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已經是在俄羅斯搭帳篷的第四天了,早上得早點起來收拾帳篷,把露水擦乾,收拾綁好在車上。對於搭帳棚菜鳥的我來說,也開始越來越有心得了。

以前總是以為烏拉山就是一座山,第一天來到了才知道這裡不只一座山,第二天走完才發現原來兩天還走不完。而今天已經是在山中的第三天了,聽說要離開這整座山脈還要近百公里,大家都說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但我要告訴大家烏拉山也不是一天能夠走完的!

就像歐洲人把雲霄飛車戲稱為烏拉山,我們真的就像那些飛車一樣繼續隨"坡"逐流了。不知道又過了幾個山頭,幾天下來也已經習慣爬山的感覺,疲勞與痠痛也早已麻痺,但總是感覺鍊條好像不太高興必須承受的強大壓力,開始發出聲響來表達它的抗議!

我都沒叫了你卻吱吱叫,不理會鍊條的哀求,我繼續假把竟用抽車硬是踩上眼前的山頭。就當山頂距離已經近在咫尺了,哀求聲停止了,腳下的踏板突然變得輕盈,車身停止後開始倒退滑,原來鍊條已經"斷"去了…

還是為鍊條默哀了幾秒鐘…,馬上開始檢討為什麼會斷掉!在我跟Chiwen交換以前這鍊條就已經斷過無數回,從出發至今也用了將近7500公里支遙了,可說是多處傷殘又年事已高。不過以我過去的經驗來看,這條TAYA的鏈條實在讓人刮目相看,重裝下里程又可以拉的這麼長,耐用度實在沒話講。剩下的就交給接班人要一路撐到羅馬了!

我換鍊條而Fleur換煞車皮,用了大半天後才發現,Chiwen呢?他剛剛人還在我前方不遠處,過了大半個小時了沒見他回頭,一定在前方不遠處等著,還是趕快加足全力追上吧!

不遠處出現了我最期待,但也是最害怕的大斜坡。進到烏拉山脈以來,幾乎坡度都是在6%左右,不算太陡但又不算輕鬆的一個角度,但在這裡碰上了施工馬上呈現了12%的大陡坡,也難怪始終不見Chiwen折返的身影!

與其在危險的邊邊角角與來車併行下坡,寧願讓走在路中間讓他們乖乖跟著感覺還安全許多。跟著蜿蜒的山路而下,山涯下的城市也跟著若影若現,隨著我們不斷變換角度才看清這裡的全貌。原來就在這山谷中竟然藏了一座城市,也是我們進入烏拉山以來最大的一個。

沿路滑到山谷,經過了店家,經過了路口,但就是見不到應該出現的人影,也沒聽見孰悉的聲音。很快到了山底又要接著上山,站上山頭眺望著剛剛還站立的山谷另一頭。風景依舊壯麗,但人依舊不見蹤影…

我早在大陸手機就飛了,Fleur剩下的錢也不多,再打了只怕萬一緊急時候更求助無門,只有等他打回來告訴我們他目前動向再決定了。Fleur攔了輛車拜託看到Chiwen的話幫忙帶話,要他不要再前進停下來等我們,而我們能做的就只有繼續奮力向前衝了!

過去常從新聞報導得知俄羅斯有森林大火,經常是一發不可收拾,不但造成生命財產的波及,更嚴重還對環境造成浩劫。結果就在不遠處的前方升起一大團黑煙,看這煙的感覺若是燒起來已經相當猛烈了,怎麼都不見有人上前撲滅?

小心翼翼走過才發現原來是有人正在燒垃圾,而燃燒處更是距離茂密樹林沒有幾步距離,看了真是讓人心擔心,也許就是因為這樣也才會造成悲劇不斷上演,真是叫人不勝唏噓!

追了半百公里還是沒追上,但中午了還是得先休息,就先在一處賣件念品的小屋旁坐著啃麵包喘口氣。才吃沒幾口店裡走出一位男子,也許是看我騎單車卻只吃麵包猛搖頭,要我們跟他到店裡,把老闆介紹給我們認識。

老闆很熱情泡了一碗泡麵,另外還拿了火腿切了幾塊要請我們吃,在這甚麼都沒有的偏山一角,有這些東西可以吃更是特別珍貴。語言不通但我們用畫的以及幾個簡單俄文來對話,說了幾個關鍵字尤其是"Пекин(Pekin)"北京之後…

老闆聽到我們的行徑之後極為訝異,他訝異完換我們更訝異,因為他開始熱情加碼。從原本的泡麵配火腿,接著拿了一大罐汽泡水要我們帶著,再來拿了一包像是他自己要吃的麵包、紅茶,最後還乾脆拆了一盒他在賣的巧克力請我們吃。所有東西擺滿了小小的櫃台,仔細一看道地俄羅斯餐桌該有的主餐、麵包、甜食、飲品,全部一應具全了!

