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餐Oleg開了一罐俄文稱為"квас(kvas)"的麵包酒給我們喝,他說這是俄羅斯人的可樂。第一天喝到的飲料都含有酒精了,俄國人的可樂也是酒,可見俄羅斯人是多麼嗜酒如命啊!

今天早餐Oleg從房間裡翻出了一個上面寫著"Made in Taiwan"的魚罐頭,老實講一開始還挺半信半疑,倒出來竟然是小時候家裡配稀飯常吃的番茄鯖魚,吃起來更是那孰悉的家鄉味道,差點沒掉下淚來。沒想到這小東西俄國人也喜歡,竟然從北回歸線漂洋過海賣到北極圈來了,真是台灣之光啊!

這裡的礦石受到管制,所以就算撿到也不是違法的,沒想到臨走前館長竟然送我們一人一棵水晶礦石當紀念,這可是件"真"貴的禮物啊!看我們受時行李準備離開,Oleg的表情突然顯得失落,多虧他的翻譯我們才有這麼特別的體驗,大家互留聯絡方式網路再相見。

陽光還來不及穿透茂密樹林,晨間的氣吸還迴盪在枝葉鳥鳴間,我們已經沿著原路回到大馬路,朝著市區的方向繼續前進。今天就是前進烏拉山的重要日子,而眼前的Miass就是我們進山前最後一個大城市。

進城前的矮房社區,沿著火車鐵軌進到城市的鬧區。這幾天下來我們已經走過好幾個俄羅斯的城市,開始顛覆一些印象中大國的興盛想像。基礎建設或是公共運輸,看起來都相當破舊不堪,不知道還會有來到第三世界的錯覺,但她卻是曾經與美國抗衡的世界強權。或許多年前前蘇聯的瓦解與破產,的確對這個國家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影響。

離開Miass後的路上,經過了一幅看似美國大峽谷的驚人景觀,但仔細觀察這峽谷的曲線意外平整,還有無數的重型機具和卡車穿梭其中,原來這看似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竟是被人類蠶食鯨吞下的巨型礦場。意識到礦業之興盛,但更震驚人為力量的可怕!

這幾天下來不斷碰上爬坡的地形,也正是在為今天即將上演的重頭戲在預告。至從進入河西走廊後再也沒碰過山的我來說,又要重新找回爬坡的感覺。不過這一點一滴的累積,終究會換回登頂的那一刻感動。

烏拉山在世界地理中有學過,這是西伯利亞平原西部的一座山脈,而這座山脈之所以重要是它同時也是歐亞兩大洲的分界線。山頂上的一塊大空地上出現了一個紀念碑,上面迎著我們的那一面寫著"Европа(Yevropa)"就是俄文歐洲的意思,而反過來看就是亞洲"Азия(Aziya)"。

雖然就像過了國界一樣,車一樣開、鳥一樣飛,環境並不會有甚麼太大的變化。但我們已經正式站上歐洲大陸上,這一刻跨過這道分水嶺我們的旅行也將邁向下一里程碑!

辛辛苦苦爬上頂,眼看前方道路也到了盡頭,接著就是有如雲霄飛車般向下俯衝的大斜坡。這下坡又急又長,下到底果然讓人擔心的大山一樣繼續阻擋在眼前路上,一切只有從"腳"開始,繼續越過一座座起伏的山頭。

台灣會搭配橋梁和隧道的設計,而在大陸會直接把山中間挖開來,這些方式都是為了讓山路的落差可以降低,也能減緩爬升的陡度。但慢慢過了幾座山之後也發現,俄羅斯的山路的設計似乎不是如此,都是從山底上到山頂,再從山頂下到山底,每一座山都得完全翻越才有辦法完成,也讓人見識到獨特的烏拉山公路。

休息的時候Fleur告訴我們,小時候她一直不懂為什麼歐洲樂園裡的雲霄飛車都要叫做"烏拉山",經過今天這段路後她終於明白了。聽完這話大家表面都會心一笑,但心中卻是苦笑,因為我們正搭上這恐怖雲霄飛車,而且還看不到盡頭…

穿越烏拉山的唯一道路就是我們腳下的M5,原本的公路設計已經不是很寬了,進到烏拉山脈之後道路寬度幾乎只能容下大型重卡,大車之間都必須摩肩擦踵而行,更何況只能在夾縫求生的我們!

