼前森林的空區處開始出現陽光折色出的倒影,接著一處讓人驚嘆的山光水色景觀馬上盡收眼底。這裡有個淺灘、還有船,原以為在這岸旁的屋子就是館長口中讓我們借宿的屋子,結果這屋子只是看管下一道閘門的哨站,所以這趟未知的旅程才正要開始!
通過第二道關卡後,遠離了美麗的湖泊繼續往森林更深處走,通過了第三道寫著俄文牌子和代表前蘇聯紅星的鐵門。就像來到化外之地一般,在這茂密的森之中開始出現了一幢幢的房舍,這裡有山羊、有車,更有不少人在這裡出沒,看起來像是長期定居的住民,在此形成一個與外界隔絕的林中村莊,更是增添了這裡的神祕感!
館長口中的屋子也就在這個聚落之中,房子是用木造的,房間內還有看似正在進行研究的顯微鏡和礦石。今晚Oleg跟我們一樣住在這裡,關於這裡的疑問正好由他來一一幫我們解開。
Oleg除了攝影師的身分之外,他同時也是地質學的研究專家。他告訴我們這裡在前蘇聯時期曾經是一個關於礦產研究的單位,也是一個屬於政府的特別管制區域,禁止任何人進入。近年來這裡一樣繼續有單位在研究,另外也成為一些學生夏令營的舉辦場所,也才會出現這麼多人出現在一個看似管制森嚴的地方。
所以今晚我們入住的地方其實是個國家級的保護區,沒有遊客的喧鬧,更沒有太多人為的破壞,可以自由像受這美好山河,這一切都要感謝命運之神了!

路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