接著聊到我們來自的國家,聽到Fleur來自法國,老闆又繼續加碼了。這次拿了他店裡在賣的紀念品要送她,並要求要擁抱一下,不知道是一猶未盡還是聽到法國人就等於"open"這個關鍵字!接著又繼續再拿紀念品,再抱一下,再拿東西,再抱一下。再一旁看了都覺得好笑,不過看Fleur表情倒是挺尷尬!

離開時還要用吻手的方式道別,看來的確是入戲太深,但這就是俄羅斯人的熱情!更何況看他們臉頰都泛紅,相信在碰到我們之前已經喝了不少吧…

在還是看不到人又沒有任何消息的情況之下,我們只有繼續趕路…。不知道又騎了多遠路,今天已經是我們連續第三天在烏拉山又遇到了旅行者,不過這次碰上的是兩位加起來年紀破百的老先生。

兩位年事已高的車友都是烏克蘭人,他們從烏克蘭一路出發到這,要穿過烏拉山目標要到達我們曾經過的Chelyabinsk。他們的專長就是在研究礦產,所以也正是這趟旅行要到Chelyabinsk的原因了。騎單車已經不容易了,更何況已經跑了這麼長路,實在讓人敬佩不已啊!

其中一位老先生騎著看起來破舊的鋼管車,上頭的裝備全都是他自己一針一線DIY做出來的。他自己還印製了關於過去單車旅行的小冊子送給我們,不難看出他經驗豐富也到過許多地方,不過接下來的路對於他們一定格外艱辛,送上我們的祝福,一路平安!

幾乎斷訊了一整天之後,電話那端才終於想起來自Chiwen的電話。果然他一直以為我們在他前面,但其實我們整整落後他將近30公里之遙,我們請人去傳話的車他也沒碰到,所以才會造成一整個讓人哭笑不得的局面…

為了要追上他,今天原本預設的里程馬上突破100公里,接著又破了120公里。經過了好幾個看起來不錯的小村莊,但只可惜無緣了,還是得繼續前進…

如果說烏拉山脈的路面猶如一首激盪著的曲調,那在樂曲的收尾之前雖然已經不再激昂,但依然還有許多旋律的漣漪,需要時間來慢慢平復。想不到都已經進入這麼北緯的國度,我們還可以邊騎車邊看著夕陽,無奈我們都快九點了還在路上,只求老天留點光線讓我們平安離開這車潮洶湧的馬路!

邁入第130公里了,Chiwen口中的轉擇點就在眼前不遠的下坡處。緊繃的心情才稍微鬆懈,後方突如其來一輛聯結車飛奔而來,車速之快讓人來不及反應,幾乎貼著我的車身擦肩而過,情急之下馬上急轉上全是碎石的路肩,沒想到這個決定竟讓我步上了險"徑"!

這時想在穩住已經失衡的車身已經為時已晚,我眼前的視線快速從路面切換到即將展露頭角的星空…。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意識過來時,眼前只剩砂石,但身上卻多了無數傷痛。從肩膀、身體到手腳全部染紅了一遍,嚴格講起來就是多處嚴重擦傷,包含檔在最前面的左手掌被削掉一塊肉,還有放在胸前的SONY單眼鏡頭宣告不治了…。沒想到離開最危險的烏拉山後還是碰上最擔心發生的意外,但更要慶幸是我是摔在路肩而不是車流不停的馬路上!

經過包紮之後,牽著車來到Chiwen幫我們找的落腳處。這裡沒有人煙只有被夕陽染黃的草地,還有清澈的河面複製了天空的憂鬱。這裡的很美,是個再適合不過的搭帳棚環境!

但此刻的我完全沒有心情,全身都還在隱隱作痛。心中滿腹苦水,但沉下心仔細想想或許命運早已安排,要我們走散、來到這裡、經歷這一切。擦掉凝固的血跡,忘掉傷口,這就是旅行,至少我沒有被打敗,我要繼續走下去!

路徑

發表迴響