留給我們通行的路面原本就已經剩下不多了,再退就只能走上碎石拌泥沙的路肩,而這樣的路肩除了路況糟糕不好行走之外,由於我們的行李沉重會讓車輪陷於泥沙之中,難以通行之外想保持車身平穩也更加困難。爬坡或道路平坦處穩定性較高,但若碰上高速或下坡狀況,每一步都變得險象環生。

一輛一輛不受限的車輛呼嘯而過,絲毫不受到爬坡的影響繼續狂衝猛進。更恐怖的是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車流之外,大型重車尤其是連結車更是有如火車一般一輛接一輛得與我們擦身而過。

這些巨大身軀高速通過時,會夾帶著一股強大氣流,對於努力維持平衡的我們,產生致命的吸引力。這種無形的壓迫感,更是讓人心懷恐懼。為了求得更安全的途徑,只有一再敗退讓路回到路肩之上…

歐亞界盃的海拔617多公尺之後,現在站上了新高點海拔819公尺之上。在山上喘息著,竟然碰上一樣在旅行的車友Alex和Arne,他們是兩個來自德國的騎士,跟我們反方向從歐洲一路過來。從離開中國之後就不再碰上騎單車的旅人,難得的相遇更讓大家相談甚歡。

他們從歐洲來,而我們從中國來,正好互相交流路況和旅行經歷。從他們口中得好消息知這裡已經是烏拉山脈的最高點,但壞消息是想通過烏拉山脈還有漫長之路,前方還有無數山頭還在等著我們…

碰上了德國車友,接著又碰上俄羅斯的年輕背包客,但這些巧遇都沒有比碰上俄羅斯軍方來得震驚!一輛大型的俄製軍卡從我們身旁駛過,接著第二輛、三、四…,車隊場面之浩大實在讓人震撼,車隊竟然就在我們前方不遠處開上路肩停了下來,捲起漫天塵土讓我們視線幾乎被遮蔽住了。

傳說中的蘇聯紅軍竟然就停在我們面前,這樣難得機會趕快拿起相機拍下那讓我震撼的畫面。停車後沒多久前方的軍車開始有了動靜,從車上跳下一個接一個阿兵哥擋住我們的去路,示意要我們到車隊後方去,老實講實在搞不清楚況,但在人家地盤也只能乖乖聽話就是了。

長長車隊至少有十多輛重卡,全都用綠色帆布遮蓋得密不透風,看起來像是運兵使用,因為我們來到後方之後馬上被團團圍起。這些軍人有的只穿汗衫,有的雖穿軍裝卻衣容不整,要不是他們開著軍卡手上還拿著槍…不然還真不太像…

一位肩膀有星的軍官走到我們面前,開口說得全是我們聽不懂的俄文,唯一聽得懂的就是一個像是"delete"的英文字。看樣子無法溝通,馬上找了另一個會說英文的阿兵哥來翻譯,不但要我把相機交出來檢查,還要我們交出護照進行登記以及偵訊…

原來這一切因為拍照惹上了蘇聯紅軍,但讓人納悶是他們停下之後我才拍照,所以又怎麼會為了抓拍照才停下來攔住我們?沿路上被坐在車內用手機拍了幾張他們又會知道嗎?還好相機沒被沒收,刪掉有拍下軍車的那一張後,他們才上車揚長而去,只留下依然錯愕的我們,以及腦中無限的想像…

經過一場虛驚之後,耗費了我們不少時間。由於在公路上只有加油站或零星店家,連一個村莊都沒有,要想找個可以落腳處,就必須走上標有地名的支道才有機會。跟著指標離開喧鬧的公路,來到一處位於山腳下的寧靜村莊。

進到村子裡才發現,原來烏拉山中還是有不少人家在此定居著。俄羅斯的鄉村景象和哈薩克沒有太大的差別,一樣的木屋,一樣的圍牆,也一樣在村子裡會有販賣食物以及雜貨的小商店,俄文稱為"магазин(magazin)"。

相信在小村莊人們會比較熱情,繼續拿出哈薩克的方法來詢問路人或學校,結果意外都直接遭到拒絕。連續兩天都遭遇挫折實在很沮喪,但這倒是讓我們意識到,該是找出適合俄羅斯的新方法了。

跟昨天一樣,對我們感到好奇的最後還是只有孩子。孩子們告訴我們一個可以搭帳篷又有河水可以使用的地方,聽起很誘人但還是讓人不放心,因為過去有許多前輩到了俄羅斯,就算在荒郊野外也會碰上喝醉酒後的攻擊事件,更何況我們已經多次見識到他們有多麼愛喝酒!

就在猶豫不決之時,其中一位孩子突然想到一個點子,我們有帳棚而他家有空地,要我們乾脆就來他家搭帳棚過夜,但前提是必須要他家裡同意。在庭院裡搭帳篷不但住宿有著落,單車和人也都安全許多,聽起來是個很不錯的選擇。反過來對屋主來說其實房門一關我們還是在室外,對他們來說也很安全,只需要一聲同意。

男孩爸爸騎著三輪機車載滿了牧草回來要餵家裡的牛吃,等他忙完我們才上前去自我介紹並表明來意。男主人一隻眼失明看起來格外嚴肅,還在擔心他如果不同意的話,天都黑了我們該何去何從?

沒想到男主人竟然爽快的同意了,還邀請我們到家中一起共進晚餐。看來這一切都是個好的開始,尤其在歐洲的第一夜!

路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